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最萌的一戰

  如此饗宴,棄天帝自然是滿意非常,只見棄天帝眼眉一挑,左手微翻,一出手便是把妹絕招『請君入用』(?)頭號目標:太一小嫩羊。   紫宮太一見狀,立刻雙手合十,恭敬有禮一鞠躬,順道送上一抹天下太平人畜無害童叟無欺的燦爛陽光超卡哇以笑容:   「你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乓乓乓!眾人推骨牌似的全部跌成一團。   葉小釵見棄天帝眼睛為之一亮,立刻身形一動,火速來到太一身後,在棄天帝魔爪只差半吋就要把他拎走前搶先將他從後衣領扯到自己背後去(太一:噗!前、前……輩……我不能呼吸了,咳咳!)   「啊!」不要欺負孩子,有種對我!   「哦~」拉出一道長音,小釵的意思傳到棄天帝耳底,自動轉成:不要對孩子下手,有種上我(釵:我不是這樣說的吧~bb)   棄天帝活像個市場阿桑(棄:嗯?!)打量著極品松阪豬肉(釵:嗯?)直盯著葉小釵,雖然年紀大了點(咳!)卻也是風韻猶存(?)忠貞傲骨,看來伏嬰師所言不假,中原武林果然美人如雲春光四溢色香味俱全(?)真是讓吾萌心大悅啊啊……   這時蒼趁著棄天帝萌的花枝亂顫同時讚出一掌,不偏不倚往棄天帝後腦杓招呼過去!「啪」地一響,成功把他的注意力引來。   「吾說……這世界上還有誰敢摑我腦袋?除了你這淘氣的小蔥花以外。」   淘、淘氣的小……小什、什麼?眾人本來蓄勢待發欲一鼓做氣仆倒棄天帝,誰知道棄天帝突然回過頭咯咯亂笑蹦出這句讓大家為之一愣的話,蒼更是當場紅煞了臉,更讓人懷疑他們之間根本就有鬼。   「閉、閉嘴!」蒼氣擊敗壞的怒吼。   一旁的月漩渦忍不住開口:「前輩為什麼抖的那麼厲害?」   羽人白了他一眼,低斥了聲:「不知道就不要問。」然後用他飛快的速度來到蒼身後,拍拍他顫抖的肩膀,給他一個「我懂、我了、我明白」的眼神,那種被欺負到渾身發抖恨不得把對方揉死但是又揉不死還反而被揉(?)的心情,羽人感同身受。   棄天帝一看見這裏還有兩個嫩的,頭頂上的小翅膀幾乎要化作綻放的小花好幾朵,翩翩飛舞在頭頂上空。不是他要說,能夠回到人間實在是幸福的不可原諒,他終於知道為什麼朱武這不孝子堅持待在中原不回魔界的原因了。   「不用客氣,一起來吧!」棄天帝修長指尖掃過眾人,輕笑:「你們五個……」一一點名:   孤高艷冷的高嶺之花-蒼,吾嚐過就無法忘懷的黯然消魂(蒼:給我停止你下流的幻想!)   俊凜脫凡的葉小釵,你的堅忍不拔,會讓人越想欺負你啊,咯咯咯(釵:啊啊/譯:我可以直接砍死他嗎?)   冰心玉潔白羽如雪,羽人,真是人如其名,出淤泥而不染的你看起來真是叫吾食指大動,讓人不禁想剝去你純白的羽衣一探春光(羽:,抱歉,葉小釵,我先砍!)   月漩渦,半狼半鬼,果然擁有混血兒得天獨厚的迷媚誘惑力,倔強又好強,更讓人想征服你啊,呵呵呵(月:吼~不要拉我~~)   紫宮太一,吾就不多說了,你直接過來哥哥的大腿坐吧(太一:咦?)   棄天帝收指,微笑,雙手一攤,續道:「我全包了!」   嘎嘎嘎嘎嘎嘎!只聞眾人全數暴走,轟隆隆衝向棄天帝,管他什麼陣什麼法的,先砍再說。   鏡頭轉到另一邊,北越天海入口處,伏嬰師負責牽制不知來幹什麼的劍子(劍:喂!)與前男……我是說,前老闆恨長風。