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雙天會

  等待的人終於來到,棄天帝壓下內心澎湃,迅速恢復自信非凡的攻君姿態,眼眉間卻是掩不住乍見佳人的欣喜:   「終於等到你了,一頁書。」冷靜點!千萬不能在他面前失態!呼~吾的心臟跳的好快啊!   一頁書冷哼一聲:「即使神魔(總攻)亂世,也無法摧折人類,棄天帝。」   哦哦,他喊吾名字的聲音好好聽呀(內心尖叫)棄天帝差點就精神抖擻的喊右!一亞書那嬌慍的模樣簡直就是在向吾撒嬌啊啊~>▽<~   「就用證明讓吾相信。」請用你的身體來證明受君的摧折極限吧!放心,我很溫柔,不忍心摧殘你也不會把你凹來折去的(阿公對摧折的解讀果然異於凡人)雖然我很想試試啦(書:去死!)棄天帝心情大好地呵呵燦笑。   如此輕浮神態入了一頁書的眼,簡直就像八寶粥上浮了一粒蟑螂屎一樣令人生厭(一亞書您的比喻~bb)一頁書拂塵一揚,聖掌一出,直接往他那張該死的俊臉招呼過去。   美人主動,棄天帝豈有不接招之理?只見棄天帝腳步輕移,瀟灑自若地拂開一頁書的拂塵,笑的依然是那樣無懈可擊的機車。   「第一次會面,你沒有被吾一眼電暈,今日再見,你不同了!」更嬌、更悍、更強更有力(?)太讓吾萌了!   一頁書板起臉,怒上眉梢更添嬌豔魅色,看的棄天帝真的是熱血沸騰。 「中原武學之深,千變萬化。」   這句話,就像利箭一樣直射棄天帝的心槽,差點讓他招架不住踉蹌往後倒:他說中原強受之深,千變萬化!中原強受之深,千變萬化!中原強受之深,千變萬化!嘎嘎嘎~一頁書你好開放呀))))))   棄天帝豪氣的抹去鼻下幾欲潰堤的鼻血,眼裡燃燒著熊熊焰火,高亢的回道:   「看來你是終於找到反攻吾的方法了,你,必敗無疑!」我怎麼可能讓你壓倒呢?我萌你都來不及了啊啊!   這個時候,一道低沉性感充滿磁性的嗓音來到!! 「是嗎,加上吾呢?」 出塵如雪的人影驟現,黃沙驟亂,傲然詩號,再現紅塵。   「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劍,高處不勝寒。一頁書,是吾來遲了!」   風之痕風之痕,劍界的傳奇,女王的典範!若說一亞書貴為太后之姿,那麼風之痕就是冰山絕艷的傲嬌女王代表!一現身凍澈天地,一顰眉神魔皆醉!那冷冷飄渺的呻吟、咳,聲音回繞在棄天帝耳裡,搔的他目眩神馳渾身酥麻。   再加上吾再加上吾再加上吾!一次兩個極品強受所帶來的視覺震撼,當場讓棄天帝再也無法壓抑內心激動,鼻血有如人體噴泉曼妙而出。   「兩位,別讓吾失望啊!」捲著衛生紙,棄天帝顫抖的說。今日吾不將你們打包回家吾名字倒過來寫!   強強強,力的獨尊、快的頂峰,苦境雙界強受第一人,一頁書、風之痕首度聯手,力與速的組合,攻與受的對抗、真能反撲總攻棄天帝嗎?請收看由三教流氓為您帶來的現場SNG連線報導:   萬里狂沙之外,三先天屏氣凝神地注視著棄天帝、一頁書與風之痕的對峙。   疏樓龍宿搖著閃亮無比的鑽石扇,腦袋跟著輕輕擺動。他不懂,為什麼裡面三個要這樣那樣(?)他們三個卻要在外面當偷窺狂(劍:此言差矣!吾等是光明正大的看吶!)   龍宿的不解,自然是由劍子來開導(龍: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幹什麼?)   「龍宿,你可知為何咱們三人要守在此地嗎?」   「不就是研究人體工學極限(?)好發行光碟大賺黑心錢嗎?佛劍,汝的佛諜針孔調整一下,黃沙太大看不清楚。」這種餿主意只有汝想的出來,真四降低吾之格調(劍:誰叫你不借我週轉啊!)   「非也,是一頁書的主意。」劍子仙跡回道。 