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數字魔咒1

  市場中間,一隻吐著舌頭猛搖尾巴的短腿小狗正興奮的對他們轉圈圈。尖叫聲的主人衝了過來,緊張的將牠抱了起來。   「小號壞壞,不是叫你乖乖待在大號旁邊等媽媽嗎?自己亂跑萬一遇到壞人被抓走怎麼瓣?」說完,還揪了左邊那個猛男一眼。然後立刻抱著小狗跑到另一邊坐在機車旁等候主人的大號:一隻黃色大土狗,把小號跟大號綁在一起之後才又轉進市場裡去。   無端被青的猛男啐了聲,碎碎念了一句:   「叫蝦咪號號,害拎杯以為在叫我,噁心!」   「嗯?」聽到猛男說的話,銀髮美少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也叫ㄏㄠˋ?   停好車準備走進市場內的猛男一轉身就被美少年給嚇到,那頭銀髮在陽光下耀眼的讓人難以逼視,加上那雙冷傲又漠然的眼睛,少年就像幻化的精靈一樣虛幻不真實。   高大強壯的男人還沒確定眼前的人是男的還女的,很漂亮但是臉很臭的少年就冷冰冰的開口了:   「可以請你不要擋我的路嗎?」   啥?擋路?是誰擋誰啊?   「我要進去市場,是你擋我的路吧?」聽他聲音確定是男生之後,猛男也不跟他客氣了。   美少年一臉不想跟野蠻人打交道的睥睨孤傲,冷哼了聲就掏出口袋的耳機往自己耳朵塞,用眼角餘光刮他一眼之後便提步而去。   「站住!」高大的男人被他這麼一瞪一把火全燒了起來,長腿一跨直接擋住他的去路,惡狠狠的斜瞪著比他小近半個頭的冷漠少年。   「拎老師沒敎你跟人說話要看著對方眼睛才叫有禮貌嗎?」   少年慢條斯里的拿下耳機,不耐地仰頭看著他:   「我跟你認識嗎?」   男人皺眉。少年冷冷的續道:   「既然不認識,幹嘛要對你有禮貌?借過,謝謝。」這聲冷冰冰的謝,刺耳的讓男人想當街跟他定孤枝。   「報上名來你這小人妖!」   人妖?少年瞇起漂亮的眼睛,明顯的火氣也被他挑起。   「問別人名字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你這野人?」   「馬的你以為老子怕你?」   「怕你就不會跟你繼續囉唆!」   「耳朵給我掏乾淨,拎杯叫做伊昊,人稱黃昏市場一哥,又叫熟女殺手,四十歲以上的婆婆媽媽沒有一個抵擋的了你大爺我的無敵魅力,光是每天衝著拎杯來市場消費的後援會成員就足以締造亞洲經濟奇蹟。怕的話就跟我鞠躬說聲對不起,下次你來買肉拎杯可以考慮給你打個九折。」   伊昊?一號?美少年明顯嘴角有失控抽搐的現象,只是他很努力的在壓抑那股抽動,因為這樣的醜表情實在跟自己夢幻小王子的氣質很不搭。   「哼,名聲很響怎樣?可惜這邊只有十九歲,青春大好美味可口感受不到你的熟男魅力,我只能說貴為王子的我無法體會凡夫俗子如你的世界,對於你的經濟奇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哇靠,這小子的嘴上功夫比他那張漂亮的娃娃臉還厲害。   「誰跟你說我是熟男來的?拎杯才二十三歲,看我這身傲人的MASO就知道完全是青春肉體才會有的彈性堅挺,看到妹有?嘿嘿嘿,不用太羨慕,你每天扛二十斤豬肉也可以鍛鍊出完美的二頭肌。」彎起強壯的手臂,看著自己滑動的肉蒲團、是肌肉團,伊昊滿意的發出讚嘆。   美少年已經聽不下去轉身又要走了,伊昊趕緊抓住他欲要離去的手臂,又是差點譙出聲:媽咧!這最好是男人的手啦,比女人還要細是怎樣?   「真有種就留下名字啊?不敢講啊?難道你真是個人妖?」說完眼神還很故意的往他胸部瞄。   少年怒然抽回自己手狠狠瞪他,冷冷地自齒縫間迸出低吼:   「死台客,不准叫我人妖!」   