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俱樂部6

  猋猋回過頭送給他一張錯愕的表情,臉上更加明顯的寫著:不是吧二哥,你的臉應該直接宣告不治了?   「噢!」痛呼一聲,猋猋立刻捧著腦袋瞪向無端貓他一拳的刀無極。二哥冷冷掃他一眼,回道:   「我指的不是美容!」然後就繞過他走進大哥臥房。   「阿不然咧?」猋猋生氣的噘高了嘴。漠刀揉揉他的腦袋表示安慰,但是他也無法回答小弟的好奇,因為他自己也在狀況外。   凌亂的臥房裡,成堆的衣物散佈在床上地上椅子上櫃子上,就連找個地方站都有點困難,雅少忍不住皺眉了。   「大哥,你要不要先把房間整理一下?」   「沒時間了,你先幫我看看……」飛快地從床上的雜物堆中抽出一件襯衫往自己身上罩,大哥急問:   「這件好不好看?」   「過氣。」   「那這件?」   「老氣。」   「這件?」   「俗氣。」   「這……」   「大哥,我認真的建議你把所有衣服都扔了吧。」這是雅少的真心話。   「一定有適合穿的衣服吧?」大哥好苦惱。   「大哥你要去哪裡?」猋猋很好奇的問。回答他的是雅少:   「看這陣仗,當然是要去約會。」雅少果然很有經驗。   「大哥要跟上次那個漂亮姐姐去約會?」不是吧?那個姐姐看起來頭腦沒壞啊(猋猋你這麼說大哥會哭的^”^)   大哥臉紅了,他都還沒有機會說話,又聽到二哥冷冷地啟口:   「你不是剛丟工作?有時間約會沒時間找新工作。」用語刀毫不客氣戳中大哥之後,刀無極就離開房間了。三個弟弟看著淚眼汪汪的大哥,很貼心地回道:   「沒關係大哥,我們也可以去打工。」搶著拉他去當店花的老闆們可以繞學校兩圈了,雅少個人也是非常困擾。   「我也可以先工作。」今年也才高三的漠刀說。   「我可以半工半讀。」十六歲還沒滿今年剛升上高一的嘯日猋,完全沒想到自己只能算是童工。   四兄弟唸的學校是高中大學合併制的貴族學苑,校內學生都是來自各方的貴族子弟。兄弟們分別就讀高中部和大學部,雅少今年升大二,甫從他在高中部開始就一路穩坐校花、我是說校草寶座直到大學部,後來四弟漠刀進入高中部就讀時,也引起校園一陣炫風,再加上今年才入學的嘯日猋,三兄弟儼然已經成為這所學苑史上最高人氣的美型少男團體。   哦你說不是還有個二哥刀無極?其實二哥今年早該從大學部畢業了,但他說為了就近照顧三個弟弟,所以他自願留級一年。   大哥被他的兄弟愛感動的痛哭流涕,就不計較他因為劈腿兩個學姊又疑似搞大對方肚子雖然他極力否認但還是被記了兩大過導致操性不及格所以畢不了業的不堪紀錄……   秉持著要唸就要讓弟弟們唸最好的,所以大哥就算傾家蕩產也要讓弟弟們讀這間學苑。其實他們的生活也還算優渥,只是有個神經大條又很海派的大哥,好像怎麼賺都存不了什麼錢,對於這件事其實兄弟們也看的很開,只是大哥的莫名堅持有時候也讓人很難理解就是了。   「不行!大哥怎麼可能讓你們去打工!」醉飲黃龍堅決的搖頭,就好比婚後絕對不能讓老婆出去拋頭露面一樣的堅持!   「爲什麼?」嘯日猋的想法很簡單,打工可以賺錢又可以交朋友又可以出去玩,爲什麼不能打工?從他有記憶以來,大哥就爲了照顧他們在工作,現在他們長大了,也可以工作了啊。   「大哥,我們不是小孩子了。」雅少也微笑著說,嘯日猋很認同的點頭,結果馬上被三哥揉亂了頭髮。   「你除外。」   「喂!我十六歲了耶!」猋猋立刻抗議。   「十五歲七個月。」雅少微笑道:「需要我提醒你又幾天嗎?」   「不用!」別過臉鼓起了腮幫子。   