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心動的感覺

  黃泉可以理解為什麼羅喉老是喜歡跑到天台傷春悲秋,有這種下屬他居然可以忍住沒跳樓果真是一代梟雄(冷:我討厭你T︿T)   黃泉不能理解的是,羅喉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天都眾民對他死心塌地?他想起那天天都來了個不受歡迎的客人,那人一踏進天都大殿就突然像哮喘發作一樣猛噴氣,整張臉脹紅的跟缺氧的黑猩猩沒兩樣……   什麼?你說黑猩猩臉紅是看不出來的?你這是在嘲笑我不知道黑猩猩臉很黑嗎?我告訴你!我不但知道黑猩猩臉紅的時候臉是黑的,我還知道牠就算上吐下瀉面無血色臉還是黑的,哼!   說到哪了?對!就是那隻黑猩猩、不是,他說他叫問天敵,那時候他一看見我就像吃到毒牡蠣一樣兩眼直瞪鼻孔狂搧。嘖!我都還沒嫌他幹嘛把大嘴鳥戴在頭上咧!   「沒想到武君手下居然有這樣的美人、我是說,戰將。讓吾好萌、我是說,好意外。」大嘴鳥、不是,問天敵的眼睛閃爍著讓黃泉直皺眉的光芒。   這廂黃泉才在覺得這隻大嘴鳥很礙眼同時,沒想到羅喉居然用好討厭的口吻回他一句:   「欣羨嗎?」   喂!你笑那麼爽是抽筋了嗎?說這種話會讓人家誤會的你知不知道……等等,爲什麼地上會有花瓣?該死,我是不是看到曼睩轉著圈圈飄走了?   「擁有這樣的砲、我是說,戰友,好過擁有這樣的敵人,武君,您是怎麼辦到的?」黃泉覺得大嘴鳥的臉不但快炸了,連口水都已經失控了。該不會是顏面神經失調吧?羅喉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朋友他真是一千萬個不明白。   武君看著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意淫(咳)一千萬次的黃泉,不由得露出一抹足以稱之為溫柔的微笑。這下黃泉再遲鈍也感覺到這股不尋常的注視,讓他忍不住鼓起腮幫子瞪著他,可惜因為眼睛太小所以瞪起來絲毫沒有殺傷力(黃:你說啥小、我是說,誰小?!╬)   「吾之雙足踏出慾戰火,吾之雙手緊握高潮毀滅,吾名˙羅喉。」   對!就是這樣(怎樣?)這樣就夠了(是怎樣?→這是黃泉的怒吼。)一句經典台詞,更勝千言萬語,何況是如此威猛霸氣的代表詩句,完全道盡了武君偉大之處(黃:你們是收他多少錢?)   黃泉悻悻然地離去,渾然不覺在他身後已經是花海一片。他就是不懂,羅喉到底是哪裡了不起?憑什麼讓大家追隨崇拜(羅:吾了不起的地方很快會讓你知道。)   就連天下瘋刀那個殺千刀的主席都來送情書(?)我看你收的很爽嘛!還故意問我有什麼意見?啐!我不是告訴你了嗎,那傢伙的眼神不對,根本不是真心來告白的吧?不然你笑那麼猥褻是怎樣?不要以為我看不出其實你很得意!   什麼?吃醋?是誰說的?我先捅他個七七四十九洞!拎北連糖跟鹽都分不清楚,最好知道什麼叫做醋!哼!   他承認他有一點不爽,但是他絕對不承認他不爽的原因是因為羅喉,所以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在不爽什麼?這麼深奧的問題,自然需要理性客觀、膀胱、咳,旁觀者清的第三者來為他解惑!   曼睩:泉泉來,讓姐姐來告訴你這種心情叫什麼!(招手)   黃泉:一"一爲什麼是妳?還有,妳剛剛叫我什麼?╬(磨拳擦槍ing)   楓岫主人將她送進天都時有交代,一定要擅用她的智慧(?)來改變羅喉,這一點曼睩絕對是發揮的淋漓盡致,想當初她可是連無心介紹雅少給她認識時都能開花(無心:原來妳那時一直叫我跟雅少去散步是別有居心T口T/曼:其實我覺得一劍知阿北比較適合你啦p≧▽≦q)所以這個任務對她來說根本就是正中下懷、她是說,秤心如意,總之就是,這個神聖的使命捨她其誰!   