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運的邂逅

  無奈一嘆,冷吹血將雙手後托於背,側身面向大殿那扇結滿蜘蛛網的氣窗,幽幽釋出一道長長的嘆息,將他的悲憤、他的壓抑、他無可訴說的痛楚,全都醞釀在他糾結的眉間……   「內心戲不需要演這麼久,請直接進入主題謝謝!」不知何時曼睩已經坐在小板凳上備好紙筆,對他的內心戲顯然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嘖!是誰剛剛一直催我快說的?不知道氣氛是需要營造的嘛! ☆   冷吹血眾將領命與天下封刀展開廝殺,誰知半途殺出個程咬金,害他們現在全部在天都大殿上跪算盤抽皮鞭滴蠟燭捆童軍繩兼灌……停!   天都大殿之上,武君羅喉冷曈凜睨著眾將,沉聲一問:   「為何撤回?」   「請武君降罪。」冷吹血戰戰兢兢回道:「吾等本是勢如破竹,擊破玉刀爵,打飛天下封刀等雜碎,末將更是謹記武君囑咐,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砍一雙,殺他們個片甲不留,相信武君絕對能接收到吾一片赤誠之心、誓死追隨、有武君的地方就有我,吾的目光再也容不下任何人,武君就是我的天……」   「再來呢?」武君冷淡地啟口,完全不受他自我陶醉的影響,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武君羅喉,對於此類的告白從上古時代聽到現在早已練就小宇宙爆炸於前不為所動的冷靜泰然,就算冷吹血在他面前裸奔跳求偶舞他也會當作是中風的食蟻獸在復建(冷:武君T口T)   「咳,再來就是……出現了一名手持淫槍,我是說,銀槍的長髮男子打散了天下封刀的戰圈。」   武君輕輕一聲「哦」,似乎對他口中這名不速之客有了興趣。   「他為何助你?」   「吾不知。」冷吹血真的不知道那傢伙是哪裡出來亂的,但當他聽見武君接下來對他說:   「找出這個人。」   那瞬間,他聽見自己的心嗶嗶啵啵地碎了…… ☆   「嗚嗚,早知道就不要告訴武君那個人擋路,也不要告訴武君那個人功夫很厲害,更不要告訴武君那個人長的很可愛。」冷吹血捻著蓮花指抽抽咽咽地向曼睩哭訴。   「因為他是武君啊。」雖然這個回答有點不知所云,但很顯然地,曼睩只是在敷衍他。   ☆   高崖之上,一抹傲世凜然的身影,漫不在乎地冷睇著玉刀爵眾兵。刀利槍冷,肅殺氣氛籠罩周圍。   「唯有淨白的雪,能掩去污穢的血跡。」   「為何不出招?」通常先問這種話的人,便注定了失敗。論年紀玉刀爵吃過的鹽起碼比他吃過的飯還多,口出此言只能說這位阿北窮其一生也只能爬到副主席之位,真是不勝唏噓(玉:夠了!╬) 「一招,便是結束。」套句周董名言,這才叫做屌!時代果然不一樣了,玉阿北不禁感嘆自己從未有過的風光時代已然逝去(玉:那個從未有過是怎樣?)轉手極招便出!   而在高峰之上,羅喉雙眼緊盯戰局。銳利的血眸注視著那道俐落身影,嘴裡還不時發出耐人尋味的嗯嗯聲……   極招交會,只見銀槍刺中玉刀爵胸口,黃泉彷若冷笑道:   「一招,我從無戲言。」   說實在的,黃泉那氣勢、那恣傲、那嬌態(黃:喂!)讓高高在上偷窺、不,是明目張膽觀看的羅喉忍不住讚嘆,眼中更現欣悅(這是黃大親口說的。)使得原本將黃泉團團圍住的四大名流隨即察覺氣氛不對。   「是羅喉!」四大名流二話不說,扛起受傷的玉阿北就跑(喂~)   「多事者。」看來某人偷窺的太招搖,惹人不快了。   睥睨天下的武君,傲視群倫的戰神,首度會面。霎時,天崩地裂、山毀海嘯(這也是黃大親口說的!)其壯烈震撼之威有如彗星撞地球,天雷勾動地火,乾柴爆炸了烈火,豈只一發不可收拾,簡直就是一拍即合、一見鍾情、一石二鳥(?)一拜天地廢話少說直接送進洞房去(黃大:沒我是這樣說的嗎?)   「久仰。」黃泉冷冷的說,沒想到--   「你知道我是誰?」有人眼睛為之一亮。   「引爆戰火的怒神,羅喉威名,誰能不識?」   就是這種神態、這股不屑、這般傲氣,挑逗、我是說,挑撥(有差嗎)武君千年來心如止水的漣漪,讓武君不自覺地對他露出讚賞地微笑……(黃:靠!