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17

  伊昊呆了呆,隨即認真的回他:「我們當然是朋友啊,而且是好朋友!」   小宮澹然一笑:「可是你有心事都不告訴我……」   「我……」語塞,其實這也不能算什麼心事啦!好吧,如果他想知道的話……「就我、我跟那個小人妖啊……」咳,真難啟齒。   「你還叫人家小人妖。」小宮微笑。   「不然要叫什麼?」都叫習慣了。   小宮看著他,平淡的眼神中含著波波盪漾的水浪,即使他一如平常柔聲帶笑,可眼中的輕愁是難掩的落寞,可惜神經大條如伊昊怎麼也察覺不到。   「你不是跟他在一起了,還這樣叫人家?」   伊昊差點沒被剛送入口的飯給噎死,趕緊一口氣灌下一整杯涼茶,大口一嚥才順了氣。他拍著胸口脹紅了臉,喊出來的卻是不打自招:   「你、你怎麼知道?」   小宮淡淡地笑,坐在他旁邊手捧著茶杯,有意無意的轉動著杯緣,低垂的眼簾微揚的唇角,伊昊終於感覺到他今天笑起來似乎不快樂。   「昊心裡在想什麼,太容易讓人看透了。」他淡淡地說。   他突然想起小人妖對他說過的話,難道真的是自己太遲鈍了嗎?伊昊把他的茶杯拿走放到桌上去,緊盯著他的眼睛看,問的謹慎:   「小宮,你老實說,你對我……是不是……那樣?」是怎樣啦?問的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啐!   小宮看著他,他這才發現沒了笑容的小宮看起來特別憂鬱。   「你都已經跟凌皓在一起了,問這個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啊,我不想、不想你心裡有疙瘩。」   小宮笑了,搖了搖頭:「你想太多了。」   聽到小宮這麼一說,他幾乎是鬆了好大一口氣,肩膀一垮的瞬間,小宮竟然毫無預警的靠過來,然後在他全然沒有防備之下就將自己朱粉的薄唇壓在他嘴上……   ⊙⊙你在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通常這個時候,女主角(?)一定會剛好推門進來,然後這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誤會就這麼發生了! ○□○我隨便想想的你還真的出現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們是串通好的是不是啊啊啊啊啊啊!   伊昊整個人從椅子上彈了起來,錯愕的看著左邊的小宮:阿你不是說我想太多?又是我會錯意了嗎?再驚慌的看向右邊的凌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剛剛看到的都是幻覺……啊啊別走啊你,你不是特地來找我的嗎?   「還不追?」小宮提醒他。   「可是……」你呢?你沒事吧?哇靠!是怎樣啦?我是不是應該要對你生氣然後再去跟小人妖解釋啊?可是你幹嘛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該哭的是我吧?   「昊,這是我一直以來很想對你做的事,可惜我做的太慢,但是我不會後悔,也很謝謝你陪我這麼久。我沒事,你不用顧慮我,快去追他吧。」小宮還是那麼體貼溫柔的對他笑著說。   為什麼伊昊反而覺得是自己對不起他咧?不過現在真的沒時間讓他顧慮了,以小人妖那麼潑辣又難伺候的拗脾氣,這下該不會要在街頭械鬥吧?   「你!唉~」無奈一嘆,伊昊也只能先追出去再說。   ※   凌皓繃著一張臉快步走著,他在心裡默數,數到十,他沒追過來的話就到此為止,恭喜他榮登最短命男朋友寶座!一、二、三……八、九、九點五、九點八……   「皓!」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   凌皓怒地回過頭朝他一吼:「叫誰啊?」   「叫你啊。」伊昊吼回去。