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18

  然後整個下午伊昊就陪著他耗在美髮院,從頭到尾一直坐在旁邊瞪著那名看起來就是個色胚的美髮師。   我說小人妖,再怎麼樣我現在是你的男人了,你一定要跟人家談笑風生兼放電只差沒直接跟對方說你的手機號碼嗎?   不爽,不爽到極點!但是凌皓只要眼神一飄過來,他的臉部神經就會自動堆起超燦爛的笑容以示他是多麼從容自在完全沒有不耐煩的意思……為什麼他會變這麼弱他真是一萬個不明白?   終於等到SADO完畢,那色胚、我是說,美髮師終於行動了。他幾乎是貼在凌皓耳邊親暱的啟口:「晚上有空嗎?」   還沒等伊昊站起來噴火,凌皓已經笑吟吟的回答他:「晚上我要去我男朋友家過夜耶。」   聽到沒有你這個小色魔,晚上他可是要來我家過……⊙⊙什麼?晚上?過夜?今天晚上嗎?你是說看完恐怖電影之後嗎?啊啊啊,我房間很亂還沒整理,我跟阿母借的A書還在床上,阿母特調的潤滑油不知道做好了沒……嘎嘎嘎,我好高興,我是說,好緊張啊啊啊!   凌皓一別過頭就看見伊昊一下驚慌一下傻笑的蠢臉,忍不住往他的臉巴下去……   ※   夜深,野狼125在自家門前熄了火,凌皓脫下安全帽仰頭看著這幢三層樓高的獨棟洋房,笑了出來。   「很好啊,比我家大三倍。」   「那是因為我家人口少。這麼晚了我老爸老媽都睡了,我們小聲點。」其實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很緊張,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帶女,咳、男朋友回家。   將他的寶貝野狼牽進一樓停車室,然後偷偷摸摸地爬上樓,二樓是兩廳一室的主要活動地區,包括了客廳飯廳和主臥房,平常時兩老也不會上三樓去打擾他,除了老媽需要上三樓書房看A書以外。三樓主要就是書房、儲藏室和他的房間,所以也算很有私人空間。   「我喜歡你家。」凌皓邊爬樓梯邊說。   那就搬來啊!伊昊差點脫口而出。在自己房門口停了下來,他轉身,有點尷尬的對他說:「你可不可以等我兩分、不,一分鐘就好?」   「我跟你一起整理不是更好?」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很賢慧的。   「不要啦,真的很亂。」而且我不想讓你看到那些書啦,尤其是那本愛在菊花盛開時,雖然我已經翻爛了,但是每天晚上依然像聖經一樣虔誠的奉讀……   「怎樣?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敢讓我知道?」又青他。   「沒有、哪有啦,哈哈!」後,你不要每次都來這招啦!這樣會顯得我很弱……   「那就讓我進去啊。」凌皓直接伸手將門把一轉,伊昊完全沒有制止他的機會。   「你都不鎖門的哦?」凌皓就這麼像走自家門一樣大方的踏進他的房。   伊昊一嚇,趕緊跟了進去,將門帶上之後就衝到床上把所有的書全都掃進床頭櫃裡,但還是落了好幾本到地上去。   「你也喜歡看這個哦?」凌皓蹲下身撿起一本,絲毫不以為意的說了一句當場讓他僵住的話:「這本我看過了。」   啥?!伊昊愣愕的轉過頭看著他。只見他悠哉地環視著雖然稍顯凌亂但還是十分具有風格的房間。   「符魯的妹妹是腐女啊,而且她就叫做符釹(嗄!不是吧?)是個很自然很可愛的女生,跟符釹相處比跟符魯有趣多了,她借給我好多書看,有些寫的還不錯呀。」(更多腐女姐姐在命中注定之攻受自有天意→置入行銷AGAIN/毆) ○□○我又輸了……   「你也收集模型哦?原來你是個宅男。」凌皓在他的玻璃儲藏櫃前停了下來,笑道。   伊昊趕緊回神,跳到他身後去。   「你有看過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的宅男嗎?」一把將他的身子扳過來,伊昊擰著眉看著他,問出他放在心裡有點在意的事:   「你跟那個小白臉……做過沒?」   凌皓眨了眨眼,雙手一環勾住他的脖子,笑的野魅又危險。   