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舞洞桃初體驗(下)

  「你為什麼這麼說……你知道什麼……其實喜歡恭哥的人是你吧……」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下肚,筱綬鈞膽子也大了,瞪著小霍低吼,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小霍看見他這副模樣,倒是笑了。   「我喜不喜歡恭哥……干你屁事?」   「你!」筱綬鈞瞪大眼,忍不住推他一把:「你這樣就是對不起貂項大哥,也對不起我!」   「哦?為什麼?」   「你明知道貂項大哥喜歡你,也知道我喜歡恭哥!」   「是嗎?你喜歡恭哥?我怎麼感覺不到?我只感覺恭哥喜歡你,而你只是在享受他的寵愛而已。」   「胡說!」他生氣了,真的生氣了:「你亂說!」   「不是嗎?你到舞洞桃,連一刻都待不住,還說你有多喜歡他呢!」   筱綬鈞皺眉,臉紅的發燙,腦子也熱轟轟的。   「那是因為……因為他不在……我看不到他……很害怕……」   「哼!他是你情人,又不是你保母。」   「你習慣這裡,當然不怕……」   「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也不怕。」   筱綬鈞緊皺著眉看著他,忍不住問:「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   小霍瞥了他一眼,冷哼了聲:「我幹嘛討厭你?」   「我感覺你很討厭我。」   「那是因為你蠢。」   筱綬鈞的眉頭簡直快打結。   「或許你真的不知道恭哥的魅力吧?或許恭哥也不想讓你太深入他的世界吧?畢竟那對你來說都太複雜了。恭哥愛你,因為你單純,所以他很保護你。可是這畢竟是他主管的世界,所以他希望你可以親身去碰觸他所在的環境。他帶你來這裡絕對不是要讓你害怕,而是要讓你了解他在做什麼?可是你只想逃回家,根本不想了解他。」   「我……」他啞口無言。   「我打賭,你甚至不知道恭哥的生日幾號?」   「……」   「他卻連你穿幾號鞋都清清楚楚。」小霍點了一根菸,噴了一口,十足不屑。   筱綬鈞沉默了,他覺得眼眶燒的發燙,腦袋也被酒精侵蝕的疼痛,可是他的意識非常清楚,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震動的心跳,撞擊在胸口震的發疼。   其實小霍說的一點都沒錯!他是個被軌亍恭寵在懷裡的小綿羊,他一直覺得自己跟軌亍恭很有距離。他不了解軌亍恭的過去,也不清楚他的背景,對!他甚至不知道軌亍恭什麼時候過生日……   他是一個失敗的情人!可是他可不可以為自己辯白說,在認識軌亍恭之前,他根本不知道一個好情人該怎麼做?他知道軌亍恭對他很好,也知道軌亍恭為他做了許多,他不知道自己能回饋他什麼?他只知道軌亍恭不在身邊他就莫名的慌。   「小霍……」突然間他覺得小霍其實是個好人,他雖然嘴巴壞,但是他感受到他的用意了。   「叫那麼親熱幹嘛?」小霍還是冷眼厲話的睨他。   「我知道你為了恭抱不平,不過還好你罵醒我了……」   你醉了吧!小霍擰他一眼,表情這樣說。   「我真的很喜歡他……可是,我真的不太清楚……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感受到我真的好喜歡他?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一個人……應該說,我從來沒談過戀愛,從來不知道……原來我喜歡男生,原來喜歡男生……也可以這麼喜歡……」   小霍嗤地笑出聲:「鬼打牆啊你!」   「我知道我很彆扭,常常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不過,我想,我現在大概知道怎麼做了……」說著,忍不住傻傻笑了起來。   小霍看著他,漂亮的脣形勾起一抹淺笑。這小傢伙永遠不知道自己哪裡吸引人?總是不明白自己的殺傷力有多大?所以才會讓人不放心,所以才會讓人都喜歡。   「去見公公吧你!」小霍推了他腦袋一把。   驀然把他推醒似的,筱綬鈞愕然地看著他,問了一句讓他差點噴酒的話:   「恭哥跟薔薔都那麼漂亮,為什麼他爸爸長那樣?」   「搞不好軌爸三十年前跟恭哥一樣帥。」   你的意思是……三十年後恭哥可能也會變那樣嗎……bbb ◇   每個人總有難忘的第一次體驗,對他來說,舞洞桃初體驗是個難忘的經歷。