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腐記5

  「呀!妹子,妳的詩好萌啊啊!」秋風姐姐尖叫。   「就知道姐姐最了解我!只有妳聽的出來,這根本就是腐女之詩呀!」   「又纏綿又相思,又思君又長夜,妳在暗示什麼?」纖纖玉指戳戳戳。   「暗示那隻傲嬌的小兔子明明就思君難耐不要錯過夢幻長夜好纏綿呀!」雙手捧頰扭扭扭。   「呀!討厭)))))」   夠了!誰來把這兩個女人捻出去他會很感激的!黃泉不想理會這兩個女人無時不刻都處於莫名的興奮狀態,尤其漠刀絕塵和御不凡來到天都之後,兩姊妹的花癡症頭有愈加暴走的趨勢。   說到漠刀跟御不凡,他認真的懷疑這兩位來天都的目的除了白吃白喝把這裡當作蜜月度假村之外,根本就是無視他人大放閃光把所有人當瞎子還是屍體看?   重點是!曼睩和秋風兩姊妹成天開花就算了,爲什麼連虛蟜都會跑來跟他說:   「不凡、公子,對漠刀、壯士,很好,武君、眼神,奇怪……」   哪裡奇哪裡怪?你的意思是我對武君不好嗎?不然我每天晚上去陪睡是陪假的哦(眾:哦~)也不想想他們踏的是誰的地?喧賓奪主也要有點節制,不要隨隨便便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抱抱兼喇舌……喇喇喇(背景音樂:喇集喇集喇集~)   ⊙⊙嗄!黃泉整個人往後跳開,倏地粉臉翻紅,頭頂直衝而上的白煙有如蒸氣火車過山洞,轟的他暈頭轉向。   「你你你、你們!」吸氣……怒吼:「你們給我卡差不多咧!」   「哦,黃泉你來了啊。」御不凡的語氣完全沒有一絲抓姦現行犯的羞恥(?)反而是落落大方地偎在俊臉微紅的漠刀身上,閒話家常似的對黃泉寒喧。   靠!你也稍微臉紅一下以示你的矜持好嗎……黃泉真不敢相信一個人的臉皮可以厚到這種程度,重點是漠刀你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漠:其實……吾不討厭\\\)黃泉:T□T我輸了……   「算了,你們繼續。」黃泉顯然已經自暴自棄。他擺擺手掉頭就走,卻又忍不住回頭,這一回,看見御不凡正牽起漠刀的手,語帶心疼的說:   「袖子怎麼破了?」   「練刀時不小心被刀氣劃破的。」   「沒傷著手吧?」   「沒。」   「回房我幫你縫縫。」   「嗯。」   「那你要怎麼謝我?」   「……」   他發誓,再繼續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把三餐下午茶兼宵夜通通給吐出來的。黃泉扭過頭立即逃離現場,又讓我們漠刀壯士一臉莫名:   「他怎麼了?」   「被閃到了啊。」 ※   黃泉一路狂奔到天都塔樓,才踏上去就看到一片金黃披風如浪飄逸,金黃參著艷紅髮絲隨風飛舞,俊挺的側臉依然霸氣十足的睥睨天下。雖然很不甘願但卻不得不承認眼前那個如雕像般不可一世的男人真是帥到一個人仰馬翻民不聊生(羅:黃泉你的形容詞該加強了!/黃:靠!稱讚你還給拎北嫌!)急奔後的黃泉差點一口氣順不過來,趕緊深吸了一口氣,卻還是略顯狼狽地咳出聲。   武君別過了頭,一看見他這可愛的模樣忍不住笑了。這一笑,又讓黃泉脹紅了臉。   「怎麼臉這麼紅?」眨眼瞬間,羅喉已經來到他面前,大手捧住他燒燙的半邊臉,語氣是既心疼又寵膩。   「天、天氣熱啊……」絕對不是因為覺得你很帥的緣故……   「已經入秋了。」   「我、我是燥熱體質不行哦!」你不要用這麼熱的眼神看我,會讓我更熱啦!   