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天堂沒有黑天使1

  一個人佇立在東京街頭,霓虹燈閃、人來人往,他卻彷若與世隔絕。望著不斷從天空降下的雪花,凍的他連呼吸都快麻痺。   原來,這才是冬天。   『為什麼突然想一個人去日本?』父親這麼問他。連大哥也意圖阻止他的決定:『是啊!要去也不是現在去吧?你知道現在日本有多冷嗎?你根本不會照顧自己。』   他什麼話都沒說,也不想說。想去一個陌生的地方,不管是不是日本都沒關係,他只想一個人出去透透氣,去一個沒有心機、沒有械鬥、沒有競爭的地方,或許他應該去鄉下、或是任何一個落後的國家吧。   他一個人站在熱鬧的東京街頭,拉高了立領的風衣,一片雪花飄到他手背上,他緩緩仰高了腦袋望向夜空,看見耶誕樹梢飛舞著點點白花,那瞬間,他找到了來日本的理由,原來,他只是想要看雪而已……   還有三天就是耶誕節,他卻選擇在團圓的節日前離家。大哥對他的任性極度不諒解,這個時候全世界都在放假,他不懂飛龍為什麼堅持要在這個時候離開?他被念煩了,只對大哥說:我想獨立!大哥卻給他冷諷的一笑:等你二十歲再說吧!   他才不懂為什麼大哥對他的敵意這麼深?從小,大哥就處處跟他作對。他越長大,越得父親的寵,大哥對他的態度就越不耐!但他知道,大哥對他的厭惡都不是真的。只是他不明白,大哥明明就關心他,為什麼要假裝討厭自己?   不過,這些他都可以拋到腦後去了!現在他在日本,一個人在日本,不是香港黑幫養尊處優的小少爺,而是一個平凡的旅客,獨自站在下著雪的東京享受自由的呼吸。   平凡!自由!他真愛這字眼!但,偏偏就是有人硬是破壞他的好心情!   一個異鄉人、還是個過分漂亮的美少年,獨身站在街頭望天傻笑實在是太過引人注意也太過危險,少年絲毫不覺自己落單的美麗,更不知自己引來多少驚艷的側目。   飛龍擰起漂亮的眉,出其不意的轉身,犀冷的眼神直接射向不及防備閃躲的後方兩名跟隨者。   「呃?!」對方顯然被他一嚇,兩人頓時有些呆滯,連想假裝蹲下身去綁鞋帶都來不及。   「是大哥派你們來的對不對?」開門見山的說。父親向來是說到做到的人,既然答應給他一段假期到日本,就不會過度干涉,儘管在香港他早已派人打理好飛龍到日本的一切瑣事。只有大哥才會派人盯著自己的行蹤,在大哥眼中,他就是個處處需要人保護的孩子。   「不……是,少爺,堂主只是擔心你的安危。」還敢狡辯!   飛龍臉上的表情比飄落的雪花還要冷,他耐著性子啟口:「你們走吧!不要再跟著我了。」   「可是……」   「這裡不是香港,我不想在這裡鬧事。」   兩人下意識就是往後退了一步。要知道飛龍少爺年紀輕歸輕,手腳功夫卻是組織內屬一屬二的高手。不過現在他們人可是踏在異國土地上,少爺他應該只是嚇嚇他們而已吧?   一輛加長型黑頭轎車行駛而過,在紅燈前停駐,墨黑的車窗緩緩降了下來,露出一雙如夜深黑的雙眸。   美麗的人他見多了,他自己就是一個!年輕絕俊的臉龐滿帶著強悍的霸氣、沉凜而無情,尤其是那雙銳利的眸子,車窗降下的霎那,那雙黑眸所映射出的凜凜瑞芒,遠比深空星子更為犀利。   他是麻見隆一,日本商界的傳奇人物,兩年前他以非凡的手段撂倒日本商圈的老江湖們,一夕之間聲名大噪,短短兩年,黑白兩道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一個天生的商人、也是絕頂的獵人!   「少爺,我們保證不會打擾您……」   「可是你們已經壞了我的心情。」冷漠地打斷煩躁的聲音,再不走,他真的很想扁人。   「少爺……」   「離開!不要讓我在日本再見到你們。」   「可是……」   「聽不懂嗎?」飛龍已經失去耐心,大步一跨一把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領,嚇的另一人趕緊抓住飛龍的手臂急喊,路過旁人也驚愕的低呼出聲。   「飛龍少爺,我們只是聽命行事,也是很為難的……」   「大哥的話是命令,難道我的話就不是?」貼近他的臉,飛龍冰冷的氣息幾乎要凍結對方的呼吸:「要我再說一次嗎?」   這是什麼?街頭公然騷擾嗎?麻見優美的唇角扯開一道魅力十足的線條,煙霧瀰漫在他俊美的臉龐,他似乎是對那名動怒的美少年興致高昂。   「少爺,你知道堂主的脾氣,我們若這樣就回去,堂主不會原諒我們的。」可憐的兩個小囉嘍,幾乎快要下跪求饒。   「你們就說是我叫你們滾的!有事我負責!」   「可是……」   「我不要再聽到可是不可是!滾!」   「少……」   「要上車嗎?」低沉悅耳的磁性嗓音就這麼介入了一場街頭衝突。   飛龍微愕地轉過頭,只看見那輛加長型黑色轎車已經為他開了車門,車內西裝畢挺的邪俊男子正優雅的抽著菸。   那是麻見和飛龍的第一次邂逅,在初雪的東京,十七歲的少年,還沒被黑色污染過的澄澈眼神,交會了那雙世故的黑瞳,一雙不屬於人間的深沉雙眼,輕一碰觸,就交織了人生。 **********   秋仁飯請包涵\\因為我其實是麻見飛龍配,但他們兩人在某方面是很類似的,過於複雜過於沉重,兩個人放在一起大概會是非常黑暗而且壓力很大的故事。   可我實在不想不願(也不會)寫那麼灰色的故事,於是才另外發展出一段自我慰藉的青春往事。   也許天堂沒有黑天使裡的飛龍不是你我熟悉的飛龍,可我寧願如此相信他會走到現今的極端性格之前,絕對有著遺落的純真。而那個純真裡有著秋仁的影子,所以當他忘記那個自己的時候,他才會跟麻見一樣被現在的秋仁吸引。   那彷彿是我自己一直再為飛龍對麻見偏執的愛恨矛盾交織下、所行出種種連他自己都說不出原因的荒唐舉動的合理藉口。總覺得,他們之間不只是對立的競爭而已,飛龍並不是個衝動無智的人,我並不相信他不知道麻見不是殺害他父親的兇手,那只是他用來說服自己恨他的理由。   咳~只能說小宇宙爆炸時真的不知道會寫到哪裡去\\~我只希望這股已經讓我衝動兩年的動力能繼續燃燒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