或許該說,因為軌亍恭,所以開啟了他人生很多初體驗的眼界。   當軌亍恭來到專屬包廂時,他嘴邊的菸差點掉下來,因為此時納入他眼裡的畫面是:   薔薔站在桌子上載歌載舞,腐女姐姐和魚乾女姐姐還有喻宅崒和一群黑衣人組成聲勢浩大的舞團在兩邊搖鈴伴舞,中間的圓形沙發上,老爸在教小鈞划酒拳,重點是……小鈞身上只剩下一件汗衫加一條阿公四角褲……   「哇哈哈哈!你又輸了,脫上面還脫下面你自己選!」軌建籌仰頭大笑。   「厚~會冷啦!」筱綬鈞整張臉被酒精燒紅的徹底,噘高了嘴準備伸手去拿桌上被倒滿的酒,搖搖晃晃的才握住酒杯,他的酒就馬上被拿走。茫然地仰起頭,一看見軌亍恭緊蹙眉頭繃著一張俊臉,他馬上漾開一抹甜美的笑:   「你來啦……」   軌亍恭把酒一仰而盡,隨即脫下西裝外套把他整個人裹了起來,跟著坐下沙發然後將他抱在腿上,一隻手再為空酒杯倒滿,冷冷對著自己的老爸啟口:   「我跟你玩!」   「咯咯咯!玩輸了他還是要脫哦,反正只剩一條內褲而已。」   「如果你輸了呢?」軌亍恭反問。   「嘿嘿!薔薔來!」軌建籌把寶貝兒子抱上腿,笑的像個色老頭:「我輸薔薔脫!」   「爹地你好壞!」   「誰叫哥哥不讓我看小鈞鈞的青春肉體。」   「我!」無臉……喻宅崒突然衝了過來,高舉著手叫道:「我幫薔薔脫!」說完馬上被軌建籌一腳踢到牆邊去。   「你以為老子我一定輸的是吧?而且我對你的肉體一點興趣都沒有!」   薔薔噘起了嘴,輕扭了老爸的胸口嬌嗔:「爹地幹嘛對他那麼兇?你自己脫不就好了。」   「對齁!哈哈哈哈哈!江湖鐵漢鬼見愁已經很久沒有重出武林啦!」軌建籌揚聲嘶吼,驀地站起身撕開花襯衫,當場露出胸前整片鬼修羅刺青。所有黑衣人跟著歡呼起來,薔薔也拍著手直喊著爹地好帥。   軌亍恭擔心的看著傻呼呼笑個不停的筱綬鈞,決定在他酒醒之前直接把他送回家。   「不要,我不要回家……」筱綬鈞用力抱住了他,可一下又鬆開手勁全身軟綿綿地掛在他身上,雙手環著他的脖子,沉重的腦袋依偎在他寬闊的肩膀上:   「我不想回家……恭……我喜歡你……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喜歡你……」   薔薔馬上扯了扯一隻腳已經踩在桌面上讓所有保鑣下跪膜拜的軌建籌,然後要所有人禁聲。   「我知道……」軌亍恭哄孩子似的拍撫著他單薄的背脊。   「不……我要讓你知道……要讓全世界知道……我第一次……喜歡一個男生……這麼喜歡……我喜歡你……我要讓你知道……」   軌亍恭微微地笑了。   「我一直覺得……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一直覺得……你好遙遠……原來……其實……是我自己……是我不敢去接近你……是我、不是你的問題……你就在我身邊,一直在我身邊……一點都不遠……」   筱綬鈞緩緩抬起頭,整張臉紅撲撲的,他很認真的看著他,好正經的對他說:   「我沒有醉……」然後打了個大大的酒嗝。   軌亍恭笑了。   「你不要笑……我真的沒醉……」   「我沒說你醉。」   「我沒醉!我很清醒!所以我……我要吻你了,你不要躲哦……」   「我不躲。」   筱綬鈞捧住他的臉,靠了上去,濃郁的酒氣醺染著彼此的氣息:   「我……要……吻……你……」你字甫落,他的手也同時垂了下去,整顆腦袋撞上他的肩,瞬間不醒人事。   「噢~」這是包廂內所有人異口同聲發出的惋惜聲。   軌亍恭溫柔一笑,輕輕地將他抱了起來,貼著他耳畔柔聲回道:「想吻我, 機會多的是。」犯不著吻給他們看。   眾人張著嘴巴怔怔地看著軌亍恭瀟灑的抱著筱綬鈞,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包廂,一整個就是帥到亂七八糟。隨即你看我我看你,眾人同時又是一聲嘆息。   「哥哥好帥哦。」薔薔倒進軌建籌懷裡。   「爹地比他帥一點啦!」   「小鈞鈞太可愛了。」腐女姐姐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萬分感動。   「太感人了。」魚乾女姐姐抹著淚水。   「他們真的是一對哦?」喻宅崒說完,馬上被四面八方砸過來的衣服面紙毛巾給淹沒。   美好的結局終究要落幕,大家儼然都已經是歡樂的一家人,命中注定在一起,命中注定要幸福!果真是春滿乾坤腐滿樓,百花齊放處處萌!橫批:BL萬歲! 全劇終 ****** 總算覺得完整了(安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