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腐記2

  黃泉其實有一點鬱悶!因為~~~~~~~~~~根本都是羅喉在●他下半身哪輪的到他●羅喉下半身啊啊啊!   哼!我會願意留在天都是因為我爽,才不是爲了誰呢!哪天讓我不爽了我照樣走人!我說過,黃泉的盡頭不是歸順,是直接過戶入籍(噢~)我剛說了什麼嗎?那個嘴巴快抽筋的,你有聽到什麼嗎?還有那個冒煙的,中暑就去刮痧對著我淫笑是什麼意思?(其實又冒煙又抽筋的根本就是他自己一.一)   「黃泉。」羅喉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黃泉想也沒想就轉過身亮出銀槍指著他低吼:   「不要過來!」   「嗯?」   「我、我想一個人靜靜。」黃泉臉一紅,收槍就跑不見人影。   黃泉最近刻意躲避他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太明顯的舉動反而更令人起疑,尤其是像黃泉這樣喜怒皆形於色的人。   「難道……」武君心中暗忖:難道黃泉發現了? ※   「黃泉,你喜歡中式的鹹糕還是西式的甜餅?」曼睩興奮的問他。   「我喜歡韓式的辣泡菜。」黃泉眼睛瞇成一條線斜睨著她,擺明就是敷衍,果然馬上讓曼睩的嘴翹了起來。   「你認真的回答我嘛!人家是很認真的問你耶。」   「問我這種無聊的事幹嘛?」   「才不無聊,這很重要!對不對?虛蟜。」曼睩用手肘撞了撞身邊的虛蟜。   「重要。黃、泉,要戴鳯、唔!」話都還沒說完虛蟜的嘴就被曼睩塞進一顆橘子,只差沒把他捆起來趴到神桌去而已。   黃泉眉頭才輕輕一皺,馬上被曼睩的手捧住兩頰,一下轉左邊一下轉右邊,他才準備要張口譙人就看見曼睩倏地收回手,輕咬住纖纖玉指,兩眼汪汪地看著一臉莫名的他。   「我實在太感動了!嗚呼~」明明是淚奔而去,她卻還是可以沿途撒花,黃泉忍不住嘴角微抽,天都的人果然都不太正常(你忘了你也是天都一份子)   才要踏上塔樓的樓梯,又有白目的擋路者出現。現在是怎樣?大家閒著沒事幹通通跑來堵他就對了?很好,他很久沒練身體了,遇上他現在心情不爽正想找人開扁,不用懷疑,冷吹血就是你!   結果冷吹血只是衝到他面前,看著他張口結舌嘴唇抖到宛如曝曬在烈陽底下扭曲的蚯蚓,半個字都沒說就狠狠一跺腳,灑著眼淚又跑走了。   霎那黃泉覺得自己錯了,天都的人不是不正常,是根本都是神經病!   這廂冷吹血才剛淚奔而去,黃泉半個身都還沒轉過來,就被突然又衝過來的人影給抱個滿懷。   「放開我!」這麼大一堵活像卡車一樣撞過來,不就還好他根基夠,不然這一撞他大概已經飛落到底下去跟鯊魚潛水去了。   只見狂屠緊握住他的雙肩,瞪大的牛目淚水盈眶,嘴邊卻掛著欣然的微笑,那模樣實在有夠令人不蘇胡!   「黃泉,我就知道只有你可以!」莫名其妙丟下一句,狂屠又拍了他兩下,黃泉暗自提氣以免內傷,還沒來的及問他是不是吃錯藥還是哪根筋接錯線,狂屠就帶著令人作嘔的夢幻少女微笑跑走了。   黃泉再一次印證了,天都的人不是瘋子就是智障!他真的要長留在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嗎?會不會哪天自己也會變的一樣弱智?(來不及了!)(黃:啥意思!)他應該要認真思考這個嚴肅的人生意義!   爲了防止再有人來打擾他,他在塔樓下設了結界,隨即一溜煙跑上樓頂,獨自對著一望無際的海生悶氣。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自從突發奇想起了大早想爲某人作份早餐結果卻把廚房炸了之後,他就陷入一種自我唾棄的情緒裡。   他不相信!他居然連一份早餐都做不來!這樣叫他以後怎麼縫衣服洗碗筷擦地板做家務帶小孩換尿布餵母奶(黃:並沒有!╬)   心情已經夠差了,最近天都的人又像全都跟他犯沖似的,老在他面前露出欲言又止的詭異表情,讓他真的很想抓個人來扁一扁。   可惡!一切的錯都是--   「羅喉你這個大笨蛋!」氣呼呼朝遠海大吼。   