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塔樓的初吻

  當然是知道還是不知道?黃泉瞪著他:「聽說死國的天者因為小孩走失已經快要跟地者鬧離婚,那個嬰兒若是成長,將是你最大的威脅。」   「聽起來是很誘人不是嗎?」   「我不知道原來你還有戀童癖!」就知道天都的人沒一個是正常的,黃泉突然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天都裡唯一的地球人。   「你忌妒了?」   「不好意思哦,忌妒刀是你在拿的。」   「想要嗎?」短短三個字,已經足夠讓黃泉咻地往後一彈整個人呈現大字型貼在牆壁上皮皮挫。   「你想幹幹幹、幹什麼?」   「吾想幹的事你怎會不知?」羅喉緩緩貼近他,大手一伸撐在牆上,嚴峻而威猛的氣勢籠罩住黃泉,注視他的血色眸子彷彿有炙熱的火焰跳動著。   這畫面簡直就像瓊瑤阿姨有教過的文藝狗血男主角準備告白時對著嬌弱無依女主角(黃:誰?╬)所要進行的你是風兒我是沙之情深深雨濛濛之愛在天都風起樓塔處。(黃:不然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誰會知道你是哪根神經接錯線?該不會是曼睩又跟你說了什麼還是又拿了什麼奇怪的書給你看?曼睩和秋風那兩個女人思想有問題,你最好離她們遠一點。」黃泉你是不是應該先推開他再說?   「吾只是要問你,計都刀,你想要嗎?」   「!」黃泉只來的及看見羅喉白皙的俊臉不斷在自己眼前放大,兩人的距離近的只稍風一輕拂就能將彼此的髮絲交纏。   有鑒於武君已經錯過太多次大啖兔肉之大好機會眼看就要引起公憤甚至有人質疑武君是不是有難以告人之隱疾(那人應該已經死了吧bb)天都腐民以熱血與愛熬的紅豆飯放到都涼了、飯都煮成粥了、粥都變成ㄆㄨㄣ了(劇情需要所以注音XD)武君您若再錯過這回恐怕人民群起反抗之血腥歷史將再次重演。   溫厚的大手,有著長年習武的厚繭,骨節修長飽含了力量,羅喉的手,有種攤開五指就足以撑起整片天的氣勢,被他一掌捧著,彷彿就足以墜入雲端。   黃泉就像是被他定了穴,酡紅的臉龐熨貼著他的炙熱的手掌,寂靜的夜裡只聽見海風的呼嘯,他卻清晰地聽見自己狂震的心跳聲幾乎要蓋過洶湧的浪潮。   彷彿為了等待這個時刻,已經醞釀了千年的時光,在彼此眼中穿梭成迫不及待的渴望,倒映在對方瞳孔裡交會了堅定與懵懂的思潮,徬徨中有陌生的冀望,欣悅裡有溫柔的寬容,驟燃的火苗,從星星之火,燃燒出燎原之焰。   唇與唇密合的那一霎那,掌與掌交流的力量,掀起萬丈的巨浪,天都塔樓幾乎為之撼動,星子都羞怯地躲進了雲朵,灑落在海面上的銀芒碎鑽,也在他們身上圈起了如幻的光芒。   是的!太唯美太夢幻太不忍破壞這時刻。前菜終於開動了,不只曼睩秋風哭了,所有人都可以含著眼淚帶著微笑投海去了(喂~)   就在此時--   「哇~哇哇~~」神之子突如其來震天價響的哭號,瞬間打碎了這夢般美麗的畫面,當場讓所有人差點把他直接扔到海裡去餵魚。   這一哭,不僅把黃泉游離的神智給扯回神,也撼動了整個異度空間,從死國到苦境,人人皆知天都喜獲麟兒(並不是)神之子的方位自此曝了光。   「你你你、去死!」被吻的渾然忘我神智不清差點把腳給勾上去(黃:喂!)的黃泉猛然回神,滾燙燒紅的粉臉宛如熟透的現蒸大閘蟹(?)惱羞成怒之下一個天馬流星拳就揮了過去,那耀眼的金色流星在夜裡劃出一道美麗的拋物線直直墜入了海平面。   同時,只見虛蟜踩著隆隆聲響狂奔而去,口中還吼著:   「武、君、不會、游泳!!」 ※※※※※※ 不要丟我磚塊T\\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