疏樓龍宿眼眉一揚,給他一個「不是吧」的表情。 「看得出一頁書與風之痕,此戰已抱著犧牲的覺悟,若有不幸,咱們三人必需接手,不能讓他們的奮戰白費。」一亞書風之痕,你們要撐住啊,至少讓他體力耗盡再換手,不然有點尷尬。   疏樓龍宿嘴角一抽:「汝說什麼鬼話!」三先天去攻棄天帝?吾可以退出嗎?多P不適合吾高雅貴氣的形象。是說……佛劍汝居然沒意見而且還看的那麼認真是怎麼回事?   佛劍分說只是謎樣的嗯了聲,非常敬業的用佛諜全程錄影中。   鏡頭回到萬里狂沙之內──   不是棄天帝要嫌,選在這種地方約會真的是很沒有情調。黃沙漫漫,狂風四起,想牽個小手浪漫的在沙灘上奔跑都會擔心一不小心踩進流砂慘遭滅頂!兩位美人打個商量,我們要不要去夕陽夢幻的海邊或是繽紛美麗的花園約會比較適合我們優雅的氣質?在這裡吾很難發揮實力(?)   雖然是這樣想,不過一個成功的攻是不會因為外在環境的好壞影響他的把妹絕活。棄天帝決定要在今天把這兩位冰山美人扛回後宮供奉起來夜夜承歡!   「作夢!」一頁書是什麼角色!打從滅境到苦境這千百年來,造成的霹靂奇象宛如末世錄,下聘人數堪稱霹靂異數,追求者不惜萬里征途,只為了能得他一絲青睞!   同樣的,魔流劍風之痕自出道就以霹靂風暴之姿席捲魔人兩界,造成瘋狂程度差點釀成江湖血路,眾攻不惜放棄龍圖霸業只盼美人融冰一笑。   見棄天帝不但絲毫沒有打消攻遍天下的念頭,還肖想將他們納為己有,癡心妄想讓美人怒容滿面,掌力劍氣同時擊向棄天帝。   「這麼熱情,果真沒有讓吾失望。」只見棄天帝伸手欲順勢將美人擁攬入懷,一頁書哪能如他所願?長指一掐,正中胸膛用力給他捏下企~~~   SNG最新畫面震驚了觀望的三人──   「是破甲尖峰七旋指!」龍宿以扇掩面,眼睛卻盯的仔細。這樣捏不黑青也淤血(有差嗎?)哼哼,這招要學起來,一定很好用。 劍子仙跡莫名打了個冷顫。   回到現場──   「哇靠!」棄天帝幾乎是彈起來的。那一瞬間,以總攻之態降世而來的棄天帝首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他、他臉紅了(見鬼了!)   棄:嗄!沒有任何前戲就直襲吾的敏感點(?)雖然吾立志攻遍天下也是會害羞的!(騙誰啊?) 就在棄天帝首退之刻,風之痕出招了。   白色披風褪去,魔流劍現。風老師豪邁帥氣褪下披風有如動感佛朗明哥舞者狂野的一甩,差點讓棄天帝鼻血失控(棄:你你你,你居然在吾面前脫衣服(並不是)吾還沒有心理準備啊啊\\\)   雪白飄逸身影急速,銳利劍鋒冷冽,眨眼之間,魔流劍尖直撲棄天帝的胯下(棄:喂喂!劈頭就來這招會不會太狠?這可是關係到你們的幸福耶!)(風:用不到!喝!)   一頁書、風之痕的熱情主動(?)儼然已經激起棄天帝的萌發熱血,既然一頁書都迫不及待摸了他的身體(書:……)他豈可不還禮?   「準備好了嗎?吾要正式開始了!」說實在的,棄天帝說出這句台詞時真的不是普通的下流(棄:有意見嗎?)   「神之抱!」(這啥招?)   只見棄天帝雙手一攤,左右各一,一人一邊,扣住一頁書與風之痕的肩頭,一個使力就往自己身上攬(棄:阿哈哈哈哈!就是這種觸感,實在是太黯然太銷魂!我以後抱不到怎麼辦))))))(書&風:不會有以後!阿砸~~~)   如此輕薄怎堪羞辱!一頁書掙開他環抱同時,氣壓丹田,至極天龍吼發出。   「呀!」   高分貝直接破錶的尖叫讓棄天帝一時耳鳴眼花。風之痕趁他微怔同時冷冷呼出一個巴掌:   「吾的腰是你能摸的嗎!」   只當風美人在跟自己嬌嗔(?)的棄天帝馬上回神,嘿嘿訕笑:   「有這麼輕易嗎?」立即又撲向風之痕。空前絕後的神魔人版之哦呵呵來追我啊正式在黃塵滾滾的沙海上演,這畫面才是真正的驚天地泣鬼神!