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11˙12˙13

  你隨時看起來都馬心情很差!伊昊瞪著他,跳到他面前低吼:   「喂!你怎麼可以不經別人同意就給人家……這樣,然後完事後還裝做一副沒事的模樣!」好歹也說說感覺如何,我是說,這樣是不付責任的行為……馬的,臉紅個屁啊我!   「怎樣?」凌皓看著他,俊眉一挑,十足挑釁::「不過是嘴唇碰嘴唇而已,根本不算什麼。」冷然鄙視了他一眼,欲罷不能的又射了支利箭在他心口上:   「哦?該不會這是你的初吻吧?」   赫啊啊!士可殺不可辱!這當然是………………他的初吻!Q□Q我輸了……   凌皓冷笑了聲,丟下一句:   「這根本不算是個吻。」轉身,繼續把架上的飾品掃進箱子裡。   他生氣了!真的生氣了!他不知道小人妖存的是什麼心?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待所謂不是個吻潛藏的意義,但是對伊昊來說,這並不是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更不是凌皓眼中不以為然的可笑!   伊昊驀然拽住他的手,力道之大,讓凌皓倏地擰起眉瞪向他。伊昊的眼中有怒氣,因為他討厭凌皓輕浮的態度,一個輕易就給的吻當然不能算是個吻,所以他才會這麼生氣,氣他怎麼可以這麼草率的就把這樣的親密舉動給的如此隨便。   千萬不要挑戰拎杯的極限!拎杯就算沒接過吻也看過A片,再不然老媽床頭的男男H漫我也偷翻過好幾本。喇舌嘛!就是把他壓在牆上,然後扣住他的下巴,接著嘴對嘴轉來轉去,親的他渾身虛軟四肢無力時就把舌頭伸進去喇……   「噢!」痛呼了聲,伊昊退了兩步,還沒反應發生什麼事?他就被凌皓抓住雙肩一路往後逼退。   凌皓揪著他步步向前,直到讓他的背撞上後面的牆,兩人的鼻子都碰在一起,灼燙的呼吸瞬間轟的彼此雙頰燒燙。   「你的接吻技術也未免太差了。」他的嘴唇柔軟而紅豔,雪淨的皮膚櫻紅又火熱,映入伊昊眼底竟是說不出的媚惑挑逗。   等等!現在這個姿勢有點奇怪?怎麼是他把我壓在牆上一副要把我吃掉的樣子?我是一號沒錯吧?   「不然你要教我嗎?」話一出口,伊昊就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媽啦!這是什麼鬼話?娘到靠北啦!   沒想到凌皓卻只是看著他,潤紅的唇片輕顫,凌利的雙眸漾著燦光,雙頰依然艷色酡紅。說實話,他這副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好吃……   兩人注視了很久……其實也沒多久,只是似乎從來沒有這樣深深凝望著對方過,從對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倒影,竟是那樣倉卒的惶惶不安。   忽地收回手,凌皓反過身背對著他,這時才發現自己的心跳的有點快。有沒有搞錯?他是個台客,我是王子、王子、王子啊啊啊!   凌皓幾乎是自我唾棄的往前衝去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扔到地上的箱子,然後開始裝忙企圖掩飾莫名奇妙翻湧的情緒。   伊昊還以為,他真的會繼續的說……不然我現在是很失望嗎?伊昊甩甩頭,剛才的畫面彷彿都是幻覺,可那軟嫩的觸感依然清晰地停留在自己嘴唇上。看著凌皓的背影,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一點都不排斥跟男人接吻!還是因為……對方是他的關係?   凌皓在他發愣的時候停下動作,轉過身去看著他,突如其來問他一句:   「你去過哦夜了沒?」   「啊?」伊昊回過神,還是一臉智障。   「要不要去?」   「現在?」他現在是在約我嗎?碰碰碰……心跳加快。   「收拾完就去。」   「哦……」可是我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萬一被吃乾抹淨……   「不想去就算了。」   「我沒說不想去啊。」 