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14

  「不就是跟女人做一樣嗎?」瞪眼,不然你現在是懷疑我的能力嗎?   「所以你跟女人做過?」瞇眼。   伊昊捧住他的頭往下壓,啞著聲音低吼:「你不要挑釁我!」   「我只是希望我是你的第一次。」楚楚可憐,軟呢誘人,這不是擺明挑釁,錯,挑逗嗎?   「可我卻不是你的第一次!」伊昊生氣了,一個反身,把他壓制在自己身下,不知名的惱火在胸口悶悶的燒,他想也沒想就開始粗魯的撕扯他的衣服。   「是啊,其實我很墮落,這樣你還想碰我嗎?」凌皓始終注視著他。   伊昊的手微微一頓,擰起眉看著他:   「你一直誘惑我,又說出這樣的話拒絕我,你到底要怎樣?」要我強調幾次,不要挑戰我,我、我真的會生氣!   「我沒有拒絕你。」凌皓咬了咬唇,伊昊竟然清楚的看見瞬間湧出的淚水凝聚在他眼眶裡倔強的不肯眨眼。   「對每一個想要我身體的人,我都不會拒絕。」   「不要把我跟別人混為一談!」伊昊怒然大吼:「我不管你以前的男人是怎麼對你的?是你一再的招惹我,如果我想要你也是你勾引我的,拎杯不玩一夜情這種鳥事,更不是你他媽口裡的那種禽獸!」他真的生氣了,氣壞了!   「那你把我當什麼?你脫我衣服的時候你以為我是什麼?」   「你是我……」緊急煞車!伊昊氣喘吁吁的瞪著他。馬的,好想譙髒話……(你已經在譙了)   「就算是那樣,但是我也不輕易隨便跟人家上床。」凌皓翻過身坐在床沿,開始把剝落的衣服重新穿上,一愣,伊昊的臉放大在他眼前,大手扣住他的手腕,那雙正直的眼,看的他無所遁形。   「不要穿!」   凌皓望著他,他其實很喜歡他的眼睛,漾著男孩的天真,透著男人的霸氣,他有一雙非常乾淨的眼瞳,被他注視的時候,也會覺得自己是透明純淨的。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跟你做。」靠,要講這麼白就對了!今晚不把你吃掉拎杯就不是男人!   「你放心!我會負責的。」看到沒有,這就是男子漢的氣魄……不然我是在臉紅個屁啦!   「我沒要你負責。」凌皓的臉跟著紅。   「拍謝哦,這邊就是這麼有責任感,你想逃我也會把你抓牢。」啪,又把他壓上床。   「你這是在跟我告白嗎?」凌皓的眼睛又閃起燦光。   「隨便你怎麼想。」拎杯要開動了……   腦中開始翻閱阿母的床頭書所教導的步驟。所有的H都是從火辣的舌吻開始的,嘴巴要忙手也不能閒著,所有的H漫都在闡訴一個真理:那就是小受的身體絕對與常人不同,只要輕輕撩撥,就會愛慾洶湧慾火焚身欲罷不能……是的,這就是傳說中的敏感體質,極品小受所必須具備的基本條件!   「其實……」凌皓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助,微微的輕喘更讓他顯得嫵媚,可他一句話就完全堆翻了伊昊男子漢的氣勢。   「我發現我有點喜歡你……」凌皓軟嫩的嘴唇貼著他滾燙的耳朵呢喃。   這句話就像點燃的引信一樣在他身體引爆。伊昊當場就發現……他硬了……   不是賭氣不是逞強更不是開玩笑,自己會對同是男人的身體起反應,他絕對是第一個。   接吻,先被他搶去;告白,也被他搶先,如果今天不上了他,他的臉往哪裡擺?但是伊昊還是抑制不住碰然狂震的心跳,他不能否認此時激昂的情緒是雀躍的,看著那雙瑩亮的眸子,他才發現其實凌皓一直以來都比自己坦率多了。   於是他俯下頭,這算是他真正給他的第一個吻,輾吮著唇片,勾纏著丁香,很情慾,卻非常動人的一個吻。   「唔……」凌皓的細細呻吟,開啟了夜的樂章,更鼓舞了他的鬥志。原來,他真的是有天份的……   正當他陶醉在從手心傳遞而來的滑膩觸感、以及讚嘆自己潛能無限的天賦之時,凌皓卻痛呼了聲:   「啊!」   伊昊立刻將貼在他胸上的手縮回,怔怔地看著他:「怎、怎麼了?」   「輕點……」凌皓微噘起嘴埋怨,說真的,他噘嘴的樣子實在太殺了,那已經不是這裡摸摸那裏揉揉可以了事的了,他真的要幹活了!   可是……   「這裡……會很舒服哦……」凌皓的手往他兩腿間探去,碰觸著害羞又興奮的地方,不愧是小人妖,勾魂本事不小,連調情功夫都一流。   等等!不是這樣的吧?我是一號!我是主攻才對吧……哦那裏好蘇胡……   不行!這樣犯規啦!應該是我讓你爽才對……對,就是那裡……   停!我來,讓我來啦……噢耶……   耶什麼鬼啊!   嘎嘎嘎,不能這樣演啦,吼)))))) ************* 到底做不做?? 咳,應該是問,到底會不會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