棄天帝大概是一個人空虛太久,對於這種幼稚的追逐遊戲真的是樂此不疲。   棄:哦呵呵~不要跑。   書:閃開!   風:馬的……╬   SNG這邊──   「棄天帝被那聲尖叫嚇到,體內過萌的真氣已亂、形象盡拋,我看他現在根本就是玩開了。」劍子仙跡開始思考他們在這裡轉播的人生意義到底是什麼~  bb   疏樓龍宿是直接抽著嘴說:「吾可以回家了嗎?」幾歲的人還玩你追我跑的遊戲(鄙視)   一直很認真錄影的佛劍分說終於打破了沉默:   「一頁書那聲天龍吼,將全身真氣提化為佛門至極聖氣,正謂之佛魔相剋,震嚇了棄天帝。狀似幼稚的偽青春奔跑,實則趁棄天帝真氣紊亂之時耗盡他的體力……」   劍子仙跡與疏樓龍宿同時轉過頭怔怔地看著沉穩冷靜的他,兩人心中同時浮現這樣的想法:你(汝)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嚴肅的表情講這種會讓人落下巴的話……bb   「棄天帝真氣渾厚之極,任何高手也無法直接面對,一頁書能在被他抱住之時費力掙扎,自吾提化真氣,怒吼棄天帝。這雙天,真正可怕。」劍子忍不住讚嘆。   龍宿也佩服之至:「此戰印證一事,一頁書……」 劍子仙跡看了他一眼,龍宿心裡想什麼,劍子最清楚!於是非常順口地幫他接著說:   「不愧是最令人膜拜的皇太后!」啪!說完,他的後腦杓馬上被寶石扇巴了一下。 龍宿沒理他,續道:「但吾憂心者,是極端之招必將自傷,尤以棄天帝不斷對一頁書騷擾,不妙……」   劍子仙跡摸摸腦袋,這種事看來他是很習慣了(啥?)於是跟著看著畫面又說:   「最不妙者,是我們完全無法插入(?)只怕一入產生變數……」棄天帝現在因為把不到中原兩大冰山美人已經失心瘋了,如果我們冒然進入會不會雷到他?   龍宿艷魅唇角一勾,輕笑道:「汝心裡應是認為很妙吧?這樣我們就不用去壓倒那位活化石了啊!」(棄:你說誰?)   「唉,若真需要吾等接手,你就在此守候便可,我不想讓那隻黑色魟魚看到你……」是說兩位,你們就在這裡調起情來,置佛劍於何處?(棄:等等,那個魟魚是什麼意思?)   鏡頭再轉──   萬里狂沙內有三道龍捲風在奔馳,那絕對是史上最震撼的畫面!充斥著你抓不到我、我呼你巴掌、你叉腰跺腳、我扮你鬼臉的青春洋溢陽光活潑奔放又熱血(不要想像~bb)只能說這三個加起來超過一萬歲(可能不只)的老芋仔耍起可愛來也是無人能出其右啊! 「神之渦!」棄天帝狼爪一伸,直往美人最脆弱敏感的嘎資窩(?)攻擊。嘴裡還戲謔地發出淘氣(?)的咕嘰咕嘰聲(哇咧,這啥招?)   一頁書立刻跳開怒吼一聲:「鍛魔真火!」火氣飆揚,拂塵一甩就給他巴過去。   「哦呵呵!打不到!」棄天帝巧妙地閃躲,風之痕立刻逼近:   「劍隨風行!」   魔流劍殺氣騰騰揮的棄天帝眼花撩亂,更覺那劍影輝輝的光芒之下映照的風之痕艷光奪目。美!太美了!棄天帝在劍尖襲來順勢下腰同時掏出捲好的衛生紙(啥時捲的?)   僅此一秒的破綻,一頁書、風之痕立刻搶攻,拂塵一勾,長劍一刺!棄天帝當場起身不及一個踉蹌往後一倒,瞬間被兩大美人定在地上不得動彈!   緊張緊張緊張,一頁書與風之痕的聯手一擊,這場反攻大計將近成功,棄天帝的總攻生涯會終結在此嗎?一頁書與風之痕真的會吃掉棄天帝嗎?   書:我吃素!   風:我不吃垃圾食物!   棄:…………(吾終於知道你們最狠的不是武功而是殺人於無形的毒舌)   鏡頭再轉回三先天──   「佛劍你想幹什麼?」龍宿錯愕的看見佛劍捲著袖子起身,一副就是要衝進去幹架的樣子。   「接手!」佛劍這麼一回答,龍宿跟劍子兩人差點滑倒。不然你是想壓倒棄天帝很久了嗎?   「吾不能讓一頁書做這種事(咳!)風之痕與憶秋年的王道更不能違逆。