就不能讓我幻想一下哦!   「你請客。」   「哦好……咦?」為什麼要我請?   凌皓勾起一抹笑,再次轉回身收拾。不知怎地,他心情變好了。 **********************************   12˙   一個毫不起眼的招牌隱匿在巷道裡,推開厚重的鐵門,從底下竄出的吵雜樂聲混著菸酒刺鼻的氣味立刻灌進敏感的神經感官。   「那個……」伊昊緊跟在凌皓身後,才開口,就看見原本圍在門前的一群年輕人向他們靠了過來。伊昊立刻警戒的看著他們,結果所有人包圍住凌皓,完全把他忽視的很徹底。   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沒看到有一個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的帥哥在這邊嗎?喂喂,那個刺青的,手放在小人妖腰上就算了,一直往下滑是怎樣?那個戴鼻環的,講話就講話,有必要貼在小人妖的耳朵上嗎?還有那個頭髮有三種顏色的,不然你是喝醉還是嗑藥?小人妖的屁股是你可以隨便蹭的嗎?   一群人簇擁著凌皓走下稍嫌狹窄的樓梯,伊昊不爽的趕緊跟過去。下了樓梯後彷彿進入另一個世界,推開另一扇門,是沉在地底的瘋狂世界,偌大的舞池擠滿舞動的身體,周圍的圓桌沙發上不時有曖昧交纏的人影晃動,用酒池肉林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的墮落場合。   伊昊一踏進來就想走了,但是他一想到小人妖居然會喜歡待在這種地方他又逼著自己留下來。這是他陌生的世界,他一點都不覺得有趣,也不明白在這裡可以得到什麼快樂?   在他鎖著眉被人群湧著走時,凌皓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從他身後冒出來,而且一把勾住他的手臂,整個人貼了上來。   「擺臉色給誰看啊?你應該要保護我。」   伊昊別過頭看著他,其實他不討厭他這種狀似撒嬌的舉動,但是他不能適應的是,下一秒他會不會又把自己甩開再端出一張臭臉來。   「我看這裡你熟的很,哪需要我保護!」酸酸酸,酸到牙齒掉光光。伊昊真不知道自己是那根筋接錯線,口氣這麼酸是吞醋還吃檸檬啊?呸呸,什麼醋!拎杯才不可能吃這小人妖的醋咧!   果然,凌皓馬上推了他腦袋一大下,在他還沒譙髒話前就轉身走掉。這傢伙,簡直比女人還難以捉摸。伊昊馬上跟過去,免的人多又不見了他身影。   凌皓直接走到吧檯前坐上高腳椅,朝裡面的酒保笑了笑,然後撥著頭髮轉過頭看著也跟著跳上高椅的伊昊。   「喝什麼?」   「我什麼都能喝。」   「說好你請的。」   「請就請。」   趁酒保調酒的時候,凌皓點了菸,混濁的空氣讓伊昊蹙緊了眉,他看著有點悶悶不樂的凌皓,忍不住問:   「喂,是你想來玩的,幹嘛這麼不開心?」   「我看起來不開心嗎?」凌皓瞥他一眼,噴了一口白煙,當場讓伊昊皺眉。   「你看起來想把這裡的人都殺光光。」   沒想到凌皓笑了起來,不知怎地?伊昊覺得他這時候的笑特別諷刺。端起酒杯,凌皓碰了他桌前酒一下,笑道:   「慶祝我的店倒閉了,乾杯。」仰頭一飲而盡。   哇靠,這麼猛!伊昊不甘示弱,拿起酒杯也跟著乾。凌皓笑了笑,又叫了一杯,伊昊見狀,也跟著續杯。兩人拼酒似的,又不想輸給對方似的,一杯接一杯。   「你很會喝。」凌皓漾著醉意的眼神像晃著水光,昏黃的燈光下,非常誘人。   「我從小跟我阿爸喝酒喝大的。」打了個嗝,伊昊說的得意。   「哦,總算有人可以跟我拼酒了。」其實凌皓酒量並不算好,幾杯下肚,他已經茫茫然。   「憑你?我看你酒量不怎麼樣。」   「至少能喝。」瞪他一眼,凌皓繼續為自己添酒。   兩人一邊喝,一邊說著無意義的對話,不時有人來找凌皓喝酒,找凌皓擁抱,找凌皓親吻臉頰,看的伊昊火氣越來越大。   「哼,你在這裡吃的很開嘛!幹嘛在夜市做生意,到這裡來上班不是更好?」這下已經不只酸到掉牙了,酸到都要腐蝕了吧!   凌皓看了他一眼,醉眼濛濛地,看的伊昊莫名臉熱。一定是喝多了……   「對啊,我要來這裡當少爺了,我在這裡受歡迎,這裡的老闆又愛我,我幹嘛不來?