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8˙9˙10

  凌皓微怔,好像這才意識到真的是自己拖著人家跑。倏地臉紅,彆扭的轉身,還是嘴硬的叫道:   「那、那你也不用乖乖跟著啊。」   不知怎地?伊昊居然覺得他現在這樣子其實還蠻可愛的?靠!他一定是中邪了!   跑到這個陌生的河堤,底下是半個人都沒有的運動公園,凌皓蹲下身掏出菸點上,跟平時盛氣凌人的他完全不同的模樣,真的讓伊昊很不自在。   伊昊跟著在他旁邊蹲下去,伸手直接把他手上的菸抽掉,在他瞪大眼同時捻熄,然後將菸蒂彈的老遠。   「你幹什麼?」果然小人妖馬上罵人。   「這種東西只會搞爛你的身體。」   「你真的很愛管閒事耶!」凌皓一屁股坐在地上,煩躁的理著頭髮。   「幹嘛染銀色?你外星人哦?」   「我爽,甘你屁事!」   「奇怪,問一下會死哦?」   「反正我要換顏色了。」   這句話他倒是聽懂了。失戀就要變髮還是真亙古不變的真理啊!伊昊真是不明白,好好一個人幹嘛把自己搞的像外星人一樣難接近,像剛剛那樣真實的釋放情緒不是很自然嗎?他又不會笑他哭的像個女人,況且他哭起來比任何女人還要漂亮……靠!我在想什麼?惡靈退散!   「那個人是誰啊?」雖是這樣問,不過伊昊一點都不指望他會乖乖回答。   以為他又會冷冰冰的丟來一句:關你屁事?沒想到凌皓冷眼瞪著前方空蕩蕩的籃球場,漠然回道:   「你瞎了看不出他是我男朋友嗎?」   「哦,我知道啊。」他還真是坦率到讓人好生崇拜啊。   凌皓白他一眼,直接在臉上寫著:那你還問?   伊昊非常認真的搓著下巴喃喃自語:   「我還以為BL這玩意只會出現在我阿母的床頭書裡面,沒想到真的有耶!」   「你跟你家小宮不就是這玩意嗎?」凌皓真是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   「唉呦,我家小宮跟我又不是那種關係。」   凌皓卻突然貼近他,突如其來靠他這麼近,伊昊的心臟居然跟著強烈震了一下,接著就蹦蹦亂跳,差點就要跳出胸口,害他趕緊屏住呼吸怔愕地呆望著他。   「說你蠢你還真的不太聰明耶!你家小宮看你的眼神你都沒發現不對嗎?」   我、我家小宮看我的眼神有啥不對?是你比較不對吧?沒事貼這麼近要死了?害拎杯一口氣卡住順不過來。   「哼,就是有你這種白癡。」凌皓總算退後坐回原來的位置,伊昊也總算可以順暢的呼吸,可是他完全聽不懂凌皓在說什麼?   「你這人講話怎麼都這麼難聽?」   「那是因為你是白癡。」   「喂!我當你擋箭牌你還罵人哦?」   「什麼擋箭牌?」凌皓斜睨著他。   伊昊張口,舌頭卻打結。對啊,什麼擋箭牌?他又沒跟那個小白臉說自己是他新男友,伊昊整張臉都紅了。   沒想到凌皓卻笑了,輕輕地勾起俏美的唇角,竟是豔麗的教伊昊俊臉燒的更燙。伊昊更確定自己一定是卡到陰了,不然為什麼他會覺得小人妖笑起來怎麼那麼誘人?   「喂,你是不是啊?」小人妖問他一句莫名奇妙的話。剛剛的壞心情,好像不自覺的早就煙消雲散。   「是不是什麼?」伊昊的表情真的跟白癡沒兩樣。   「跟我、我剛分手的男朋友、還有你家小宮一樣的人啊。」   「什、什麼人?」你們三個又不認識哪能是什麼人?只有都是男人這點一樣啊,問這什麼外星話?   凌皓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真正的外星人是他才對吧?跟笨蛋說話真是考驗他原本就十分缺乏的耐心。   「同性戀,BL,懂不懂啊?」鄙視的很徹底。   「我?」伊昊嚇了一跳。雖然常常跟阿爸說要去摘小宮那朵花,可那都是開玩笑的啊,他從沒想過自己是或不是的問題。   「你真的沒感覺你家小宮喜歡你?」   這下伊昊直接皺眉了,他確實沒想過。小宮是很可愛啦,個性又好,重點是很會做菜,而且都很合他胃口。他很喜歡小宮啊,可是,他沒想過是哪種喜歡?男生跟男生嘛,合得來就是兄弟了,哪管那麼多?   