黃泉完全不明白曼睩到底在興奮什麼(曼:那不重要,你只要聽我的話就對了!)雖然不知道曼睩到底想搞什麼名堂,不過她既然說武君一定能給他答案,黃泉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直接上塔樓天台去堵人。   結果他都還沒開口,羅喉就先丟給他一句:   「吾沒傳喚你。」   傳傳傳、傳你個大頭鬼!你把老子當成你底下的人使喚了是吧?我都還沒問候你怎麼還不快跳樓裝憂鬱個屁咧!   「我可不想追隨一個無聊的君主。」黃泉絕對不知道自己拗著性子說出這句話的神情有多麼沒天理的可愛,更不知道羅喉聞言之後露出的微笑是多麼沒天良的寵膩。(黃:……)   「我不明白,得到假意的讚服你就滿足了?」黃泉哼著氣說。   「能讓吾滿足的絕對不是這個。」不知怎地?羅喉的回答讓他抖了(曼:呀!武君你好直接≧▽≦)   「你給了刀無極機會,還那麼重視那滄什麼平的醜臉(滄:喂!沒禮貌!)又允許千葉傳奇投順你,我看你胃口很大很不挑食嘛!」酸酸酸,酸到牙疼了。   「那名叫千葉的人,比刀無極年輕有趣多了。」   「那又如何?」有比我年輕比我有趣嗎…………靠!我在想什麼?   「不同的角色,要有不同的待遇。以後,你也會體會這箇中樂趣。」羅喉這句話,又讓黃泉抖很大(曼:呀!武君你好壞≧▽≦)   接下來的對話,可說是全面失控!   「你認為,攻君的價值在哪裡?」羅喉問他。   「床上!」別以為我會被考倒,曼睩臨時惡補我可是都有聽沒有懂,我是說,雖然我不是很明白她是在興奮個什麼意思?至少你現在問的鬼名堂我都有在她那邊聽過。 「受君的價值呢?」欣賞他生動的表情變化簡直就是一種享受,羅喉根本就樂在其中。 「嗯?」幹嘛問我受君?不然我看起來很受嗎?   「要反攻吾嗎,吾等你回答這個問題。」   「受君的價值,在同人溺愛與讚嘆的眼神。」爲什麼我要這麼認真的回答他?(曼:因為你慢慢抓到FU了,就說你有潛力呀孩子!)   「為何同人會對受君,投以溺愛的眼光?」   「因為小宇宙爆炸的腐女需要拯救。」曼睩我恨妳…… 「什麼時候,攻受的結合謂之王道?」   「吼~露出你的真面目吧羅喉,你才是真正的腐男啦!」黃泉忍無可忍怒吼。   「吾的問題,你可以繼續思考。」   「思考個大頭!你把我惹毛了,我絕不保證天都的安寧。」   「呵,就等你。」   等、等等,等什麼鬼啊啊?羅喉你給我說清楚! ☆   「當初是他親口告訴我武君不愛女人的呢!」   「我就知道他根本就是個主動誘受啊啊啊!」   「我還故意試探他說,武君對女人沒興趣,難道對男人有興趣?」   「他怎麼說他怎麼說?」   「他說……妳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   「嘎嘎嘎!爆啦爆啦!」   「更爆的還不只這樣。」   「姐姐妳好討厭,都不一次說完……」   「他說啊……」   「說什麼說什麼?」   「哦呵……」   「姐姐妳不要吊人家胃口啦。」   「他說……如果要讓武君上天堂,一次就要成功。」   「呀))))))))」   廂房內,秋風和曼睩兩姊妹爆炸的小花幾乎撼動了整座天都,房門外的黃泉早已經磨槍霍霍準備踹門進去砍人。   「不要拉我!」黃泉兩手揮舞著銀槍,兩腳宛如漩渦輪瘋狂轉動,卻怎麼也跨不出步伐。   羅喉一手後托於背,一手拎住他的後衣領,面露微笑地說:   「別打擾她們姊妹談心。」   談你個芋仔番薯心啦!她們再談下去就要改成限制級了吧?(忌:不要逼我\\)   「呵。」   羅喉這聲高深莫測的呵,讓黃泉的哆嗦從腳底板直竄上天靈蓋。爲什麼自己會變成眾人意淫的對象他真的是一千萬個不明白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