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都俱樂部2

  倏地一道人影鑽出人牆,衝到男孩面前指著他怒氣狂噴,圍觀眾人跟著握拳對著男人精神打氣:問老大,你的場子一個禮拜被砸三次,快拿出你混黑社會的魄力,讓這隻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知道他惹錯人了!   然而男孩只是仰高下巴只差沒在臉上寫著「怎樣?不爽嗎?咬我啊!」   「黃泉,你要打打我好了,不要再破壞我的店了,裝潢好貴啊!」被稱做問老大的男人突然雙手合十兩眼汪汪的對他說,身邊眾人同時如推骨牌全部摔到地上跌羅漢。   黃泉眉梢一挑,明明在瞪人更像在勾人的眼眸讓問老大整個人茫酥酥的對著他流口水。   「我已經警告你這隻大嘴鳥一千兩百遍,不准再送花給我,是你屢勸不聽。」   「這樣你才會主動來找我啊。」問天敵攪著手指扭著花襯衫的一角紅著臉說,目賭這一幕的眾人已經有一半以上倒地中風另一半則痛下決心改邪歸正,原來混黑道最後會混到變娘砲,這跟想像中的江湖實在差太多了,何況他們加入幫派時還傾家蕩產地繳了入會費,他們要去消基會(?)投訴啦。   「你再用這種下流的眼神看我拎北就挖了你的眼睛!」黃泉氣呼呼地扛起球棒,問天敵一個踉蹌坐臥在地蓮花指貼頰(夠了!)眾人跟著雙手捂住眼睛不忍卒睹。   情急之時,忽地乾冰四起(哪來的?)昊光四射,華麗麗閃亮亮的七彩霓虹閃爍聚光燈轉的眾人眼花撩亂幾乎睜不開眼。   「救星來了!」   「他們每次出場一定要這麼囂張就對了?」   「拿納稅人的錢搞排場這樣對嗎?」   「阿呀~~」語落,不知死活碎碎唸的妖道角就被掃到街頭另一邊去哎哎叫。   三教頂峰,人稱三先天,號稱警界最頂峰、最威猛、最強悍卻又最悠哉、最搖擺、最閑散的正派流氓,只要他們光芒萬丈地一現身,歹徒還沒來的及行兇作惡就先瞎了。至於他們到底有沒有在維護正義為民除害,嚴格來說那一點都不重要(喂!)   「唉,好友,我認真的覺得我們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   「好友,這汝就不懂了,相對的排場來襯托吾等的身分是必然的氣勢,如此才能顯出吾尊貴特殊的地位以達到威嚇之效,汝說是不?佛劍?」   「殺生爲護生,斬業非斬人。」很顯然佛劍根本沒在聽他說話……不過對於總是很認真地處在狀況外的佛劍他也很習慣了,只見佛劍威風凜凜地跨步向前,沉聲啟口:   「惡徒在哪?」還好三先天有他在,不然真的會讓人以為他們只是仗著人帥權高華麗亮相宛如時尚走秀曝個光就可以領高俸(不是嗎?)   眾人抖著手全部指向黃泉,也不想想大家都是出來混的,論惡說歹還真是不相上下。   「又是你啊?」劍子首先開口。   「嗯嗯,今天才砸了兩台機器,比前天好多了。」龍宿搖著扇子說。   「我要以妨害公共危險……」佛劍話還沒說完,就被龍宿打斷:「好友,汝跟一個孩子認真什麼?」   佛劍才張口,劍子又接話了:   「問天敵的電子遊樂場非法經營是眾所皆知的事,不等黃泉來拆場我們也會這麼做。」   佛劍嘴都還沒闔上,又聽見龍宿的聲音:   「用球棒太費力了,汝家武君的強力武器應該不少,隨便轟一枚過來直接連樓都炸了不是比較省事?」這是身為一個高級警官該說的話嗎?   「我幹嘛讓我家……誰說他是我家的!我幹嘛讓他知道我來做什麼,你不用管!」黃泉脹紅著臉叫道。   「汝家武君是正道的好兄弟好夥伴啊。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奇妙,不能全黑也不能全白,被道上尊稱為武君的羅喉維持著黑白兩道的平衡,彷彿如此才能讓這世道不至傾倒。」   「好友你說的真好。」劍子在一旁鼓掌。但人生只有全白沒有灰色地帶的佛劍似乎有快暴走的趨勢,尤其聽到黃泉不為然地頂撞一句:   「我聽你在唱歌!」   聞言佛劍已經開始冒煙,劍子和龍宿趕緊架住佛劍。就在黃泉悻悻然地轉過身同時,冷不妨地直接撞進一堵肉牆,痛的他眼眉一皺,捂著鼻子往後蹌了兩步,隨即抬頭狠瞪:   「誰……」倏地狠狠一愣。居然是羅喉!   就在此時,周圍四周彷彿瞬間結凍,無形的壓力迫使人不自覺呼吸都跟著凝滯。不知何時一輛加長型黑頭轎車已經停在後方,司機管家兼保母的虛蟜像一尊屹立不搖的雕像盡忠職守地佇立在車旁。   黃泉還沒來的及做任何反應,只看見羅喉高大的身軀朝自己逼近,回神的瞬間,他已經整個人被羅喉扛上肩頭,然後聽見羅喉沉而有力的低沉嗓音:   「他由我來處理。」   處處處、處理個大頭鬼?你當你在資源回收嗎?放我下來!黃泉開始拳打腳踢。   「好的,慢走。」龍宿用扇子代替手帕微笑揮手。   「有需要任何幫忙請打龍宿電話,他有很多道具。」劍子說著讓人為之一驚的話。但羅喉更酷的回答他:   「心領,吾的收藏也不少。」你們的對話可以再奇怪一點……   「放我下來!」黃泉還在他肩上嘶吼,可下一秒,他已經被塞進車子裡。   虛蟜恭恭敬敬地朝他們行禮,之後便坐上車揚長而去。見車身消失在轉角,劍子忍不住搖頭。   「早知道羅喉會來我們也不用出場了。」   「佛劍好友還沒扁到人手癢著呢。」龍宿使了個眼色給他。   「佛劍,這幫惡徒就交給你了。」劍子輕鬆泰然地說,眾人紛紛驚恐倒退。等一下,聽說他們這邊才是報警的受害方吧?為什麼最後被痛扁的卻是他們啊啊啊!!   不由分說,接下來的畫面由於太過血腥以馬賽克處理。至於悠哉的那兩位先天是哪來的閒情逸致無視哀嚎噴血的街頭械鬥居然還能喝咖啡吃茶點聊是非那就是他們的事了,只能說,先天的世界果然不是尋常老百姓可以理解的…… ※※※※※ 老忌碎碎唸: 第一篇跟第二篇還真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遠目~~) 五龍:妳寫我們出場到底是為了什麼? 忌:為了湊字數、我是說,為了接下來讓天都俱樂部更歡樂呀~ 天都俱樂部台語要唸:TEN 兜 哭 簍 蔔 才有台味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