天天都有免費的酒可以喝,還有帥哥可以看,我當然要來!你咧?你來不來?」   「來個屁!」伊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生什麼氣,他跳下高椅丟了幾張鈔票在吧檯上,直接拽著搖搖晃晃的凌皓就準備走人。   「你幹什麼?」凌皓掙開他的箍制,卻因為腳步不穩整個人幾乎往後倒去。   伊昊手快地抓住他,在眾人驚呼之下直接把他扛到肩頭,撂下一句:   「帶你回家!」當場止住所有人的口,原本用疑慮眼神看著他的目光全都變成閃爍的愛心……   我已經說過了,千萬不要挑戰我的極限,拎杯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毫不賣力的將他扛出去,那姿態那霸氣真他媽的有夠帥!身後一直有人吹口哨還夾帶著歡呼,原來這種感覺還真不是普通的爽……才怪!這種鬼地方拎杯再也不來了啦!小人妖你給我振作點,我是不會允許你自甘墮落下去的!   把他扛出去之後,凌皓整個人滑坐到地上去,伊昊只好讓他先靠著牆,拍拍他的臉。   「喂,你家在哪啊?」   緩緩掀起眼簾,盈滿酒氣暈著醉意,竟看的伊昊跟著燒燙了臉。可隨即凌皓又丟給他一句熟悉不過的話語:   「關你屁事……」   靠!信不信我就把你丟在這裡自生自滅……當然不信!把他丟這裡的話他大概馬上被裡面的人拖進去吃乾抹淨連渣都不剩。   我一定是被你詛咒了!伊昊這次是將他揹了起來,他只想趕快離開這裡。踏出巷道,在深夜的馬路上走著,夜風其實不冷,加上他們又喝多了,身體熱烘烘的,可是凌皓卻將他摟緊,靠在他頸窩喃喃啟口:   「好冷……」   「會冷就快跟我說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啦!不會喝還愛逞強,真的搞不懂你耶!」   「你怎麼這麼囉唆?」   「我在生氣你看不出來哦?」   「氣什麼啊?」   「氣……算了!你連自己家在哪都忘了是吧?」   「對啊,忘了……我好久沒回家了……自從逃出家裡之後……我就不回家了,家有什麼好的?自己住……多自由……可是現在也不能住了……我沒錢了……通通沒了……沒了……」   伊昊停下腳步,別過頭看著掛在自己肩上的腦袋,一顫一顫的,沒有抽咽卻掉著眼淚,哭的像個無助的小孩。   小人妖……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為什麼你這麼複雜又這麼悲傷?這麼冷漠又這麼惆悵?你這樣我很慌張,你這樣我很緊張,你這樣……會讓我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 *********************************   13˙   在不知道凌皓的住處、又不能把人扛回家的窘境之下,伊昊只好帶他開房間……   其實也不是不能帶他回家,可是阿爸一定會覺得奇怪,阿母一定會很興奮,然後我的貞操可能不保,最後就莫名奇妙被送作堆,白痴,那我應該馬上帶他回家才對……   不對!我在想什麼?小人妖都醉的不醒人事了還能幹什麼?我的意思是,我沒有想幹什麼,小人妖不要對我幹什麼就好了,我……   怔怔地望著被他甩上床之後昏昏沉沉的凌皓,伊昊整個人還半撐在床沿,不知怎地?他突然覺得呼吸有點不太順……   猛然跳了起來往後退,隨即轉身額頭抵著牆壁雙拳靠在牆上嘴巴碎碎唸:   「他是小人妖小霸王小壞蛋,一點都不可愛一點都不漂亮一點都不好,吃了會拉肚子會變的跟他一樣難相處,所以我應該馬上回家洗澡睡覺天下太平世界和平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呼……」吐了一大口氣,伊昊有點僵硬的回過身,看見白色的大床上,凌皓不經意的一個翻身,敞開的襯衫洩了胸前大片春光,低腰的牛仔褲隨著屈起的腿露出柔韌的腰部線條,微啟的朱潤紅唇咕噥著不知說些什麼,整個畫面看起來實在有夠情色……   伊昊驀然又轉身趴在牆上緊閉上眼語無倫次繼續碎唸:   「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想到!