只見伏嬰師與恨長風兩人對峙!   「伏嬰師,你欠吾答案。」不然恨長風你是鬼打牆了嗎?這句話你到底要問他幾次?   伏嬰師顯然也被他問的很煩,分手就分手,哪來那麼多為什麼!他嚴重質疑以朱武的腦子到底是怎麼坐上魔界王位(朱:喂!)早就說血統世襲制該廢除了。   「吾早就說了,王者(攻君)不需要感情,棄天帝才是正確的王者(總攻)!」魔皇,吾永遠追隨你!   恨長風恨的牙癢癢的又問:「那你死於赭杉軍之手,魔魂消失,又怎樣解釋你的重生?」   只見伏嬰師立即露出少女嬌羞(見鬼)的表情,臉上紅雲渲染,咬唇攪手指只差纖腰沒跟著扭(恨:我要吐了):   「吾之魂(身體)早就交予棄天帝,等待今日的重生。」   恨長風嘴角抽搐,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伏嬰師是過去為他獻身,咳,獻計的同一個人!   「從頭到尾,都是你所排佈,慫恿棄天帝禍世?」   「此言差矣!吾只是要魔皇親眼證實吾所言不假,中原武林美人多如過江之鯽,不然他老是以為我拿給他看的書都是唬爛他的。」不然你是拿什麼書給他看(伏:諸如謎樣的古生物、雙邪奇緣、琉璃仙禁不禁、一百個成為腐女的理由……之類的!)   …………   恨長風有一種想直接回家去看電視好過在這裡跟他練瘋話的衝動。   「後悔嗎?清醒了嗎?中原武林的美人們只有偉大的魔皇可以接收,全魔界只有你想與人類和平共處,真是太傻太天真,人類有可能跟魔成為王道嗎?人類有可能不打著反攻的口號來壓倒魔嗎?痴人妄想啊,朱武,人類只有靠偉大的魔皇救贖,不然則唯有消滅。」說的實在太好了,魔皇今天晚上一定會嘉獎我\\\(恨:臉紅個什麼意思?)   不!他不信!他跟簫中劍,不就是魔與人最完美配對的典範嗎?恨長風苦笑了聲:「好友簫中劍,這就是反攻的見證嗎?」   「是見證你愚蠢的多情啊!」要說挑撥離間,伏嬰師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吵死啦!你去翻翻朱簫文就知道什麼叫做王道!不問歲月任風歌,去死!」不堪自己與好友(官方說法)堅定的友情被質疑,恨長風磨去了耐心,揮劍就砍。   這兩個人,徹徹底底完完全全把晾在旁邊的劍子忘的一乾二淨……   (劍:(伸懶腰)現在的年輕人真沒禮貌。請吾來當分手擂台見證人好歹也先打個招呼唄!)   鏡頭再轉回北越天海,葉小釵依然很忙的攻守並進、護陣不危(釵:太一快閃、羽人快壓下你的裙子、月漩渦小心後面那隻手、絃首你的肩膀露出來了!吼啊啊啊~~我為什麼這麼忙!!)   棄天帝一人遊刃有餘的穿梭在美人群中快樂的調戲,一下捏捏太一的臉、一下掐了掐羽人的腰、一下抹了抹月漩渦的下巴、一下不著痕跡扯下蒼的肩領,冷不防在他香肩偷咬一口(蒼:嗄嗄嗄○□○)就連忙的一團亂的小釵都沒逃過他的鹹豬手,一手持劍一手握刀的手都不知道被他偷摸去好幾把!   棄天帝把一個淫穢癡漢的色狼角色詮釋的淋漓盡致,見美人們氣惱地顫抖更是龍心大悅笑不攏嘴,只差沒捧心泣吼這人間實在太美好,果真是美人胯下死,做魔也風流啊啊!小心肝不要跑,哥哥抓到你了哦~~   「啊!」只聞太一一聲尖叫,眾人一驚,暗暗叫慘!這廂太一已經整個人被大色魔公主抱起來,漫天粉紅小花舞飄飄,如果再佐以透明晶澈的泡泡加上喜氣洋洋的汽球,這根本就已經是標準入洞房的儀式了。   