「我心情變好了,謝謝你啦!」凌皓難得說出人話(凌:喂!)看來心情真的是好多了。他起身就往他寬厚的肩膀拍下去,也意味著他要離開的訊息。   可是他的話卻讓伊昊心情變差了,伊昊被他拍回神,一回過頭看見凌皓已經起身拍了拍褲管,然後轉身就要走。   「喂!」想也沒想就叫住他。   凌皓回過頭,臉上寫著幹什麼三個字。   「你、你去哪啊?」伊昊你有病哦?人家去哪關你屁事啦!   凌皓雙手環胸噙著冷笑看著他。   「我去哪還要跟你報備嗎?」   「問一下會少塊肉嗎?」伊昊瞪眼,但是臉是紅的。   凌皓突然蹲下身,直視著他其實十分深邃又好看的雙眼,然後勾起一抹撩人媚惑的微笑。通常他只要這樣笑,十個男人九個半中標!   「你如果想確定自己是不是?『哦夜』是個了解自己的好地方,搞不好我們還會在那裡碰到面哩!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假裝不認識你,還會大方的跟別人介紹你這個笨蛋台客。」纖細的指頭推了一下他的額頭,凌皓笑著起身離開了。   哦耶?那是啥鬼地方?   等一下,他剛又罵我!   馬的,我最討厭人家兔我的頭……   他剛剛是在色誘我嗎?我應該要吐給他看才對!   不過他笑的好可愛哦……   赫啊啊,有鬼啦!我在想什麼?   阿母,妳的帥兒子被人妖搭訕了啊啊啊……   二十二年來都過著直線思考的伊昊,陷入了簡單人生中前所未有的混亂狀態。 **********************   9˙   自從小人妖對他說了那些奇怪的話之後,害他這幾天都不對勁了。送貨送錯地方,切肉切到手指,連阿爸對他的咆哮他都聽而不聞,每每惹到阿爸已經把傳家寶刀架到他脖子上了,他才猛然回神問他一句:你剛剛說啥?   了然哦!伊岱懷疑自己兒子是不是腦神經接錯線頭殼壞去,秀斗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這樣下去一哥肉店怎麼放心交給他!   「喂!你老實跟阿爸說!」收攤時間,伊岱一邊收拾一邊問明顯走神的兒子。   「蛤?」伊昊一臉迷糊的看著他。   「你老實跟阿爸講,你,是不是真的跟小日本鬼子在一起?」伊岱刻意壓低聲音問的小心翼翼,伊昊卻聽的霧煞煞。   「啥?你說什麼?跟誰?」 「你耳朵長瘡了是吧?重聽哦?拎杯問你是不是跟對面的小日本有一腿 啦!」恢復聲調就宛如大聲公的伊岱一說完,市場內所有阿桑都同時停下動作往他們這邊看過來,然後「哦~」的聲音此起彼落。   哦什麼鬼啦!伊昊沒好氣的趕緊摀住老爸的嘴低吼:「你在說什麼啦?」   伊岱扯下他的手:「阿不然你每天去對面幹什麼?這幾天還給我恍惚個屁,是怎樣?告白失敗還是人家愛的是別人?你馬給我爭氣點,像個男子漢一樣振作起來!」   不然阿爸你的意思是在鼓勵我去追男人嗎?伊昊錯愕的看著他。   「爸,你不是不喜歡小宮?」   「我什麼時候說我不喜歡他?」   「不然我每次去對面你就不高興啊。」   「你天天吃是吃不膩哦?」   「誰叫阿母煮的菜很難吃……」   「你想死哦!」   「好啦,你的重點是什麼啦?」   「阿就剛剛問你的啊?你真的跟人家在一起哦?」   「沒有啦!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我看人家很喜歡你啊!」   不是吧?連阿爸都說小宮喜歡我?伊昊簡直太震驚了,難道他真的是小人妖口中說的白痴嗎?(凌:還懷疑哦?)   「所以阿爸,你不反對如果我的另一伴……是男的?」   「我反對有用嗎?」伊岱瞇著眼瞪他。   為什麼沒用?這樣才有戲劇張力啊!沒想到阿爸一臉無語問蒼天的仰頭看著市場天花板的破洞,悵然一嘆:   「從你阿母給你取了一個這麼攻的名字,我就不指望將來我的兒媳婦會是個女人了。」   伊昊跟著仰頭看著從天花板破洞斜射下來的光束,茅塞頓開似的點頭回道:   「所以說,老媽這個資深腐女原來從小就有讓我出櫃的打算了?」   