床上睡著的是一隻豬,是一哥肉店的上等黑豬肉,肉質細嫩油花均勻……靠北,不是這個!床上那個是一條魚,鮮嫩多汁美味可口……不是,床上那個是、是、是……嗄!」猛地倒吸一口氣,凌皓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來到他身後,貼著他的背,呼著熱氣的唇緊靠在他倏然發燙的耳畔,暈出來的氣息都是醉人的酒香。   「你想跟我上床?」幾乎是用氣音呼出的一句話,卻重的足以將伊昊的神智敲的七零八落。   伊昊整個人貼在牆上難以動彈,呼吸更是急促的像是缺了氧。他脹紅了臉低喊:   「我、我哪有!」   「沒有的話,為什麼帶我上賓館?不要跟我說這是你的房間。」   「那是因為你不說你家在哪,我又不方便帶你回家,我、我正打算要走了,你可以繼續睡,我要走了!」落荒而逃實在是很俗辣的行為,但是現在不逃他真的很怕會發生什麼事……   伊昊一轉身,凌皓的雙手就壓在他胸前,睜著一雙醉色迷濛的眼睛,蘊著獨屬他的倔傲強勢,看的伊昊一陣心慌。   「你不想要我?」   是怎樣?你這副很失望很落寞又很生氣的表情是做給我看嗎?你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你明白嗎?   「你喝醉了。」伊昊推開他,他並沒有使很大的力,但凌皓卻整個人踉蹌一倒跌坐在地,碰地好大一聲,嚇的他趕緊跟著蹲下身抓住他的肩。   「你……」才開口,凌皓就甩開他的手怒然瞪視著他。   「走啊,你不是要走了?管我那麼多!」拗著孩子脾氣轉過身背對著他。   伊昊蹲在他面前,他發現自己真的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明明兩個人就不對盤,為什麼他眼淚一掉他就跟著慌,他脾氣一來他就舉手投降,怎麼會變成這樣他真的是一萬個不明白?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其實他根本不想離開。   「你如果想要我陪,我可以留下來啊。」伊昊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溫柔體貼……馬的,我這輩子還沒用過這種口氣說話咧!   「誰要你陪!」還是那麼倔。   伊昊看著他,單薄的背影,明明就那麼纖弱的肩膀,幹嘛老是把自己ㄍㄧㄥ成張牙舞爪的猛獸?一點都不可愛!   「噯,不要去那裡上班啦!」伊昊坐在地上看著他,他不知道現下自己是什麼表情,只覺得臉很熱。   凌皓把臉埋在膝蓋裡,聲音悶悶的傳來:「你看不起人……」   「沒有啦!只是覺得沒必要啊,你酒量又不好,去那裡不好啦!」   「那裡是PUB,又不是酒家。」   「我不喜歡那裡啦!」   「你是我誰啊?管我那麼多!」   「我……」跟他說話就是無法維持三分鐘和平,說到最後總是會吵架,累不累啊!伊昊瞪著眼續道: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啊?」   「是你討厭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回答,伊昊有點傻。   「我?我沒有啊。」   凌皓緩緩抬起頭,微亂的頭髮、泛紅的眼眶,明明雙頰酡紅卻讓伊昊感覺他過份蒼白,此時的他看起來楚楚可憐,伊昊甚至不敢確定他是不是很清醒,因為他正緩緩地靠近自己,濃濃的酒香,瀰漫在稍嫌稀薄的空氣裡,連他都覺得有一點醉。   「是嗎?」他的手攀上伊昊發燙的臉,兩人的鼻尖相觸,唇與唇的距離不到一寸……   「是啊……」伊昊的腦袋已經呈現完全當機的狀態,他的指尖涼涼的,撫在自己頰上的觸感癢癢的,吹拂在唇上的熱氣暖暖的,他確定他們都醉了,才會任燒燙的腦袋天旋地轉的搖晃。   「那你怎麼還不吻我呢……」說完,凌皓的嘴唇已經貼在他怔愣的唇上,雙手環上他瞬間僵硬的頸項,唇片熨貼,敲開了對立的齒關,侵入,交纏,自此失控…… ************* 卡在這裡非常完美(重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