「你的體質不只燥熱……」溫熱的氣息襲來,羅喉的聲音有著低沉性感的誘惑,竄入黃泉耳裡,勾蕩著酥麻而又挑逗的騷擾。   「喂!大大大、大白天的你、你想幹幹幹……」縮著脖子,黃泉話不輪轉的躲避他的親密襲擊,雙手撐在他硬朗的胸膛,黃泉把臉一偏,燙紅的臉頰順著刷過他溫熱的嘴唇,驀地又讓他熟到耳根去。   「黃泉,為什麼這麼久了,你還是這麼……」   「怎樣?」抬頭一瞪眼,眼睛雖小(這不是髒話)但殺氣十足,瞪起人來還是頗有氣勢,可惜入了羅喉的眼,只覺得他像隻炸毛小野兔般驕縱的可愛(黃:你的形容詞才需要加強啦!╬)   「漠刀和御不凡沒有帶給你任何震撼教育嗎?」   「他們根本就是來炫燿的!」閃閃閃、閃死人有比較利害嗎?你們閃的過羅喉的戰袍嗎?嘖!   羅喉勾起淺笑,伸手輕撫他柔軟的捲髮,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絹子,溫柔地爲他擦拭額上的細汗。黃泉眉一凜,忽地搶下他的手絹,眉頭馬上擰成死結。   「曼睩繡給你的?」不要告訴他是羅喉自己繡的,他馬上從天台跳下去!   「不是。」   將手巾攤開一看,上面還繡著一對精緻的……   「這鴨子真醜!」   「那是鴛鴦!」   「哪來的?」   「鳳卿贈吾的。」   「君鳳卿送鴨子給你幹嗎?」   哦,他聞到了,酸溜溜的醋味。武君勾唇一笑,再次糾正:   「那是鴛鴦。」   就是因為是鴛鴦所以才更加不可原諒!黃泉咬牙切齒低吼:   「他送你鴛鴦幹嗎?」   「這只是當年鳳卿幫我止血的絹子罷了。」   止血?現在是在騙幾歲小孩啊?侏儸紀以前的時代留下的手帕你到現在都還捨不得丟,分明就是藕斷絲連、餘情難了!難怪你對君曼睩寵的無法無天,根本就是移情作用!   黃泉重哼一聲,掉頭就走。   武君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帕子,俊眉微蹙:唔……當年鳳卿是拿這條幫我止血還是擦汗吾其實也記不是很清楚(卿:大哥,這條手帕明明是幫你包便當的,您還稱讚我的結打的漂亮,千里迢迢送到戰場都沒有灑出一顆飯粒T︿T) ※   「碰」一聲巨響,漠刀絕塵和御不凡轉頭看向踹門而入的不速之客:黃泉。   「唉,黃泉,不就還好我們衣服還穿的好好的,不然你這樣闖進來大家都會很尷尬。」御不凡抬指順了順微亂的鬢髮,從容不迫地從漠刀腿上滑下來。   黃泉見狀,只能臉紅。   「我去練刀。」漠刀絕塵默默地持起放在桌上的刀離開,經過黃泉身邊的時候,黃泉很明顯的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殺氣臨身,從他緊促的眉宇和閃著不明爍光的凜凜眼眸,黃泉差一點要以為他拿起刀第一個動作是要砍下自己的腦袋(漠:是這樣沒錯一"一)   「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呢?」御不凡還是笑容可掬。   黃泉見漠刀離開之後,立即嗟高了嘴說:   「教、教我繡鴨子!」   「鴨子?」   「就是在水裡成雙成對游來游去看起來很難吃的鳥啦!」   「哦你說鴛鴦啊。」   「都一樣啦!」囉唆什麼?你教是不教?   「刺繡你應該找曼睩呀,要不我家小妹秋風的手藝也不差,女孩兒手巧,一定可以教你繡出你想要的……鴨子。」   「你覺得我要是讓她們兩個知道我是要繡給羅喉她們還能冷靜教我嗎?」說完,黃泉唰地又被自己暴衝的血漿轟的滿臉通紅。尤其看見御不凡的笑容,連他眼角下那顆淚痣都要被愉悅的微笑化成一顆愛心的形狀。   