「是你不男不女的還敢嫌拎北台?」   「叫台客已經是給你面子!」   「你!阿厚啊,說到底你就是不敢報名字啦!」   「叫一號就了不起嗎?你這眼睛被豬肉泥糊到、腦袋被灌香腸的死台客。我就叫凌皓!不行嗎?犯法嗎?礙著你了嗎?哼!」罵人如行雲流水又不帶髒字的氣質小王子,果然有練過。   凌皓噴著怒火大步憤然離去,留下一時還沒轉回神的伊昊。   等等,他說他叫啥?凌皓,零號?不是吧……   ※   經過市場再走五百公尺就到一處有名的觀光夜市,每到假日絕對是人滿為患。凌皓在夜市裡經營一家小店,不到五坪大的小巧店面裝飾的跟童話故事的小城堡一樣美麗,賣的全是純手工的銀飾品。   身為皓色銀窟的活招牌,衝著他來買淫,咳,買銀的美眉們讓他始終是夜市裡人氣最旺的店家。   平日六點才營業的浩色銀窟,凌皓通常五點左右就會來整理,他的心情已經夠差了,還遇到一個不講理的野蠻台客,吉凶未來先有兆,今天恐怕生意會很差。   繃著一張臉將所有飾品上架,清點零用金,腦子裡不知道是被下了咒還是鬼打牆了,盡是那張粗俗蠻橫的嘴臉!   去你的王八死台客!凌皓氣呼呼的摔掉計算機,雙手環胸瞪眼鼓臉生悶氣。見鬼了,我為什麼要為一個沒水準沒氣質又沒衛生的野蠻人生氣?我是王子耶,怎麼可以跟賤民一般見識?冷靜,忘記,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嘿耶,嘿耶,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他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他立刻有股想直接切斷的衝動。響了五秒,他還是接起電話,依然臭著一張臉。   『親愛的,你去開店了?』電話那頭就是讓他心情很差的人。符魯是知名美髮師,三個月前凌皓第一次光顧他的店之後,他就對凌皓展開熱烈追求,兩人交往到現在也有一陣子了,但昨晚符魯居然斗膽放他鴿子,凌皓不爽到開始想掃他出局。   「不然還在睡覺嗎?」凌皓冷漠的回道。   『不要這樣嘛!昨晚我真的走不開,那個快發片的偶像小天王到店裡做造型,弄了四次他都不滿意,我們全部的人都忙到半夜才下班。』   「你明知道我沒那麼早睡,結束後可以打通電話給我。」我就不會傻傻的等到天亮……   『結束後那個小天王大概是察覺到自己太機車,就提議要請我們吃宵夜,我們很難拒絕啊。』   凌皓不再說話了。這種應酬藉口他聽很多遍了,隨便他去說。   『皓,不要生氣嘛,今天晚上我一定過去找你。』   你昨晚也這麼說。   「不用了。晚上我有約了!」   『皓……』   「我現在很忙,再見。」掛掉電話,凌皓的心情更差了。   符魯總是甜言蜜語,就像他的名字,他總是用深情的眼神看著你,柔情似水的對你說:我是你的俘虜……一開始他承認自己還蠻吃這套的,但甜食吃多了真的會膩,他開始懷疑符魯是不是都用這招到處招搖撞騙?(符:嗄!被發現了!)   凌皓承認自己是個很怕寂寞的人,所以每次失戀他總是很快地就接續下一個新戀情。當然排隊等著他欽點的男人有好幾卡車,他隨便拋一個媚眼就可以引來一群揮之不去的蒼蠅。   雖然看似感情生活相當豐富,但怎麼他還是時常感覺到寂寞?他其實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那麼喜歡符魯?他只是一個人的時候,特別想要有個人陪而已…… ※※※ 久違的新坑(汗~bb) 希望不要廢掉(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