馬的,有夠喘……   「你是昊我也是皓,鬼才知道你在喊誰?」凌皓持續高分貝。   「對,你是皓我也是昊,你他媽注定我們要在一起!」幹,我可以再帥一點!   「你譙我!」凌皓一步向前雙手揪住他的衣領怒吼。   「因為你先兇我。」   「是你先對不起我!」   「我哪裡對不起你?」   「你他媽我最恨劈腿男!」   「我他媽劈誰的腿啊?」   「去你的以為我瞎啦?」   「我哪知道他突然親過來?你好歹先讓我解釋再跟我飆髒話!」   兩人對峙,電光石火,怒氣沖沖。凌皓怒然鬆開手欲轉身,伊昊卻又把他給拉回去,直接將他抱進懷裡狠狠擁著。熨貼的胸膛急促的心跳互相敲打著,是誰也不讓誰的固執。   好一會,他們都沒說話,直到怒氣降溫,心跳恢復平緩。伊昊才低聲啟口:   「好啦,不要生氣啦,是我不對。」   凌皓還是拗著性子不開口。   「我真的不知道他會突然吻我啊,而且我又沒有伸舌頭,噢!」他被敲了一下腦袋。力道不重,想必是沒那麼氣了。   「噯,我到剛剛才知道小宮真的喜歡我耶。」   「說你是白癡還不承認。」凌皓瞪眼。   「我是真的把他當朋友啊,誰會往那邊想啦!」   「誰都看的出來。」   「我不希望失去小宮這個朋友。」伊昊很認真的對他說,他並不是見色忘友的人,他也很唾棄有異性沒人性那種人……雖然這邊都是同性。   「我沒要你跟他絕交。」凌皓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小宮喜歡他當初他一眼就看穿了,是伊昊這個大木頭智商太低,凌皓還不至於心眼小到跟他吃這個醋。方才的憤而離席,只是想測試他到底重不重視自己而已,說穿了,就是戀愛中耍幼稚。   「這樣很尷尬,以後我怎麼好意思再去吃免錢的?」   「真正的朋友就不會計較這個。」凌皓冷冷的說,卻讓伊昊露出熱熱的崇拜眼神。   「這幾天你死哪去了?」突如其來的興師問罪,讓伊昊又傻了傻。   「我?我還想問你怎麼都沒打電話給我咧?」   「我沒打你不會打嗎?」凌厲的眼睛又瞪起來。   「啊我在……」看A書,不是,在用功啊,這可是為了你將來的性福著想耶!   「在幹嘛?在菊園端菜端到忘了我的電話號碼?」   「喂!你如果要吃小宮的醋我可是會翻臉的!」   「哼!」扭過頭不理他逕自往前走。伊昊跟了過去,拉著他的手叫道:   「又怎樣啦?」   「沒怎樣,只是很難過有人三天對我不聞不問,虧我還這麼想他,原來是我想太多。」   「你想我,你想我齁!」伊昊跳到他面前,眉開眼笑像個傻瓜似的。凌皓直接賞他一個白眼。   「唉呦,我也很想你啊,只是,你知道我比較害羞的嘛!哈哈哈。」   凌皓停下腳步,伊昊趕緊跟著停,有點緊張的看著表情好像不是很愉快的他。   「我問你。」凌皓抬起頭看著他:「你是真心的想跟我在一起?」   「喂喂,問這種話是在質疑拎杯的人格哦。」見他又不說話了,伊昊皺起眉,更靠近他一些:「難道你感覺不到哦?」   「我不知道,我感受力很差,也不會分辨所謂真心的真假。」凌皓別過頭悶悶的說。   「我說過了,別把我跟你以前的男朋友做比較。」伊昊把他的臉扳回來:「我承認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作一個男朋友的角色,可是這三天我都有很認真的看書……」靠,說溜嘴。   「看什麼書?」   「呃……看、可以促進感情加溫的書……後,你不要問那麼多啦!以後,我每天最少給你一通電話,沒事就找你出來約會,有事就會跟你報備,這樣好不好?」   「好勉強似的。」   「不勉強,拎杯不撒謊的。」   凌皓噘起嘴,總算是給他一個釋懷的微笑。伊昊攬住他的肩,吻了吻他的髮梢。   「去散步?」   「嗯。」   兩人手牽手往河堤運動公園方向走去,那合諧的背影好比大X黑瓜經典廣告之老ㄟ明天吃素男男版,溫馨的教人垂淚…… ************ 我覺得我會寫到明年(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