「當你阿母知道你是個帶把的之後,懷孕期間不知道啃了多少BL小說漫畫廣播劇和動畫當胎教,那陣子我懷疑你阿母看我的眼神都讓我覺得我是個柔弱無助的小受君……」   伊昊緩緩將腦袋往下移到自己老爸那張殺人犯臉,然後狠狠打了一個哆嗦!阿爸你說這種話會害人身體不舒服你明白嘛!   伊岱拍了拍他的肩,續道:「誰叫我兒子明明這麼勇這麼帥這麼猛卻是單身漢,說出去誰會信啊!你阿母擔心是難免的。所以有對象就帶回家來,不用擔心是男的還是女的,反正我們家是你阿母說了算。」   呃,也是啦!不要看阿爸長的像殺人犯,其實怕老婆怕的要死,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就算我出櫃阿爸也無所謂,因為女人在我們家確實是非常可怕的生物……不然我是有那麼想出櫃嗎?   伊昊又開始苦惱起來,好幾天沒去菊園吃飯了,小宮一定覺得奇怪吧!厚~小人妖真的很可惡耶,把人家心思弄得亂七八糟就不見人影,害我都覺得去看小宮好像有一點尷尬……   尷尬個屁啊!是男人就大方一點,現在就去吃他一頓!伊昊馬上振起精神,收拾好攤位之後就勇敢堅強的跟伊岱告辭,直奔對面菊園。   伊岱忍不住皺起眉來:「還說跟小日本沒一腿?說給鬼聽,嘖!」 ◇   晚餐時間也人滿為患的菊園,此時也是座無虛席。伊昊一進去就看見吧檯內的小宮埋頭忙碌著,不過臉上還是習慣性的堆著溫柔的微笑。   是的!溫柔的小宮,善良的小宮,才不會因為他自己心裡有鬼幾天沒出現就像小人妖一樣擺臉色給他看。這才是他熟悉的小宮,他一定是比較喜歡小宮的啦!   伊昊立刻跑進吧檯,在小宮一嚇的同時接過他手中的盤子,扯開了爽颯的笑容:   「我幫你送過去!」   小宮呆望著他一如往常的笑臉,幫他送上桌之後也跟以前一樣會跟客人熱情打屁哈啦,菊園一直以來都有他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笑聲,小宮看著他一時走了神……   「小宮,下班後我們去夜市走走吧!」回到吧檯,為了表現出一如平常的落落大方,伊昊故作輕鬆的對他咧開笑容問道。   小宮回過神,他也和平時一樣,帶著柔柔的微笑點頭:「好啊。」   非常好!一點都不尷尬,一切都很自然!伊昊非常滿意,小宮果然是他的好馬吉!既然是馬吉一定可以為他解答內心的渾沌掙扎,趁客人陸續離席總算可以讓他坐下的空檔,伊昊忍不住問了小宮:   「我問你哦,你知不知道……」刻意壓低了聲音,伊昊靠在他耳邊輕聲問:「哦耶?」靠,臉紅個屁……   「哦耶?」小宮一臉困惑。   果然,連他這個鋼鐵男子漢都聽不懂了,清純無邪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宮怎麼可能知道小人妖說的外星話是什麼意思?他一定是被小人妖的鬼話給下蠱了。   「你是說「哦夜」這家店嗎?」小宮突然反問他。   「什麼?」伊昊怔愣的看著依然是那麼清純無邪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宮。   「哦夜是一家GAY BAR,怎麼了?你想去嗎?」   嘎嘎?GAY BAR?為什麼清純無邪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宮你會知道? **********************************   10˙   結果他發現來找小宮並沒有讓他打結的腦神經獲得紓解,他反而更混亂了。   哦夜?啥鳥地方?GAY BAR?像我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去那種地方會被吃乾抹淨吧?難道……其實是小人妖覬覦我誘人的胴體?好高興,我是說,好噁心!   伊昊心不在焉的走在前頭,根本忘了是自己約人家出來逛街,一股惱傻傻的走。