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俱樂部4

  「可以加點蜂蜜之類的調味嗎?」   「嗯,那下次我試試用蜂蜜敷臉。」雅少你不是認真的吧?難道你不怕猋猋直接舔你的臉?還是說其實這才是你的目的?(雅:請認真寫文不用胡思亂想謝謝!)   刀無極一聽到今天晚上輪到漠刀煮飯,二話不說直接撥電話:   「披薩外送嗎?是的,龍蝦帝王蟹烏魚子黑鮪魚松板牛海陸雙拼豪華組合餐,一樣記醉飲黃龍的帳。」   漠刀見狀倒也不生氣,默默地掏出手機打電話:「不凡,我等一下可以去你家吃飯嗎?」   而已經優雅坐在沙發上回簡訊的雅少,則是猶豫著今晚該跟紅牌還是解語吃飯?不過手機裡差點被塞爆的訊息卻是來自另一個叫做天不孤的阿姨(孤:沒禮貌!叫姐姐!)   看來大哥不在家做飯的日子,四兄弟總有一天會餓死……   「好過份!二哥吃披薩,三哥永遠有美眉請吃飯,四哥要去不凡家吃免錢的。」猋猋蹲在空無一物的冰箱前,一臉活像被餓了三個月的小難民般哀怨。   「今天大哥領薪水,馬上就有好料的可以吃了。」雅少安慰著吃光他臉上的小黃瓜片儼然就不夠塞牙縫的嘯日猋。   大哥領薪水,確實是讓他們又愛又恨的日子!猋猋皺著眉頭一臉陰霾的說:   「我決定去堵大哥直接搶他的薪水袋。」   是的!這就是問題所在了!照理說大哥是赫赫有名足以媲美國宴名廚,被人尊稱阿醉師的超級型男大主廚,身為上天大飯店的總舖師,薪水高到讓人口水橫流(?)爲什麼他們兄弟還是常常得以泡麵果腹他們真的是一千萬個不明白!   原因絕對不是飯店給的薪水不夠大哥用,而是--   「嗚……」下班時間到,卸下制服圍裙的二廚哭哭啼啼的啜泣著,而且很顯然是等到醉飲黃龍靠近時,他的哭聲儼然有更加宏亮的趨勢。   「你怎麼了?」義薄雲天的大哥,當然不會無視同事的情緒。   「嗚……我老婆快生了,可是我還湊不出醫藥費。」   「你老婆不是上個月才生?」   「呃,因為我老婆難產啊,我真是擔心死了。」聲淚俱下。   「這怎麼成?」只見豪氣干雲的大哥馬上掏出一疊鈔票遞給他:「你先拿去應急吧!」   「嗚嗚,您人真好……」果然馬上被發卡了……   「兄弟之間別客氣!」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大哥,真是有情有義的叫人痛哭流涕。   諸如此類的事件,總是在這每個月的這天會出現--   「嗚嗚……我叔叔的阿姨的舅媽的妹夫被倒會了……」   「先拿去應急吧!」   「嗚嗚……我家的馬桶塞住了……」   「先拿去應急吧!」   「嗚嗚……我家的狗吃骨頭被噎到了……」   「先拿去應急吧!」   「嗚嗚……我家的貓太胖,減肥飼料好貴啊……」   「先拿去應急吧!」   等到他意識到應該要去買點食材回家做飯好餵養家裡那四隻嗷嗷待哺的小鬼時,通常口袋已經空了……   但是,朋友有難,他怎能坐視不管!大哥堅定的眼神如是說著!   這樣的笨蛋,「他」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尚風悅早聽聞上天飯店有位大師不僅廚藝高超,最盛名是他刀工一流,雕刻出來的擺盤猶如藝術品般美不勝收。上天飯店既然都要倒了(嗄?)他不趕緊來品嘗一下傳說中的美食怎對得起自己?   只是他沒想到,當他安靜低調的坐在這優雅的餐廳角落用完餐之後,會看見這一幕幕讓他不自覺唇角上揚的畫面。難道是笨蛋到處有,上天特別多嗎?   後來他發現他錯了,笨蛋確實到處有,但笨的如此淋漓盡致渾然天成的,這傢伙絕對是第一名!   「跟女朋友約會不要遲到了,我幫你收拾就好。」哪個大廚還可以兼外場的?   領班感激涕零的握著他的手淚汪汪的說:「黃龍大哥,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傻瓜,我只不過幫你三十二次而已,說什麼謝呢?」實際上是三十九次!大哥的偉大情操真是令人動容。   「那我先走了。」連領班都閃人了,更別說空蕩蕩的廚房,整個上天飯店荒涼詭譎的氣氛醉飲黃龍彷彿都沒感受到,只見他揮著手望著一一離去的同事們,覺得大家真是辛苦了。   「哧!」終於有人看不下去了,笑了。   大哥也終於發現,原來餐廳還有客人(喂!)轉身一望,這一看,他彷彿瞬間看見了幻影,四周有白色粉色的花瓣在飛舞,在角落那處點綴出一圈又一圈朦朧的夢幻氛圍。   尤其是擁有一頭柔黑長髮似仙若幻的人影優雅地緩緩摘下遮去大半面容的墨鏡,露出那張絕色天人般的美貌時,醉飲黃龍第一個反應是:對方如果不是個超級名模、就是個國際巨星吧!才會選一個最不顯眼的位置一個人低調的用餐,這樣實在太危險了!