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羅喉的秘密

  「他皮膚好不好關我屁事啊?」拎北的皮膚會比他差嗎?妳說說看妳說說看啊!   「真的耶……」曼睩一手拿著放大鏡一手掐住他的臉頰,整個人幾乎貼在他臉上,嘖嘖讚嘆:「完全沒有毛細孔,這根本是女人的天敵啊!黃泉泉,你就承認你跟武君用同一款的保養品吧!」   「妳再繼續捏下去我就砍了妳的鹹豬手!」這女人真的玩他玩上癮了是吧(曼:黃泉泉你終於知道你很好玩了^Q^)   「不捏就不捏嘛,幹嘛生氣,人家我捏武君的臉武君都不會生氣,稱讚武君的皮膚好武君還會微笑,武君不但讓我用放大鏡看他的毛細孔,還說用顯微鏡都沒關係。」   「那妳就去用啊!」不耐地一吼,黃泉掉頭就走。   莫名其妙!羅喉的臉皮是平的還是皺的關他什麼事啊?他根本是個妖怪好不好?明明就是侏儸紀時代的人,那張臉居然比自己、才沒有,是跟自己差不多的模樣,妖怪還不足以形容,根本就是見鬼了!   黃泉在一面銅鏡前停了下來,緊擰著眉看著鏡中的自己,不著痕跡地先左右環視一圈,確定週遭都沒有人之後,他一步向前湊近鏡面,端詳著自己這張淨白雪潤的臉龐。   白皙透亮的水嫩膚質,所有女人見了都想掄牆吞劍投海自殺去的水鐺鐺,想當初他因為這張比女娃兒還要嬌嬈的臉蛋老是被當作未成年就出來混幫派,不然就是砍人時老遇到對方臨死也要向他告白的鳥事,氣的他乾脆面具一蒙斷絕所有濫桃花的騷擾……該不會羅喉這傢伙之前老愛戴著黑面具也是這個原因?   就憑他?誰會騷擾一個冰河時期跟長毛象一樣的老芋仔?哇哈哈哈哈!黃泉叉腰狂笑不到三秒鐘,又板起臉來瞪著鏡中的自己。他才不信,他會輸給羅喉?! ☆   夜深人靜,今夜的天都透著一股詭譎的氣氛,一條人影無聲無息地竄入武君寢室,清風飄揚起簾幕如袂,羅喉輕瞥了一眼層層如浪的垂簾,唇角勾起一抹淡笑。   燭火熄滅的時候,靜悄悄、悄悄靜,連呼吸都能聽見換氣聲音那樣的安靜。躲在暗處的黃泉不禁鎖起了眉:這人睡覺是死掉了是不是?完全沒有聲音也太詭異?   黃泉摸黑來到床邊,似乎沒有意識到半夜摸上別人的床(而且還是武君的床)無疑是一種主動熱情的邀請(黃:你肉文看太多了吧!/筋)   當他伸手碰觸到攤平的錦被時,卻發現床上根本沒人,隨即眉頭一緊,暗忖不妙同時,他整個人已經被翻了個身瞬間平躺在床上(曼+眾:吼嘎嘎嘎!)   「你!」黃泉瞪大了眼,平時只有一條線的眼睛頓時瞠成三條線寬度,可見其授精、咳,受驚之程度(黃:夠了!)   「黃泉,吾該探測你登堂入室的原因嗎?」昏暗的內室,只有柔和的月光自窗外斜射而入,落映在床褟上交疊(嗄!)的人影身上,更顯曖昧的氣氛。   「我、我是來看你死了沒!」   「吾很好,感謝你的關心。」   「關、關心個鬼!我要走了!」黃泉欲起身,羅喉一伸手貼在他肩頭,又把他壓回床上,臉上掛的微笑是足以讓黃泉雞母皮狠狠爬滿身的挑逗(黃:靠!我要吐了!)   「黃泉,你以為吾的床是可以隨意來去的嗎?」   「所以我現在要走了。」黃泉幾乎是彈起來的,可下一秒他又躺下去了。   「我有說你可以走嗎?」這會羅喉不但兩手撐在他身側,整個人都跟著壓上來了。   這人怎麼這麼難相處……一"一   「既然你來了,吾就賜你一項特權。」   「我對你的特權沒興趣。」