直到小宮叫了他:   「昊……」   其實這也不是不可能,畢竟我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看小人妖那個前男友,根本就是個小娘砲,由此可知小人妖真的不太挑,他一定是認識我之後才知道原來男人可以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看小人妖那樣子就知道不甘寂寞,所以他覬覦我也是理所當然的啦!   「昊……」   這麼帥這麼勇這麼猛我個人也是感到非常苦惱,如果小人妖不要那麼尖酸刻薄,最好可以和顏悅色像小宮一樣對我撒點嬌,拎杯一定大人大量跟他好好相處。不過要小人妖學會溫柔婉約大概要他重新投胎比較快啦,哇哈哈哈……咦,對齁,小宮咧?   伊昊終於想起身邊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現下是根本沒看到人影。   「小宮?小宮?」雖然是非假日,但夜市人也不算少。伊昊趕緊撥開人群往後找,卻還是沒看見小宮的影子。   哇咧,我居然可以逛街逛到把人丟掉,小宮該不會生氣了吧?   小宮又不是小人妖,他才不會對我生氣咧!   等一下,那家店是失火了嗎?一直有尖叫聲出現是怎樣?   伊昊被人潮吸引到前方,小小的店裡面擠滿了青春熱情的美少女,少女們非常不專心的假裝挑飾品,一見有人拿出相機就跟著起鬨,結果小小的店家就變成追星影友會,拍照的人比付錢買東西的還多。   皓色銀窟?噗哈哈哈,這也可以當店名哦?還淫窟咧,果然吸引一群好色腐女來買淫啦!不然這些小女生是吃錯藥了嗎?雖然他真的很漂亮啦,不過就是個小人妖是有沒有那麼興奮?   小人妖?⊙⊙   伊昊張口結舌呆望著店內那抹萬紅叢中唯一一點耀眼的綠,在女孩們中顯得特別纖細又高挑的凌皓,面對所有小女生的熱情竟是笑的燦美動人,魅力四射,電死人不償命的大方放送他的流轉秋波。   女孩一個接著一個跟他拍照,他就一個接著一個笑著摟她們的肩,還不忘對鏡頭眨眼只差沒噘唇送飛吻,惹的女孩們心花怒放粉紅泡泡小碎花瓣漫天飛。天王巨星不過如此吧?   靠北!他不是愛男人嗎?現在跟這些小女孩摟摟抱抱是怎樣?笑的那麼燦爛是抽筋了嗎?   伊昊莫名一把火燒起來,不作他想就大搖大擺走進去。   女孩們看見有個高大威猛的帥哥宛如黑道角頭氣勢凶狠的踏進來,漫天飄舞的小花已然激蕩成洶湧的花海幾乎要將她們滅頂。   「喂!小……」伊昊才開口,沒想到凌皓看見他一點都不訝異,還立刻將雙手從小女生肩上收回,然後彷彿等他很久似的直接將手臂往他寬厚的肩膀繞上去,柔軟的身體也跟著貼過去,在眾女的驚呼聲中捧住伊昊瞬間一愣的臉,笑著靠在他臉上親暱啟口:   「你來了,我等你好久。」下一秒,他紅潤的嘴唇就貼上他張啟的怔愕唇上,嚇的伊昊差點腿軟的往後倒。   凌皓硬是在他踉蹌一退時緊緊攬住他強健的腰身,當場讓所有失控的女孩們瘋狂崩潰,全部化為一攤春水融屍在地(喂!)   實在是太黯然太銷魂,以後我們看不到怎麼辦)))))   是的,看不到了,因為今天晚上是皓色銀窟最後一天營業,難怪美型店長會跟大家合照留念,以後來夜市就看不到這麼養眼的美少年了啊啊!所有人含著眼淚帶著微笑激動的無法言語。   「謝謝大家這些日子的捧場,我的幫手已經到了,有機會再見囉,掰掰哦!」凌皓微笑著揮手,另一隻手還鉤在靈魂出竅的伊昊身上。很顯然的,凌皓用了一個很殘忍(對伊昊)很貼心(對腐女)的舉動來下逐客令。   此招實在有夠狠!女孩們終於心滿意足的甘願離開了,人群散去的同時,就在店門口,小宮怔怔地站在那裡,剛才凌皓強吻伊昊的畫面,也清晰地注入他的眼眶。   但,他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因為踏出皓色銀窟的眾女們發現門口還有一隻鮮嫩多汁的美少年,當場又把他給淹沒了~b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