「小乖乖,你很得我的緣,魔界後宮豪宅別墅滿滿是,你就隨意挑一間住,我一定把你養的白白胖胖超好命!」棄天帝不虧是毀天滅地的總攻,如此甜言蜜語說來鏗鏘有力氣魄十足,無怪乎眾生之受皆被他收服。   陣勢已破,眾人心驚,正想著該怎麼把小太一搶回來時,只聽到太一露出蒼一再交代不可以流露的懵懂困惑神色,很認真的回答棄天帝:   「這樣不好意思耶,不然我付你房租吧?」   乓乓乓!又是眾人推骨牌似的跌了滿地。俗語說的好,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這句俗語適用在這裡嗎?)太一想壓倒他?下輩子的事!   蒼不禁悲從中來,果真是女大不中留(?)早知道他應該挑不二做或是劍聖那款兄貴來參予才對(不二做:我要是會參加反攻行動……那就奇了!)   沉不住氣的月漩渦見狀,顧不得眾人的阻止就衝了過去,氣沖沖的怒吼:   「我連我老爸的份一起壓你!」   棄天帝都還沒動手,眾人就不忍地扭頭閉上眼睛,不得不說……小月你嗆這聲實在是一點威猛的攻君氣勢都沒有!   「有了太一小乖,再加一個漩渦小辣椒,這才是人生啊!啡啡啡~」棄天帝絲毫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月漩渦給扛了起來,享受他又急又氣的拳打腳踢,簡直就像是隔靴搔癢一樣的調情。   「不聽話的小野貓,我就連補劍缺的份一起疼愛你。」(狼叔:拎阿罵咧!這邊都還沒抱過你插什麼隊!)   「放開我!」月漩渦氣擊敗壞的哇哇大叫。   陣勢連被破了兩道,早已宣告失敗,但棄天帝後宮填充計畫可不滿足,下一個目標:小白文,吾要把你當金絲雀來養,絕對讓你脫離寡婦悲歌的命運!   蒼識破棄天帝的意圖,立刻對葉小釵急呼:「葉小釵,護羽人走!」   「啊!」葉小釵卻搖頭(兩隻小的先搶回來吧!)   「能保住一人是一人啊!你們不知道棄天帝的……的厲……厲……」該死,吾這是在誇讚他嗎?臉紅個什麼鬼啊啊!   「厲什麼?說出來不用害羞,你最清楚吾的實力不是?」棄天帝笑的實在有夠欠揍的自信。   這時羽人堅定的啟口:   「武人,唯有戰死!」好個忠貞聖女不畏淫魔,來賓掌聲鼓勵。   「沒聽過十個魔頭七個勇、八個賤、九個壞,還有一個人人誇嘛!戡魔斬龍跟吾相較就好比小狐獴對上長毛象(啥比喻?)吾聽聞你背負三劫七限命數奇慘,孤苦伶仃一生無愛,吾了解你的孤單寂寞,其實你只是想要有個人疼,其實你也渴望有人能懂,而不再被那該死的命數所詛咒。」乖,哥哥疼你哦~ ○□○沒想到棄天帝會來這招,羽人幾乎招架不住,當下淚灑,哭著跑走(哇 咧~)   玄罡劍奇反攻壓倒棄天帝大隊,到目前為止可以說是全面性的失敗,蒼已經自暴自棄決定要跟他生悶氣(棄:唉呦,不管吾招納多少後宮,你永遠是正房啦~)這時本來在入口處閒到抓蚊子的劍子仙跡也進來了(劍:這裡總該有我的事可以做吧?)   結果恨長風和伏嬰師也跟著來,劍子忍不住搖頭:「你們要談分手協議就快點,從外面吵到裡面真的很拖戲耶!」   伏嬰師輕笑道:「以我萬能的總攻、威猛的魔皇棄天帝之能,你們就乖乖歸順到他後宮吃香喝辣,何必做困受之鬥呢?」   劍子仙跡又搖頭:「唉,坦白說,伏嬰師,你真是討人厭。」事實證明,就算從外面閒到裡面來,劍子除了耍嘴皮依然沒事幹!   伏嬰師訕笑兩聲,雙手插腰下巴一抬,斜睨著眾人回道:   「誰叫我現在是魔皇身邊最貼心的紅人呢!