本來就話不多的漠刀這時依然沉默著,他默默地轉身離開了大哥的房間,還是被細心的雅少發現了。看著他離開的身影,再看看還在苦惱著要穿什麼衣服去約會的大哥,雅少先跟大哥說:   「大哥,你不是說來不及了,還不出門赴約嗎?」   「嗄!」大哥看了手錶,他只剩二十分鐘的時間,要穿衣服要要弄頭髮要買禮物要開車要……醉飲黃龍完全不用開口求救,雅少已經自動走到他身後,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件白色襯衫。   「大哥,換上這件吧。猋,左邊衣櫃第二層第三隔下面的第七條領帶抽出來給我;大哥你不要亂動,頭髮扯掉了我可不管;猋,櫃子最底層拉出來第二排壓在第三層那雙鞋拿出來。」   「只有一隻耶!」猋猋動作非常迅速。   聞言,大哥有點尷尬的臉紅了。雅少輕嘆,一邊幫大哥梳好頭接著打領帶,腦袋一邊回想著,然後回答:   「另一隻應該在右邊數過來第四個。順便拉開上面的抽屜,拿一雙黑色襪子給大哥。」   簡單確實迅速完美,雅少只花兩分鐘就讓大哥從犀利哥搖身一變帥氣型男,醉飲黃龍立刻抱住雅少感動低吼:   「小雅大哥真的不能沒有你啊啊!」   「你還有十七分鐘。」   「大哥先出門了,晚餐……」   「晚餐我們會自己解決,大哥你晚點回來沒關係。」雅少真是就甘心。   「不回來也沒關係。」嘯日猋一說,馬上被雅少推了一下腦袋。   「小雅這個家真的不能沒有你啊啊!」大哥症頭又要發作了。   「只剩十六分鐘。」   「啊啊我先走了!」咻地不見人影。   雅少搖了搖頭。大哥真的是個好大哥,只是有時候他的粗線條也讓人很擔心。雅少隨即對嘯日猋說:   「我們去看看漠刀吧!」   「四哥怎麼了?」   「跟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轉眼兄弟都出門了,家裡只剩二哥一個人,刀無極像幽靈似的從房間飄出來,立即拿起電話:   「披薩外送嗎?是的,龍蝦帝王蟹烏魚子黑鮪魚松板牛海陸雙拼豪華組合餐,一樣記醉飲黃龍的帳。」   ※   「我想去打工。」河堤上,漠刀看著底下空曠無人的河岸公園運動場,現在是晚餐時間,運動場上沒有人在活動,倒有份難得寂靜滄桑的感覺。   坐在他身旁的御不凡托起腮看著他,眼角的淚痣在明亮的路燈照耀下好顯眼。   「怎麼突然想去打工?」   「不想只靠大哥一個人。」   御不凡笑了:「絕塵,你上面還有三個哥哥,要養家也還輪不到你吧?」   「我就是想工作。」絕塵拗起性子來的時候,也是硬的跟石頭一樣。打小跟他一起長大的御不凡還不了解嘛!沉穩早熟的漠刀絕塵,從小就期待著自己長大,能像大哥一樣爲這個家扛起一片天。   「好啊,你想做什麼?」   「不知道。」真是簡潔有力的讓不凡抽搐的回答。   「家裡真有那麼缺?」不凡看著他習慣性的緊皺著眉。   漠刀沉默了,其實不缺錢,只是他不想讓大哥那麼辛苦,大哥失業了,又交了女朋友(?)他只擔心一心不能二用的大哥會把積蓄敗光(醉:原來大哥在你們心中是這樣的人Q□Q)想到這個,漠刀難得對不凡說起了八卦:   「大哥好像交女朋友了。」   御不凡眼睛一亮:   「真的?」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不凡,其實就像他們家第六個兄弟一樣,沒有兄長的他也把醉飲黃龍當自己大哥一樣看待。不凡隨即又接了一句:「你確定是女朋友不是男朋友?」   漠刀皺眉,他確實不確定,那天到飯店他也沒有仔細看清楚。   「猋猋說是個漂亮姐姐……」   既然是猋猋說的,那麼……   「我覺得是男朋友的可能性比較高。」