「現在要算總帳嗎?」   「沒、沒有啊。」你這樣勾引我又挑釁我我很難做表情啦!   「我沒跟他做過,而且我做過的男朋友數的出來沒幾個。」   哦看不出來,我是說,是這樣哦?   「事實上,我討厭做愛,一點都不舒服。」凌皓推開他欲要轉身,可下一秒,他又被拉回伊昊懷裡,這會是牢牢被他定在他胸前。   「可是我想跟你做,而且我保證讓你舒服。」呼,怎麼這麼說一點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而且還有一種很爽的感覺?   凌皓看著他,彷若嘆息:「以後,不要再問我以前男朋友的事了好嗎?」   伊昊微怔,隨即點頭。他其實有點想跟他說對不起,是他疏忽了,是他自己小鼻子小眼睛,而忘了對凌皓來說或許那都是不好的回憶。   凌皓微涼的手貼著他的臉,瑩亮的眼瞳閃著誘人的光。   「我不在乎做不做這件事,我只希望能有人真心對我,我甚至可以告訴你,截至目前為止,我還沒感受過做愛這件事的快樂,每次想到都是痛苦的,甚至是恐懼的,一點都不開心。」   「那有什麼問題?我負責讓你快樂!負責讓你忘記所有痛苦和恐懼,從今以後你只要記住我給你的感受就好了。」原來瓊瑤戲不是刻意撒狗血,而是到了必要關頭的真情流露啊啊!我想從今天起,我可以改名叫做徐志昊了,哦我的凌小曼……   「嗯,我也想……想感受你給我的,我相信一定不一樣……」凌小、咳,凌皓果真是殺遍攻君無敵手的頂級小受,一句話輕鬆愉快就讓他升國旗行童軍禮。   為了醞釀這一刻,已經等待了十幾章那般長久,終於到了可以用H來做完美結束的尾聲,怎叫伊昊不興奮?   一直以來,凌皓都比他主動、比他直接、比他熟練(?)其實他有點不服氣,身為一個鋼鐵男子漢,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讓他來?當然是要由自己帶領著他往那個叫做天堂的地方飛奔……   所以,原本是凌皓環著他的脖子,湊向前吻住他的嘴,吻的他頭重腳輕神魂顛倒時,殘存的理智死命鑽進他狹小的腦容量(伊:給拎杯形容帥一點行不行?)於是伊昊扶住他的腰轉了半圈,向前一頃,雙雙就這麼一上一下地跌進他的大床裡。   被他壓在身下的凌皓掀起眼簾,澄亮的水眸裡漾著明顯動情的燦光,看的伊昊有一點心臟無力的感覺,但是他要ㄍㄧㄥ住,謹記著阿母的敦敦教誨,他要使出絕妙好舌就先讓他高潮求饒抱住自己大腿喊還要!   修長的指頭輕壓在他濕潤的唇片上,伊昊盪著笑意的眼睛有著無法理解的自信,他很帥的低著聲音對他說:   「你什麼都不用做,交給我。」標準H台詞之一。但是,有點熟?   「這個時候,你只要負責呻吟就夠了。」標準H台詞之二。喂喂!這樣人家會認為我在混字數!   「你之前也是這麼說。」凌皓笑了起來。   伊昊一怔,皺眉:「說過了?」   凌皓笑的誘惑十足,纖細的手往下滑到他的下腹,隔著牛仔褲,撫上那處隆起,在他倒吸一口氣同時更往裡滑一些,膩著嗓音貼近他的嘴邊說出也很熟的台詞:   「這裡……會很舒服哦……」   哦COME ON就是那裡……MORE……再來,OH,YES……個屁啊!伊昊猛地拽住他的手,俊臉翻紅耳根發燙,忍不住低吼:   「不准你動手!」   凌皓眼眉一挑,呼出的氣息都像春藥一樣讓他頭昏眼茫:「怎樣?你想把我綁起來嗎?」   靠!這主意真他媽的讚啦!只見伊昊眼露淫光,馬上嘿嘿賤笑。輕咬了下他俏挺的鼻尖,瞇起眼說:   「是你自己說的哦!」   不過臨時也不知道拿什麼來綁他,所以他直接把丟在床上的阿公四角褲纏住他的手腕。凌皓沒好氣的瞪他:   「你用內褲綁我?」   「這是乾淨的啦!」   這不是重點吧?凌皓輕而易舉的就可以把手縮回來了,不然他是綁心酸的嗎?   「小皓皓,你就配合一點嘛!」伊昊捏捏他的臉。凌皓臉一紅,別過臉去叫道:   「我、我不喜歡被綁起來。」   「好啊,那你就抱著我。」   抱著我,感受我,什麼都不要想,只許想著我,只許看著我,只許叫我!哦天堂啊,我們來了! ※※※   還是得拖到下一章(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