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腐記1

  碰乓!震天巨響瞬間炸破天都後塔的整面石牆,衝硝直上的灰煙倏地將東方魚肚白的曙光湮滅,撼動了整座天都不說,連岸邊覓食的海鳥都紛紛嚇到投海求生,自始衍生了生物史上最悲壯的兩棲類進化史,只因為天都一隅的突發性爆炸事件!   突如其來的意外驚醒所有夢中人,護城武將紛紛掄刀握劍、平民百姓則扛斧舉棍,大批人馬衝向事發現場,看是哪個活膩嫌煩白目找死的傢伙斗膽趁黑暗算擾人清夢?   就在此時,濃煙逐漸散去,偌大的窟窿中歪歪斜斜地走出一道模糊身影,一邊不耐地揮著漫天灰霧,一邊捂嘴略顯狼狽地嗆咳不斷。   眾人掄起武器才要張口嗆聲,就被這道熟悉的人影嚇的下巴差點跟著海鳥跌進海底去進化成鴨嘴獸(?)   「咳、咳咳!」渾身烏漆抹黑像是裹了一層炭,連頂上白髮都被炸成黑人爆炸捲毛頭。   從案發現場走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昔日天都首席戰將,今日正式被冊封為天都第一也是唯一的武后黃泉!   「黃、黃泉?」虛蟜愣愕地望著他,一時也忘了自己光著腳身上還穿著HELLO KITTY粉紅睡衣、手上還抱著海綿寶寶就跑出來。   「靠!你一大清早就炸廚房?」天都首席深宮怨婦冷吹血也顧不得面膜還黏在臉上、稻草般的亂髮隨意用鯊魚夾在頭頂上、藍白人字拖鞋穿在腳上、紫色薄紗透明蕾絲睡衣也掛在身上(不要想像)他氣呼呼地大吼。   「地獄詩篇第九章:睡覺不睡覺炸廚房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巫讀經打著哈欠喃喃自語,但是沒有人想聽他說話。   「花森什麼素害阮囡仔著驚罵罵號?」妖體半僧道兩手牽兩個、肩膀上也掛一個、腰上抱一個、腿上還勾兩個,鬼童們個個面如菜色宛如沒吃飽的小殭屍(本來就是鬼)嗚嗚咽咽的啜泣著。   最後是鑽出人牆的曼睩,她趕緊撥開眾人跑到黃泉面前,仰起腦袋瞠大眼看著灰頭土臉的他。   「黃泉,你幹嘛天還沒亮就來炸廚房?這個時間你應該還在武君床上才對啊。」果然是曼睩一出口,就知有沒有!身後立刻傳來哦~噢~啊~等不明語助詞,惹惱了黃泉利眼一瞪,差點沒把銀槍掃出來捅人。   就在此時,清風勁掃,一陣威武霸氣的氣息臨到,武君羅喉在眾人引頸期盼急於窺望他會穿什麼樣的睡衣(喂!)出現了。   「退下吧。」輕聲一句退下,眾人還來不及看見武君寬大的披風底下到底是豹紋小丁還是阿公四角褲還是什麼都沒穿,只看見墨黑衣袍一旋,下一秒武君和黃泉就不見蹤影。   「噢……」大家這聲惋惜的長嘆也不知道是因為沒看到武君的誘人胴體還是因為他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把黃泉打包帶走而發出來的。   天都一天的開始,也是這麼的轟轟烈烈啊! ※   「理由?」羅喉看著背對著自己整個人泡在浴池裡冒煙的黃泉,嘴唇不自覺地勾著微笑。   「啥理由?」雙手搓著滿頭泡泡的黃泉,看的出來超級不爽。隨即一愣,從身後而來的大手接續他的動作,強勁有力地按摩他的頭皮,舒服的讓他鬆下緊繃的肌肉,整個人靠在浴池邊緣,似乎完全忘了自己入浴的畫面入了身後那雙懾人的血眸裡是多麼香豔刺激活色生香。   「把廚房炸了的理由。」羅喉的手輕觸了下他被蒸氣暈紅的臉頰,黃泉立刻把臉一偏,瞪眼叫道:   「幹什麼?」   「臉沒洗乾淨。」羅喉微微一笑,看見他瞬間耳根發紅。   黃泉立刻捧起熱水往臉上潑,胡亂抹著臉同時含糊不清地悶聲傳來:   「我只是想做早餐而已……」   「嗯?」羅喉大手一伸,捧住他濕漉漉的半邊臉將他扳向自己,面對面的相望,總是讓黃泉不自在的臉熱,明明這張臉已經注視過無數次,可每一次的眼神交會還是會讓他感到彆扭。   羅喉的眼神太銳利又太霸氣,每每被他望著,就彷彿同時被他吞噬了一般,若眼神真能殺人,那麼羅喉的眼神就能吃人!黃泉每次都覺得羅喉看他的眼神簡直就像自己在他面前裸奔似的……一愣!雖然他並沒有在他面前裸奔,但是也全裸在他面前泡澡啊啊啊!   後知後覺的黃泉全身血液都脹到頸部以上,顧不得是不是還滿頭泡泡,他整個人往下一縮直接埋進水裡,泡沫混著氣泡,整池溫泉像要煮沸了一般。   「黃泉,這樣會淹死。」   「我又不是你!」黃泉艷紅的翹捲眼睫承著晶燦的水珠,澄澈的瞳眸閃爍著獨屬於他驕縱的戾氣,從水面露出半顆頭的黃泉,宛如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煮蛋,讓人忍不住想馬上動手撥殼吞吃入腹。   「喂喂!你幹什麼?」黃泉看見他居然把袍子往旁一扔直接踏進浴池裡,而且袍子裡面居然一絲不掛,對齁,他們昨晚睡在一起他就沒穿衣服,而且這個老人說他有裸睡的習慣,赫啊啊!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跟著下水來幹嘛啦?   黃泉根本來不及、也沒地方讓他退,羅喉高大的身軀已經貼近他,驀地握住他發燙的手。像是在檢視他是否有哪裡受了傷,羅喉的眼神非常溫柔,柔的讓黃泉粉嫩嫩的臉龐全都烤成紅色,當場從水煮蛋滷成鐵蛋。   「早餐不需要你來動手。」執起他的手,湊進唇邊吻著,一根、接著一根。羅喉此時看他的眼神又變了,閃著嗜血的利芒,彷彿用眼刀將他一一解剖,一口一口地,品嚐他的美味。   「我覺得你越來越變態了……」黃泉企圖想縮回手,卻被他握的更牢。   「你知道早餐最適合吃什麼嗎?」黃泉的口無遮攔是羅喉賜與他的權柄,只有黃泉斗膽這樣對他說話,讓羅喉聽了不怒反笑。   「我不想知道。」他只想逃開他曖昧的勾引,明知逃不過,但必要的掙扎就像他的執拗不馴,豈有讓羅喉輕易佔了便宜的道理,就算要開動至少也要先暖身(眾:噢~)(黃:靠!我說了什麼?)   羅喉將他扯進懷裡,溫熱的唇片貼上他耳畔同時也送進一句話:   「優良蛋白質。」   啥?⊙⊙ ※   「小姐,今天、早餐,吃、什麼?」   「當然是吃水煮蛋啊。」   「廚房、維修、中。」   「那吃溫泉蛋好啦!」   「要、全熟?」   「當然全熟啦!哦呵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