猋:喂!   「大哥的春天終於來臨了,你應該要替他高興啊。」   「所以我才想幫大哥分擔一些……」   不凡看著他,果然是認真的男人最帥氣!輕輕地將腦袋靠在他肩上,不凡微微笑道:   「好啊,如果你要打工的話一定要告訴我,我跟你一起去工作。」   「才不要。」   「爲什麼不要?」不凡立刻抬起頭不解地看著他,卻發現他的臉似乎泛起了不自在的紅暈。   「大哥說……不可以讓自己的人出去工作。」他們在學校早就是公認的班對,從幼稚園一路到高中,同學校同班級同座位,只要有漠刀的地方就一定看的到不凡,這也已經是不成文的定律了,雖然不知道讓多少對他兩暗許芳心的少男少女哭泣,但更多的是讓所有對他們開花的腐男腐女小宇宙爆炸。   俗語說的好: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在康莊腐道上一直在最前端奔馳的兩人,一路從小閃到大,沒有人抵擋的過他們的閃光彈攻擊,只能說:這就是青春啊!   「可是我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打工,萬一你被追走怎麼辦?」不凡嗟高了嘴,其實心裡甜茲茲的。   「這應該是我要擔心你的問題吧!」漠刀撇了他一眼。不凡立刻笑著抱住了他:   「所以就兩個人一起呀!說好了不管做什麼都要兩個人一起的。」   「我不要讓你那麼辛苦,何況你家根本不需要你出去打工。」   「有你在,才不辛苦。」不凡就愛享受他霸道的溫柔,更喜歡賴他身上撒嬌的感覺,明明兩人一樣年紀,可絕塵就是能帶給他好溫暖的安全感。不凡靠在他胸前,把玩著他的領結,一邊又說:   「我聽秋風說,她的好朋友曼睩家其中一間店要改變型態,最近會招募新員工。」   秋風和曼睩唸的也是他們學校,是小他們一屆的二年級生。兩姊妹不但是高中部出名的校花,還是屬名花花世界社團的正副負責人,高中部人數最多活動最頻繁鄉民最踴躍就是她們社團了,至於她們的社團開的是什麼花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是嗎?」   「是啊!天都俱樂部,你聽過嗎?」   「好像聽二哥說過……」   「秋風說天都俱樂部很萌……」   「嗯?」   「我是說,待遇很好。我也想去看看。」哦忘了說,御不凡可是花花世界社團的顧問呢!   「別自己去。」   「當然,我一定會要你陪著我呀!」又開始蹭。   「我回去問雅少,或許他也會有興趣。」   「好啊!如果都是自己人多好玩。而且有認識的也比較有個照應。」   「嗯,謝謝。」   「那你還不親親我。」   「……」   「臉紅也要親。」伸手戳他的臉。   「現在在外面……」絕塵臉皮很薄的。   「半隻貓都沒有。」   拗不過他的甜蜜撒嬌,漠刀絕塵輕輕環住他的肩,俯下頭蜜蜜地吻上他柔軟的嘴,路燈燦亮,徐風柔美,兩人交纏在一起的長髮縈縈繞繞,纏綿不分。   「他們在幹嗎?」   「他們在討論功課。」   「討論功課爲什麼要嘴對嘴?」   「因為要用嘴討論……」   「他們還要討論多久?我肚子好餓……」   「看樣子還要討論一陣子,我先帶你去吃飯吧。」   「我可以吃牛排嗎?」   「最近要省一點,吃法式餐廳就好。」   「可是我比較想吃肉。」   「髮國菜也有肉。」 語畢,雅少就從容優雅的把猋猋拎走了,至於路燈下穩的難分難捨的兩人……應該飽了吧。 ※※※※※ 唉喲,墨鏡在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