「鴨子啊,那是高階課程,對你來說可能有點困難。你要不要先試試簡單一點的圖?例如說兔子抱蘿蔔或是蘿蔔壓兔子之類的?」   這樣講好像也沒錯……等一下,爲什麼兔子一定要抱蘿蔔、蘿蔔就可以壓兔子?   「像我這麼熱心的人,當然會幫到底了。來,我教你怎麼拿針……你會拿針吧?」   「我只會拿槍!」   「……算了,那先穿線……你會穿線吧?」   「跟用槍捅穿人的身體是一樣的吧?」   「……算了,你跟著我做吧。」 ※   黃泉似乎躲他躲一下午了,直到夜深了他應該要來暖床(黃:喂!)也不見蹤影。武君知他倔拗的性子,所以也不用多問,直接去踹他房門(基本上你們夫妻兩(咳!)習性還真是一致。)   「碰!」房門一開,黃泉整個人就跳了起來,隨即「噢」地痛呼了聲,作賊心虛地把雙手往背後藏,然後就送上一道殺人死光眼。   「你!」只來的及喊出一個字,羅喉的身影就瞬間來到他身後,拽起他的手往上一抬,一見他白皙的指尖上正冒著鮮紅血珠,羅喉二話不說,直接將他滲血的指頭往自己嘴裡送……   那一霎那黃泉覺得他吸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自己的腦,不然他怎麼會突然呼吸不到空氣有種缺氧的暈眩感。渾身血液不是被他吸走,而是直衝上腦門,讓他一個踉蹌差點要往後倒。   羅喉手快地攬住他的腰往自己身上貼,原本吸吮著他手指的嘴唇也同時擄住他愕然張啟的唇片,勾纏的吮吻間彷彿還嚐的到淡淡的血腥味,卻在脣齒糾纏之中昇華成甘美的甜味。   「唔唔唔!」不行,他要斷氣了……   「要換氣。」稍稍放給他一絲喘息的細縫,羅喉的眼中滿溢的情潮幾乎又要將他滅頂。黃泉臉紅到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快蒸發,聽見羅喉開口問道:   「你不到吾的寢宮陪睡,躲在自己房裡做什麼?」   聞言,黃泉的羞赧立刻變成怒火。他用力掙開他的懷抱,氣呼呼的轉身叫道:   「關你什麼事呀?我就不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嗎?」一愣,他的身子立刻被扳了過去,迎上羅喉那雙銳利又滿是獨慾的血色雙眸,然後聽見他凜凜啟口:   「不能。」   黃泉驀地瞪大了眼………………但還是一樣小(黃:阿砸!!!!!)才想把拳頭揮過去時倏地被他扣住了手腕。   「爲什麼受傷?」   「你管……」又是一怔,愣愣地看著他攤開自己的手,每一根手指都先用眼神視姦過一遍,再一根一根的湊近嘴裡品嚐他的美味,然後一邊吻著、一邊說著:   「就算只有一根指頭,只流一滴血……吾都不許,你明白麼?」   「明明明、明白啥?」\\\\\\   「你讓自己受傷,等同於是傷在吾身上。」   黃泉怔怔地望著他,表情有點傻。然後,傻傻地回問了一句:   「那……我被針戳到的時候,你也會痛嗎?」   武君笑了,他一笑,黃泉就瞬間臉紅到爆炸(黃:○□○靠北啊!我說了什麼蠢話啊啊啊!)   「會……」羅喉如此回答他,連他溫柔的吻也一並傳遞過去。   「唔……」   然後,就是桌上擺著那條未完成的兔子抱蘿蔔、蘿蔔壓兔子的刺繡圖,武君直接用行動幫他完成了V\\V ※※※※※ 好長呀,好閃呀,好甜呀,我感動的都快哭了呀p>▽<q 武君你才是真正的情聖呀,怎麼這麼羞啊啊啊)))))) (黃:不然妳是靠●夠了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