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腐記4

  「黃泉,眼神柔軟一點,口氣和緩一點,我保證武君會每天愛你多一點。」   「我我我、我才不需要他他他、每每每、愛愛愛……靠!關你什麼事啦!」黃泉紅著臉起身就要離開,剛好推門進來的漠刀絕塵及時定住他的腳步。   「你要的桂花糕。」一臉冷酷的漠刀絕塵,該是握刀的大手此時卻拎著一個印有粉紅小愛心圖案包裹的紙袋。將點心放置在桌上,打開袋子同時清雅的香氣也飄散開來。御不凡立刻蹭了過去:   「這家點心坊的桂花糕每次限時限量出爐的時候都要排隊排好久,就連上次秋風都排不到呢!絕塵你對我真好。」   黃泉完全不敢想像漠刀絕塵一副像要去戰場殺敵的氣勢結果是鶴立雞群地夾在一堆姑娘家中間排隊買甜食,光是那畫面就讓他忍不住加冷損。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漠刀板著臉說,可是看見御不凡滿足的笑容,他的眼神比軟呼呼的糕點還要溫柔。黃泉見狀,又是被一陣雞皮疙瘩狠狠攻擊。   「上次你也這麼說。像我這麼愛美食的人,怎麼可以錯過。」御不凡捻起小竹籤叉起一塊甜糕往他嘴裡送:「吃吃看,看有沒有讓你白等了?」   「我不愛甜食。」漠刀撇過頭。   「吃嘛!」眼睛眨眨眨。   「……」   「快嘛!你先吃,我要吃你吃過的,滋味一定會更好。」   什麼叫做甜?什麼叫做閃!這才是天理不容人神共憤的閃死人不償命之最高境界!黃泉不只快被雞母皮淹沒,連胃酸都有如巨浪來襲翻騰洶湧!   這就是御不凡給他上的第一課! 完美人妻進化論LESSON 1:撒嬌是邁向完美人妻的第一步   要他撒嬌不如叫他去裸奔算了(黃:誰舉手的我先捅死你?╬)黃泉嘴角狂抽看著御不凡有如專業的馴獸師(漠:嗯?)三言兩語就將冷漠寡言的漠刀絕塵制的服服貼貼,我看別說是這甜到黏牙的桂花糕,就算御不凡餵他吃的是發了霉的過期鳳梨酥他也會義無反顧吞下肚。   如果把這畫面換成是自己和羅喉…………   「快吃!拎北要看你吃下去會不會中毒我才要吃!」   「黃泉,吾不愛甜食。」   「買給你吃還給我嫌?亮刀!」   「呵!奉陪!」   「喂!我叫你亮手上的刀不是叫你亮下面那把刀!」   「吾接受你的邀請。」   「邀你媽媽啦!變態!!!!」   靠!爲什麼會變成那樣(不都是你自己在幻想的咩一.一)   看著黃泉無端羞紅臉倉皇跑了出去,漠刀一臉狐疑:「他怎麼了?」   「少女懷春啊!」還好黃泉跑了,不然不凡你這句話說完應該會立刻被捅成馬蜂窩。 ※   夜深人靜,天都的深夜瀰漫著一股春色色醺暈滿天的夢幻氛圍(啥鬼形容?)一道人影悄然無聲來到武君寢宮,雖然是每晚都要報到的地方(哦~)但黃泉還是呆站在門口躊躇不前。   低頭望著手上的提籃,黃泉忍不住自我唾棄:   「我到底在做什麼……」才打算轉身離開,門就開了。   「你來遲了。」羅喉的聲音像強大的磁鐵,瞬間就讓他無法動彈。   紅著臉倔強地瞪過去咕噥:「什、什麼遲不遲?不然我是有跟你約好嗎?」   羅喉唇角勾起一抹充滿危險氣息的微笑:   「你的臥房本來就是在此。」語畢,直接把人給撈進房裡,關門。 ※   「這是什麼?」看著他手上緊握的提籃,那緊握的力道讓羅喉覺得,如果他不開口問,那麼黃泉可能會抓到上床睡覺都不肯放手。   「沒、沒什麼!」一心虛就話不輪轉!羅喉還不了解他嗎?驀地伸手扯下他手中的竹籃,嚇的黃泉尖聲一叫:   「喂!你怎麼可以用搶的!」   