至於你們兩個……」瞥了他們一眼,龍宿立刻以鑽石寶扇掩臉,狀似掩飾瞬間謎樣臉紅,劍子則是一臉感激涕零的寫著:好友,吾就知道你最了我!   「所以,我去!」佛劍依然是那樣正色凜然剛毅不阿,看的劍龍兩人幾乎要肅然起立抬手致敬。   不過,在還沒成功反壓之前,什麼變數都可發生!鏡頭再轉── 棄天帝第一次被人、而且一次兩個,壓在地上,顯然自喻為總攻的他一時還 有點轉不過來(棄:現在是……?) 反攻之招見成功,神魔之尊現敗勢,一頁書、風之痕賭上最後極招:以卡擊魔!   睥睨的眼神、不屑的嗓音,一頁書冷眼看他,撂下一句:「憑你也想泡吾?哈!」   棄天帝簡直不敢相信!就憑他宇宙無敵曠世絕倫的超級夭壽帥,普天之下除他之外還有人有能耐泡的了一頁書?   這廂驚駭錯愕未了,風之痕冷睇冷語又至:「若要以攻服人,就不該強奪豪取。」   棄:不然現在是什麼情形?   「以誠摯溫柔打動真心,就算是鬍子老頭也比你帥。」風老師你臉紅了。   棄:⊙⊙什麼意思?   「意思便是,就算你再帥也不是我們的菜!」一頁書說起這話,真的讓人很想下跪。兩人一搭一唱,合作無間,果然最強大的武器非是刀劍,而是話語。風之痕欲罷不能再放一箭:   「魔者,被發卡的感覺快意嗎?」   棄:○□○嗄!   驚驚驚驚驚!霹靂神攻無往不利(有嗎?)迎妃納妾之路,遭逢前所未有的致命打擊!棄天帝居然被發卡?棄天帝居然被拒絕!當下天旋地轉眼茫茫、神魂顛倒心志喪!孰可忍孰不可忍,棄天帝一聲:   「神之身,豈有被發卡之理,呀!」倏地從地上彈了起來,悲憤摀胸痛心啟口:   「這是吾棄天帝來到人間,最心碎的約會(?)我、我不依啦!」驀然衝向一頁書,雙手一攬,強行扣住美僧纖腰就是一個霸王硬上攻!   「放肆!」一頁書怒極,一聲放肆,梵天單足一頓,聖印天開,登時黃沙如怒浪,濤捲萬丈天。   危急之時,三先天衝入戰場!三人同時攢掌震開棄天帝的箍制,棄天帝連退數步,一抬眼就被眼前的畫面震撼的渾身血液直往天靈蓋衝! 五人排開,其姿色比起玄罡劍奇陣的粉嫩美少年組有過之無不及!難道在中 原武林走跳的都是這麼艷光四射魅力無法擋嗎?而且幾乎都被他遇上了,棄天帝感動的快要痛哭流涕!實在是太養眼、太刺眼,哦吾的心臟……   看到棄天帝眼睛頓時爆發燦爛煙火,頭頂粉色碎花飄飄漫舞,眾人嘴角抽搐黑線滿臉。   書:淫穢魔物天理難容!   風:被意淫的感覺真差!   劍:胃口太大對身體不好哦。   龍:靠!吾頭髮亂了……   佛: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   劍子龍宿一人一邊直接拖住很想撲上去的佛劍,趁棄天帝花痴亂顫咯咯竊笑之時五人同時化光而去,留下萬里狂沙之內逕自歇斯底里狂開小花的棄天帝。   「好個一頁書、風之痕,好個三教先天!吾棄天帝凌駕總攻之界,從無神人能讓吾萌至如此,此回再臨人間值得了,哈哈哈!」   萬里狂沙之會,棄天帝首嘗被發卡的重大刺激,不過親眼見識到中原五大名花(?)棄天帝死而無憾了(棄:老子還沒死!)   棄天帝的總攻之路,在雙天會碰上終極鐵板,他的後宮填充能順利進行?還是就此遺愛人間(棄:喂喂!就說我還沒死咧!)   攻受之爭持續發酵,武林浩劫永遠未了。真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紛爭,不會有結束,只有無限重複的未完待續!   霹靂最終極之神之總攻是不是棄天帝?只有天知道!   劫造受君末路,悲嘆弱攻無語。   棄天後宮沉葬,欲翻船問天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