放心啦,我不會以姐姐(?)身分欺負你們,大家以後都是魔皇的人(眾:呔!)只要時間分配好(啥?)和平相處才能長長久久啊,哦呵呵呵呵~~」只能說,一個人會顧人怨不是沒有道理的。   蒼已經受夠這一連串的吵鬧,如果棄天帝真是天地之間最強悍的總攻?那麼他就要逆天而行!這一句經典台詞,相信看過的人都動容,尤其從蒼悲憤悽楚夾帶我見猶憐的泣音(蒼:夠了!)更讓人熱血澎湃。   「天,你若有眼,就見證人類(受君)的意志!」   就在蒼欲使出玉石俱焚之招之際,突然從天空降下一道清盛的光芒!   一亞書一亞書,斬妖除魔最有力的支柱,中原武林最大咖的力量!有了一亞書其他人通通自動退到二線當小婢的一代女王(書:阿砸!)翩翩從天降臨!   這一臨不得了,棄天帝儼然被金光閃到亮眼花茫,尤其當一亞書氣勢凌人的佇立於前,那驕態、咳,姿態;那風韻、咳,神韻,完完全全正中棄天帝的死穴(棄;伏嬰快來扶我一下,吾頭暈了。)   「你……名字?」眾人簡直不敢相信,現下用有點顫抖的聲音說話的人就是剛剛那個色慾薰心的魔頭大野狼?!一亞書的魅力果然無法擋,管他是人是魔都又跪倒在他袈裟裙下。   「百世經綸一頁書。」   美人在前,棄天帝立即恢復風流倜儻瀟灑之姿,把妹絕活再不保留!   「一招機會,你沒愛上吾,所有人就通通歸我。」   「來吧。」一亞書這聲來吧,差點讓棄天帝直接腳軟棄械投降。中原武林果然臥虎藏龍,不能小覷!棄天帝定下心神,極招祭出:   「神之燄!」來吧,投入我熱情如火的懷抱吧!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一頁書不溫不慍,拂塵輕甩,絲毫不閃避迎接他的招勢。   見一頁書毫不迴避,棄天帝簡直是萌心大開,電眼吱吱作響,勢必一招就給他電到軟綿綿茫酥酥直接成為他的懷中物。   兩人同時發電,頓時激起塵砂滾滾,煙霧漫漫,鋪天蓋地伸手不見五指。實在是太驚人太厲害,不愧是魔界與中原的首席發電廠之爭(啥?)眾人大開眼界暗生敬佩。   待塵埃落定,兩人佇立原地,一頁書美眸冷睨,看來是完全沒有對他一見鍾情的跡象!甚至嘴角輕揚,拋下一句:   「棄天帝不過爾爾!」(棄:○□○||||||)語畢,率著眾人瀟灑離去。   一切歸於寧靜,棄天帝顯然受到不小的打擊!他說吾不過爾爾、不過爾爾爾爾爾爾……吾毀天滅地曠世絕倫魔界頭號美男子,居然被中原一個和尚說不過爾爾……嗶嗶啵啵,棄天帝聽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伏嬰師,他就是你所說的一頁書嗎?」   「然、然也……」魔皇,您的臉在扭曲……bb   突然,棄天帝的頭上彷彿躍升起一顆燦爛的小太陽,周邊花海紛紛,只差他沒撩著裙襬快樂的轉圈圈(伏:魔皇您沒事吧~bb)   「自吾再臨,人間總算出現一名真正的強受!咯咯咯……好個一頁書,吾期待再會的甜美時刻!哈哈哈……」   對棄天帝而言最萌的一戰,讓一頁書畫下美麗的句點。徹底見識到中原佳麗(?)的嗆辣,更奠定了棄天帝攻遍天下的決心!讓我們一起期待霹靂神攻第十集:強攻、豪取、盡納吾掌 ※ 這樣有沒有比較不絕望~bbb 是說……劍子你到底去幹嗎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