黃泉終於想起來應該要先掙扎爬起身這件事。   「你潛進吾的寢室,不就是為了想知道吾在房裡做什麼嗎?」   黃泉立刻湊近他,左邊看看右邊瞧瞧,隨即瞇著眼睛瞪著他:   「難不成你也會自己上?我看你上我的時候還蠻熟練的,該不會常常自己來吧?」黃泉,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正解:難不成你也會自己上髮捲?我看你幫我上髮捲還蠻熟練的,該不會常常自己練習吧?)   「有些事是講天份的。」武君您跟他認真什麼……   「哈哈哈,武君羅喉會上髮捲,這件事傳出去會讓世人笑掉大牙吧!」黃泉似乎忘了髮捲是捲在自己頭上的……   「吾會的事你不知道的還很多。」大手攀上笑的不知死活那張粉臉,黃泉終於感覺到氣氛不對勁了!   「這項特權,吾只用在你身上。」武君笑了,我們也笑了~   「!」黃泉詫異的時間只有半秒,瞬間,他已經失去本來就沒有的主控權(黃:吼~什麼碗糕權啊啊!)正所謂自動送上嘴的嫩豆腐,不吃的是白癡!英明偉大的武君豈有輕易放過他的道理!武君威武!武君萬歲(黃:吵死了!)   「你的皮膚很細緻,做起來應該很順手。」   ⊙⊙   「我很久沒幫別人做了,這項殊榮,吾賜給你。」   「不用了謝謝再見!」   「你以為你拒絕的了?」   「啊)))))))」   那夜天都透著詭譎迷離的氛圍,不時有叫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從武君寢宮內傳來,彷彿塔樓外的深海澎湃,拍打著激情的浪花。   「我、我不要!」   「放輕鬆,你太緊張了。」   「不要!放開我!」   「果然很緊……」   「啊啊!好痛!」   「才剛開始呢。」   「唔,那裡……不要了……」   「不行,這裡也要。」   「馬的!好痛啊!」   「馬上就好了。」   「●」   「乖,不要說髒話。」 門外--   「噢我可以死了~」曼睩抱著秋風痛哭流涕。   「我懂!我完全懂!」秋風抱著曼睩內牛滿面。   「虛蟜、不、懂?」虛蟜一臉好困惑。   「嗚~武君我不怕痛啊~」冷吹血搥胸頓足。   忽地!   「碰!」一聲巨響門被踹開,四個人同時往四個方向彈開,瞠眼錯愕地望著突如其來破門而出的黃泉,不約而同心想:死!我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bb   誰知黃泉根本沒有理他們,以手遮臉咻地逃離無蹤,眾人面面相覷,一時反應不過來?   「妹妹妳有看到嗎?黃泉耳朵好紅。」秋風果然好眼力。   「有!他衣服上還有白白的痕跡。」曼睩果然也不輸她。   「虛蟜、沒、看到?」虛蟜依然處在狀況外。   「武君~T口T~」冷吹血心碎鳥無痕~ 武君寢室--   「吹彈得破的緊緻細嫩,果然是月族得天獨厚的恩賜。」   武君使用過後(?)相當滿意,唯一可惜的是黃泉實在太不配合,不然應該會更有情趣(黃:不要再讓別人誤會了→來不及了!)   而在另一間房內的床上,有人自暴自棄的用被子將自己捆成壽司捲,隱隱可以聽見從被子裡傳來咬牙切齒的低吼:   「拎北再也不要給你挽面了,好痛!!>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