沒想到羅喉卻牽起微笑回答:   「吾是羅喉!」不用搶難道還跟你買嗎?武君就是這麼跩、這麼勇、這麼猛!武君萬歲!武君偉大!(黃:吵死了!)   「你的動作不能溫柔點嗎?」顯然黃泉是不知道這句話讓人想入非非的程度。   「嗯?」武君低頭看著籃子裡的內裝物,自從曾經差點被他的四川麻辣偽雞湯毒死(黃:喂!)之後,現在武君對於他親手端過來的食物都還心有餘悸。   「放心!這不是我做的。」瞪他一眼,不然我做的東西是有多難吃?(不是難吃,是根本不能吃。)   「就算是你做的,我也願意吃。」武君微微笑道,又讓黃泉臉紅。   「這是?」籃子裡只有一塊瀰漫著甜膩香氣的白色糕點,用白色的瓷盤呈裝著,盤子上因為剛剛的搖晃而灑落了一層白色糖霜,看起來非常美味。   「御不凡說很好吃的桂花糕。」黃泉噘著嘴不是很情願的回答。   「吾不愛甜食。」羅喉果然如他所想的回答的跟漠刀一樣的話。   黃泉一把肝火直接衝上來,不經腦就脫口而出:   「買給你吃還給……」緊急煞車!腦子裡赫然浮現不凡老師手持愛的教鞭臉上堆著甜美的微笑予以諄諄教誨:   『黃泉,撒嬌是很簡單的,只需要轉換一下口氣而已,你甚至不必思考該說什麼話,順其自然就好了。』   「唔……」黃泉在掙扎,原本紅通通的臉頰頓時扭曲成桿麵棍底下變形的發酵麵團。   『你的眼神太殺了,要溫柔,要放電!放電會嗎?就是用眼睛說話……你的眼睛像在說髒話,要說情話啊!情話會不會說?看看我的眼睛,就像這樣……』   我可以直接戳瞎你的眼睛嗎……當時黃泉心裡是這樣想的,可是他看見御不凡用他所謂溫柔的會說情話的眼睛對漠刀絕塵放電,然後漠刀就默默轉身離開,乖乖的去幫他排隊買甜點,老實說他還真有點崇拜。   『黃泉,眼神柔軟一點,口氣和緩一點,我保證武君會每天愛你多一點。』   「黃泉……」羅喉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接下來他就看見羅喉用一種困惑中帶點憂慮的眼神看著自己說:   「你抽筋了嗎?」   「你才中風了啦!」黃泉直接吼過去!   什麼溫柔、放電、撒嬌!他都不會啦!   「黃泉……」   「幹什麼?」不只眼神像要殺人,連口氣都像要把對方劈死才甘願的凶狠。   「我跟你有仇嗎?」羅喉貼近他,沉沉的聲音有著不容忤逆的威武,他單手捧起黃泉燙紅的臉頰,竟讓黃泉頓時湧現一股委屈。   「沒、沒有啊……」我為了你去學那個什麼鬼撒嬌的放電眼神,你居然這樣問我?對啦!我就是來復仇的你還不清楚嗎!   沒想到自己此時委屈乍現的眼波納入羅喉眼中是多麼誘人挑逗的黃泉,錯愕的聽見羅喉對自己說:   「你現在是在跟我撒嬌嗎?」   愣扼地一抬頭,那張邪俊的臉孔赫然在自己瞠大的瞳孔中不斷放大,猛然回神,自己的唇已經被他緊緊吮住,連呼吸都被霸氣的掠奪。   「唔唔唔!!!」雙手揮舞,倏地緊揪住他寬闊的背脊,黃泉脹紅了臉被他壓倒在床,氣喘吁吁地瞪著上方那張噙著野性微笑的臉。   「要換氣。」這樣的提醒,好像每吻他一回就要叮嚀一次。   「換換換……」   「換衣服吧。」武君大手一揮,輕鬆愉快剝下他的衣袍。   胸口瞬間一涼的黃泉立刻雙手護胸怒吼:   「換衣服你脫我衣服幹嘛?」   「不脫怎麼換?」   「我自己會……啊啊!你脫那麼快要死了!」   「哦?你希望我慢慢脫?」   「不、不是!靠北!你不要亂摸……」   「你明明喜歡……」   「變態!!!!」   「呵。」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