經紀人呢?保鑣呢?怎麼可以讓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一個人吃飯呢……………等等,你剛剛的OS是女孩子嗎??   尚風悅還來不及把墨鏡從臉上移開,一道身影就快速地來到他面前,渾厚的男性嗓音堅韌而又認真地對他啟口:   「不好吃嗎?」   尚風悅微怔,隨即緩緩抬頭,霎那間的四目交會,讓醉飲黃龍瞬間有短暫缺氧的窒息感,讓他不得不雙手撐在桌沿好平衡這電擊般的暈眩。他想,大概是晚餐還沒吃低血壓吧……   尚風悅看著他,澄亮的美眸倒映出那張剛毅的俊臉,冷不妨地漾起一抹如早春拂風般的微笑,這下醉飲黃龍不只覺得頭暈,連腳都有點發軟。這到底是什麼症頭?只不過是晚餐沒吃會虛成這樣嗎?   「很好吃。」美女回答他。   醉飲黃龍立刻皺眉。   「可是妳幾乎沒什麼吃。」雖然我知道女生食量都比較小,但是妳也吃太少了吧!這樣是對我的手藝一種侮辱妳明白嗎?不明白沒關係,我、我很樂意聽妳解釋。   「太美了,我捨不得吃。」這樣的理由,醉飲黃龍百分之兩百接受。   「你就是阿醉師?」讓美女先開口真是有夠失禮,他應該要先自我介紹才對!醉飲黃龍臉紅了。   「我、我其實叫醉飲黃龍。」   「所以就是阿醉師嘛。」美女笑起來更美,醉飲黃龍覺得自己又開始缺氧了。   「我以為阿醉師是個老頭。」   他不是老頭,但他似乎也從來沒年輕過,打從他懂事以來就身兼父母職養育四個弟弟,所有青春歲月都葬送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裡面,不是他自豪,真要比起奶孩子的功夫,任何一個媽媽都比不上他。   「噯,我覺得你待在上天飯店太可惜了。」尚風悅內心有了盤算。   「上天飯店對我有恩,給我的待遇也很好,怎麼會可惜呢?」   「當然可惜,上天飯店已經被收購了你不知道嗎?」   「這跟我待在這裡好像沒什……你說什麼?」人呆,看臉就知。   「飯店裡的人幾乎都要被資遣了,你就要失業了,還沒有關係嗎?」美女說話的時候漂亮的眼睛裡面都有閃爍的星火在跳動,閃的他眼醉心茫,一時間根本搞不懂美女在說些什麼?   「我認為,以你的手藝,到天都俱樂部可以有更好的發揮。」   「天都俱樂部?那不是武君羅喉的店?聽說那裡很神秘很複雜很隱密,我又不混黑道,酒店文化可能不太適合我,而且我家裡還有四個弟弟要養。」   尚風悅突然有股衝動想把面前這盤漂亮的餐點往他頭上砸下去,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讓他比較聽的懂人話?   「誰告訴你天都俱樂部是酒店?」美女嘴抽了還是很美。   就在此時,嘯日猋的聲音鏗鏘有力的從門外傳來:   「大哥!」   醉飲黃龍回過頭,看見嘯日猋已經跑了過來,身後還跟著雅少和漠刀。   「你們怎麼來了?無極呢?」   「二哥在家吃披薩,不分我們吃。」嘯日猋一開口就是告狀。   「我送他過來。」雅少說:「我不想跟天不孤阿姨吃飯,所以先帶猋猋過來。」孤:叫姐姐啦!   「我順路。」漠刀說:「那我去不凡家了。」說完,很酷的離開。   「可是……」大哥面有難色,他該怎麼跟小弟說飯店的廚房裡面已經沒有剩餘的食材,而且他居然又忘記今天領薪水應該馬上回家做飯給他們吃,好歹也應該帶他們出去吃頓好料的,大哥好自責。   嘯日猋已經餓到直接趴在桌上盯著尚風悅那盤美食流口水。看著這名年紀大概只有十幾歲的少年,尚風悅忍不住笑了。   「猋猋,不可以沒禮貌。」醉飲黃龍一發現他對著美女流口水、不是,是對著美女的食物流口水,趕緊低喝了聲。   雅少看見這名氣質出眾的美女,非常有禮貌地打了招呼:   「姐姐好。」   真是個漂亮的美少年……等等!他叫我什麼?姐姐……尚風悅彷彿聽見自己腦神經線啪了一響。   「漂亮姐姐不是大哥的女朋友嗎?」嘯日猋當下的理解是這樣的,所以既然是女朋友絕對不會在意自己的弟弟幫她完食這份餐點,不然多浪費!大哥的手藝可是好到可以讓人痛哭流涕的耶!   女、女朋友……尚風悅又聽見啪一聲,這次他確定了,他跳動的神經線不單單只是抽搐而已,根本是應聲斷裂。   「你們不要亂說話了!」醉飲黃龍把兩個弟弟拉到身後,紅著臉道歉:「對不起,他們不是有意的。」然後非常有誠意的對他說:   「小姐,這頓飯讓我請妳吧!」   「阿砸!」下一秒,餐盤已經砸在他頭上了。   原來笨蛋不是一個人,是一家子啦! ※※※※※※ 大嫂真是甜美(撒花~) 是說~要把所有人拉進天都俱樂部真是大工程啊(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