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黃泉的秘密

  其實,對於這位一踏進天都大門就成為首席戰將的狠角色,天都上下沒有人對他不好奇,尤其是君曼睩(黃:妳離我遠一點!╬)   「武君,曼睩好苦惱。」曼睩用好傻好天真的清純眼神坐在台階上兩眼汪汪地看著寶座上的武君。   「為何苦惱?」儼然就是把她當曾曾曾孫女(羅:差距一定要這麼大嗎?)寵的武君,對曼睩向來是有求必應比土地公還靈。   「因為我卡文了……」   「嗯?」   「我是說,因為曼睩想不透呀。」   「什麼事?」   「有關黃泉的事。」   「哦?」看見武君微挑眉,眼中閃出微妙的光芒,她就知道只要是有關黃泉的事,武君的興趣比誰都高啦!曼睩立刻爬上寶座,雙手合十兩眼發光地說:   「武君,您不覺得很奇怪嗎?黃泉每次都比大家早回房休息,可是每天都比大家晚出現,而且眼睛瞇成一條線簡直就像沒睡飽,雖然他有睜開眼跟沒睜開眼本來就看不出來啦(黃:阿砸~)真想不透他在房間裡到底在忙什麼?爲什麼會累成那樣?」   「妳很好奇?」   曼睩猛點頭。其實我知道是武君您也好奇,但因為您是武君所以不好意思表現您的好奇,所以由我來替您發出您的好奇,曼睩有沒有就甘心呀?>▽<   「嗯。」武君這聲嗯,曼睩就知道一切搞定了! ☆   偷窺怎能是一代梟雄的作為?雖然武君一點都不承認第一次見黃泉跟玉刀爵相殺當時他站在高崖觀看的行為就是偷窺。武君行事,誰有異議?武君永遠是對的!武君英明!武君偉大!武君萬歲!   所以,羅喉在黃泉房門前只遲疑了半秒,然後就將長腿一提,直接踹門而入!   那一霎那,畫面定格了,空氣凝滯了,天地都不存在了,世間彷彿只剩他們兩人對視著,交錯的眼神像流星劃破夜空炸燃出一道燦爛的火花……   如此驚心動魄扣人心弦的畫面真是太浪漫太唯美太夢幻,別說躲在暗處的曼睩都要淌下不枉此生的滿足淚水,相信所有天都子民(加上螢幕前的你跟我)也跟著含淚微笑握拳泣喊活著真好!   正所謂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腐物當中,見腐就收急萌勇退才是最高境界!不如就此打上本篇完吧(雞蛋番茄四面八方而來~)   先來看我們偉大的武君,一向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沉著冷靜,何時能見到武君神色乍變,白皙俊容忽青忽紅宛如跳電的轉吧七彩霓虹燈?   再看臉色沒比武君好看到哪去的黃泉,只見他端坐在梳妝台前(嗄!)兩手還停格在耳側,細緻修長的指尖掐著綠色圓形狀物卡在頭髮上,沿著他頭型一圈都鑲滿了那樣的物品,乍看之下宛如波提甜甜圈戴在頭上……   形容的不夠仔細嗎?好吧!簡單明瞭說明白點,就是--   黃泉正在上˙髮˙捲!   倏地!   「拎老師沒教你進人家房間要先敲門嘛!!!」波提甜甜泉瞬間化身河東蠟筆奶油獅吼過去,只差沒一個飛踢直接把他給轟出去。   惱羞成怒、怒不可抑!黃泉頂著髮捲從椅子上跳起來,立刻操起銀槍就要砍人。   可咱們英明偉大的武君什麼大場面沒見過?區區髮捲怎威脅的了他(羅:噗,吾快內傷了>▽<)只見他伸手便握住槍柄,壓抑著上揚的顫動唇角,努力維持著正常語調啟口:   「這樣好睡嗎?」   「就不能側睡啊…………我幹嘛認真回答你!死來!」使勁抽回槍身又要劈了過去。   「不如吾送你一個有厚度的額箍,如此至少你可以趴睡,還有空間可以呼吸。」武君您真是就甘心的啦~   「說的也是,仰睡睡久了腰還蠻酸的…………我去你的,拎北要怎麼睡關你屁事啊!」   羅喉握住槍柄的手忽地朝內一扯,黃泉就這麼連槍帶人地撞進他懷裡(曼+眾:噢嗚!p≧▽≦q/黃:等等,到底有多少人卡在我門外?)他羞惱地仰起上滿髮捲的腦袋正要開吼,卻見羅喉勾起一抹意境深長的詭異淺笑。   「你要怎麼睡,確實是關係著我的事。」   啥啥啥啥啥意思?說點人聽的懂的白話吧!黃泉一張有如未成年的粉臉炸的通紅,雖然不是很明白這傢伙幹嘛對自己擺出跟曼睩一樣癡漢般的猥瑣淫笑(曼:討厭,人家哪有!)但他更不明白的是自己又是在臉紅個什麼勁啊啊啊!   「以後你大可不必自己上髮捲。」   「你不知道這是很耗時間和功夫的,每個捲度要捲的恰到好處,位置也要維持一定的高度,才不會一不小心就變成燙壞頭髮的歐巴桑,最重要的是每天早上醒來拆掉髮捲的技巧,不但要小心不能破壞捲度,還要噴上不論到哪裡去定孤枝都不會變形的強力定型液,總之說了一堆你也不會懂啦!」那我跟他說這一堆又是為了什麼?   正當黃泉自我唾棄的時候,羅喉沉而悅耳的聲音徐徐竄入他耳裡。   「這樣的小事,吾可以代勞。」   ⊙⊙你說什麼?!(曼+眾:您說什麼?!)   「吾相信吾可以幫你節省很多時間。」   ⊙⊙你你你!!!(曼+眾:您您您!!!)   「你上髮捲的樣子,很可愛。」   ⊙⊙   曼+眾:噢,我(們)可以死了~~~   天都萌典又添一頁銷魂史…… ☆   「我家大哥啊,每天都會幫絕塵哥哥上電棒捲哦。」   「噢,太浪漫了。」   「還會幫絕塵哥哥挑染呢。」   「哦,好賢慧哦。」   「他總是說,像我手這麼巧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笨手笨腳的朋友。」   「唉喲,絕塵哥哥手巧的技術不是用在頭髮上啦。」   「妳果然是我的知己,我也是這麼告訴他。」   「不凡哥哥怎麼說?」   「他說……哦呵呵~」   「姐姐不要自己偷笑,人家也要聽。」   「他說……絕塵的技術我清楚就好。」   「呀))))))))」   漠:為什麼會扯到我們?   御:像我這麼正直的哥哥,怎麼會有這麼腐的妹妹? ※※※※※※ 當我第一眼看見黃泉的造型時,他上髮捲的畫面就出現了(黃:阿砸~) 怎麼會那麼好笑,我是說,可愛呀p>▽<q 漠御亂入純粹是我私心的愛呀(羞奔跑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