「哦?」羅喉的聲音立即從後而來,黃泉猛地轉過身,瞠大了眼睛瞪著他。   「爲什麼你上的來?」   「你以為小小結界困的了我?」   自大狂!黃泉又想轉回去,卻瞬間被他扣住了尖削的下巴。   「爲什麼躲在這裡生氣?」   「誰說我躲?」   「那為何設下結界?」   「因為不想跟人家說話。」   「包括我?」   「我……」語塞,只能扁嘴。微怔,失神的半秒,他已經被圈入羅喉厚實的胸膛裡動彈不得。   「你在想什麼?」羅喉的柔聲啟口,黃泉靠在他胸前,卻不知該怎麼回答。   「你不說,吾不知該如何讓你高興。」   「你不是偉大的武君?會在乎我高不高興?」   「別人的情緒與我何干?吾只在乎你。」背景音樂:任時光匆匆溜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曼:虛蟜轉小聲一點,這樣我錄不到武君的情話啦!)   知道他其實很寵自己,越是如此,黃泉越不知所措。他總覺得自己似乎也應該為他做點什麼?可是好像除了陪睡(黃:喂!)他什麼都不需要做(羅:這就夠了^_____^)   「最近大家都很奇怪。」黃泉擰著眉說。   「嗯?」   「是不是有事瞞我?」抬起頭,嗔怒的眼瞳像星子一樣燦亮。羅喉淡淡一笑:   「大家只是希望你開心些。」   「我看起來不開心嗎?」瞪眼。   「是啊。」微笑。   「哼!」用力掙開他的懷抱,黃泉轉過身背對他,雙手撐在圍欄上,他還沒理好自己的情緒,就聽見羅喉的聲音隨著海風送來。   「吾想給你一個婚禮。」   什麼?!黃泉差點跳起來,他愣愕地瞪大眼看著面帶微笑的他。   「吾要向世人宣告你是吾的人。」   「你你你!」你開玩笑的吧?黃泉像見鬼似的看著他。   「雖然你我之間的關係似乎已是天下皆知。」   「我不要!」黃泉想也沒想就喊,倒讓羅喉略顯驚愕地看著他。   「我、我不要啦!」黃泉脹紅了臉低吼。就是因為你我之間的關係已經天下皆知搞的我很尷尬,你難道不知道我是很低調的嘛!你現在又要弄個婚禮根本沒必要啦!這樣豈不是宣告我永無翻身(船)之地的嗎?總之我不要啦!   「吾以為你會喜歡?」難道這不是他心情不好的原因?   「誰喜歡、我是說,沒必要啦!」   「嗯?」   「我不想讓所有人知道我們、我們在一起……」(來不及了)黃泉紅著臉說:「這是我跟你之間的事,我們不需要任何人來認同我們,我、我們可以在一起就夠了……」靠!說出這樣的話讓他真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黃泉。」伸手輕撫著他柔軟的頭髮,羅喉笑了。   「我也不是心情不好,我只是、只是想說……我應該也可以做些讓你開心的事……」這下黃泉是自動埋進他的胸膛裡,臉紅到頭頂都快冒煙。   「例如做早餐?」   「你再提那件事我就殺了你!」   「黃泉。」捧起他滾燙的臉,惱羞成怒的他看起來更美味更可口更誘人了(黃:你的眼神可以再下流一點一"一)   「記住吾對你說的話:別想離開吾!其他,你什麼都不用煩惱。」   「誰、誰說我煩惱?我想為你做不行哦!」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因為他看見羅喉的笑容已經不是下流可以形容,根本就淫蕩又猥瑣(羅:沒想到吾深情的注視在你眼中是淫蕩?看來吾要好好逞罰你!)   「想做,吾隨時奉陪!」   「喂!我不是……」那意思……   接下來曼睩錄到的就只剩下不需言語的語助聲狀詞了V\\\V(曼:討厭!下次要請央森哥哥送我一台攝影機!) ※   「交給妳了,姐姐。」   「放心,大哥一定會答應的。」   「我會爲他們準備好跟武君的總統套房同等級的七星級上等蜜月套房。」   「記得要雙人床哦。」   「不但是雙人床還是水床呢!」   「妹妹妳果然好專業呀!」   「我好期待不凡哥哥的到來呀!」   「我也好期待黃泉的大改造呀!」   「嗚~活著真好!」   「嗚~活著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