我起雞母皮了!)   「你是何人?」   「來自無間之身,唯有黃泉為名。」   「黃泉,嗯……」這聲匪夷所思的嗯,又讓黃泉加冷損了。尤其接下來又聽見他說:   「我欣賞你……」的膽魄,不過後面這三個字可以省下來了。   「你是專程來稱讚我的嗎?」黃泉有一種遇到怪叔叔的抽搐感。   「錯!吾是專程來把你的!」   黃泉:⊙⊙   「歸順天都,你有絕對的資格,讓我允許你跪在我的身前……」   黃泉:⊙⊙點點點又是什麼?   「我對那個沒興趣!」那個又是哪個?   羅喉自信一笑:「剛才一笑,無法令你動搖嗎?」如果你知道爲要見到吾之笑顏是多麼難得可貴之事,想必你絕不會擺臉色給我看,不過唸在你板起臉來有另一種風情,吾就赦免你的無禮。   「哈,笑話!」 「我看見你眼藏熾熱光芒,我看見你手握巨大能量,不甘寂寞的武者,你還不知道嗎?黃泉,你和我,都是同一種人。」   黃泉:同一種人又是哪種人啦?吼)))))) ☆   「嘎嘎嘎嘎嘎嘎嘎!」聽到這裡,曼睩已經爆炸了。   冷吹血雖然不知道曼睩到底在激動個什麼勁(曼:就說你不懂啦!>▽<)不過他還是很悲憤。   「難道我會比那個人差嗎?」冷吹血激動的抓住曼睩的手尖叫。   「你覺得魚子醬和醃醬菜聰明人會挑那一道來吃?」   冷吹血愣住了,他完全聽不懂曼睩這深奧的比喻(曼:你走開啦!不要干擾我開小花!) ☆   黃泉被武君把進天都(黃:並不是!)之後,冷吹血馬上被打入冷宮成為深宮怨婦頭號代言人。起因就是黃泉面對英明偉大的武君非旦不行禮,英明偉大的武君居然也由著他任性妄為!   「那是無能者乞憐的手段,吾不需要用這種手段證明自己。」黃泉用跩個二五八萬的口氣說,讓冷吹血當場暴走斥喝:   「無禮!」武君,你看、你看、你看他啦!(跺腳) 「你的目的不是追隨吾?」是的,武君正在看,而且還看的很滿意(冷:武君T口T)   「吾的目的是超越,吾的前方不能站上他人,縱然是你,總有一天,吾會坐在你的位置,屆時,吾會赦你免禮,讓你保留一絲尊嚴。」   不知道為什麼,當黃泉說完這段話的時候,武君笑的十分愉悅。   「呵呵,你有很強的鬥爭意識。」想反攻我?吾欣賞你的勇氣。   「鬥爭是進步的開端,唯有不停的征戰,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你就不要真的讓我攻到你,我一定要你跪在我身前爲我點點點(咳,所以你現在知道點點點是什麼了?/黃:囉唆!)   「你想要怎樣的位置?」武君跟他打迷糊仗似乎打上癮了。在天都之內,根本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例如現在一臉霧煞煞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的冷吹血,真是枯燥無趣啊(冷:武君T口T)   「我的前方只能有你,那個人,不夠資格站在你的身後!」   熊熊被點到名的冷吹血嚇了一跳:等等!他現在的意思是他目前還不能攻武君所以要攻我嗎?不!我生為武君的人,死是武君的鬼!烈女(?)怎能事二夫?我不能因為終於有人看上我就感到竊喜(黃:你想太多了!)   「你以為你能夠取代吾?」對!要冷靜!要堅強!要先拒絕對方好抬高自己的身價和行情!唔,我的心跳的好快……   「羅喉,你說呢?」可惡,你這沒禮貌的傢伙,羅喉是你可以叫的嗎?   「吾只接受強者,提出證明,證明你有資格。」武君,你應該先責備他的失禮才對吧!他才剛過門(?)就給我這個大房(誰?)下馬威您是不是應該先評評理呀!   「當然!」靠靠靠!傲嬌個什麼勁啊!下巴抬那麼高是要勾引誰啊?(黃:你說咧!))士可殺不可辱!老娘(?)跟你拼啦! ☆   拼個頭!   曼睩用膝蓋想也知道結果,完全無視冷吹血龜在黑暗的角落咬手帕畫圈圈,只見她笑的花枝亂顫:   「呵呵,反攻這條路是非常艱辛的哦。」   不知處的黃泉冷不妨地打了個哈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