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舞洞桃初體驗(中)

  深呼吸、不用怕!這不是我應該待的世界,我離開就是了。筱綬鈞決定勇敢堅強的轉過身找到出口然後一溜煙跑掉,但當他一回身的時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黑衣人已經團團將他包圍住,怔愕地抬起頭,圍住他的彪形大漢個個都像殺人犯似的滿臉橫肉面目猙獰,好像隨便噴一口氣就可以把他融屍似的恐怖。   你你你、你們知不知道我是你們恭哥的誰,居然敢敢敢、敢擋住本少爺的路!我我我……我好害怕~TT   倏地,黑衣人緩緩讓出一條路,筱綬鈞還以為他終於可以脫身,隨即又看見黑衣人莊重地低下頭,中間那條路出現了一道高大雄偉的身影……太雄偉了,當那人的身形映入他眼簾時,筱綬鈞簡直傻了。   渾圓壯碩的身材,比起身懷六甲的孕婦有過之無不及的超大鮪魚肚,包裹在大花襯衫底下,雄厚的雙層下巴掛著三串沉甸甸的超大條金項鍊,五根手指戴滿了黃金、翡翠、各色寶石鑲成的大戒指,還夾著比德國香腸還粗的高級雪茄,烏黑的油頭中間不知是年紀大了還是故意染的有一搓特別顯眼的灰白髮,烏漆抹黑燈光閃爍的室內他還戴著足以掩去半張臉的捍衛戰士蒼蠅大墨鏡……哪來的台客田僑仔啊?   「小兄弟,成年了沒啊?」大老粗用他渾厚沙啞的嗓音問他。   筱綬鈞嚥了下口水,思忖著該不該老實跟他說:其實我未成年,能進來完全是因為這裡的老闆很硬……咳,後台很硬沒有人敢招惹的緣故……嗚,我只是個平凡小老百姓,不用這麼注意我啦!   「嘖嘖!」台客老粗一邊噴煙一邊繞著他打量一邊還發出筱綬鈞非常熟悉的讚嘆聲,接下來就是讓筱綬鈞整個人彈起來的舉動,他被捏屁股啦!   「哦呵呵,果然很有彈性!」   什麼啦!我跟你認識嗎這位阿桑!為什麼我到這裡也會被騷擾?軌亍恭這不是你的地盤嗎?你的人被吃豆腐了你到底是死哪去啦))))))   「你!你放尊重點!」筱綬鈞瞪著他,氣急敗壞的低吼。   「噗。」噗嗤一笑,臃腫的歐吉桑抖著肥壯的身體,笑的全身肥肉都在晃:「蠻辣的,真不錯。」   真是夠了!筱綬鈞不管對方是哪裡來的角頭老大,他只想立刻離開這個地方,早知道就不要來了,這根本不是他該出現的場合嘛!   就在筱綬鈞打算衝出人牆時,突如其來的一聲熟悉的呼喚讓他整個人像被電到一樣震驚到差點休克過去。   「爹地!」薔薔一鑽進來,筱綬鈞馬上感覺所有黑衣人頭上也開了花。   等等!他叫他什麼?爹地?這個像座山一樣臃腫的歐吉桑?台客?田僑仔?爹地?○□○啊啊啊啊!!   筱綬鈞整個人踉蹌跌了兩步,震愕的瞠大眼看著薔薔整個人撲進他老爸懷裡,然後他老爸整個人把他抱起來轉了兩圈,然後兩個人就嘴對嘴親了又親……   T口T……我真的想回家……   「爹地,你怎麼又胖啦?好可愛哦。」薔薔揉著他老爸的臉。   「我的乖女……兒子,小親親、小可愛、小娃娃、小公主,你怎麼又變漂亮啦?爹地抱抱,爹地親親,嗯~~ㄇㄨㄚˋ!」   囧……哪個好心人,拜託帶我走吧……   「爹地,你看過小鈞鈞了?他很可愛吧!」薔薔整個人掛在他爸身上,笑瞇瞇的看著一臉驚慌失色的筱綬鈞。   「很可愛,可是有點兇哦。」   「唉呦!哥哥喜歡就好了嘛!而且我也喜歡哦,所以爹地也要喜歡哦!」   「也是啦,哈哈哈!」   不然現在是什麼情形……   「小鈞鈞,你也要叫爹地呀!」   嗄?!我可以不要嘛……筱綬鈞不自覺的又往後退。   「我的爹地就是哥哥的爹地也是你的爹地嘛!爹地人最好了,你受了什麼委屈只要跟爹地說,隔天你就會收到欺負你的人的手指頭,好厲害哦?」   厲害個頭!那是犯法的吧!Q口Q   「小鈞鈞是第一次來這裡玩哦,爹地你要對他好一點。」   「那有什麼問題!」軌建籌仰頭大笑,拍了拍掌,震耳的音樂隨即停了下來,燈光也跟著打亮,所有人目光全往他們這邊聚集。   「所有人眼睛給我睜大看清楚,這位小少爺以後你們見到他就跟見到恭哥和薔少爺一樣,都要給我鞠躬敬禮,誰敢對他不敬,我就要誰的小命。」   可以不用這樣吧……筱綬鈞欲哭無淚,可全場的人居然揚聲齊喊了聲:是!聲音大到嚇的他差點又離地彈了起來。然後看見薔薔抱著他爸又親又笑:   「爹地好帥哦!」   「來跟爹地跳舞。」   「好啊!小鈞鈞一起來。」   「不,我……我想坐一下……」我頭暈……   「那你去包廂休息一下吧。」薔薔示意一位保鏢帶筱綬鈞去休息,自己則是歡樂的跟著老爸跳進舞池。   筱綬鈞呆坐在顯然是軌家專屬御用豪華包廂裡,一心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到底是自己的問題還是他真的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為什麼連腐女姐姐他們都可以玩的很盡興,他卻一點都無法融入?   這是軌亍恭工作的地方,甚至是他成長的地方,他應該要更貼近這裡、更細心的去探索這個環境,可是他卻很害怕,他卻一直想逃,就連第一次跟他爸爸見面,他也表現的冷漠恐懼而且失禮……   筱綬鈞整個人很沮喪,這個時候他瘋狂的想見軌亍恭,想跟他說說話,想跟他撒撒嬌,一但他不在身邊,他整個人就不知所措。   「喂!」門在他發呆時被打開,一聲叫喚喚回他的失神。筱綬鈞抬起頭,驚愕的看見居然是這裡的領班,那隻水……那位艘包霍。   「要不要喝點東西?」小霍冷艷的臉龐在燈光下很犀利,他的美和薔薔全然不同。薔薔像陽光一樣燦爛俏美,而他就像夜曇那般冰冷絕艷。   「好……」筱綬鈞其實有點怕他,總覺得能在這種地方當上領班一定不是簡單人物。是說,除了自己以外,這些人根本都是非人類。   「這兒太吵,去酒吧那。」   咦?他的意思是……他要跟我一起去喝東西嗎?他現在好像是上班時間吧?雖然有點彆扭,但筱綬鈞還是決定跟他離開,因為他更害怕面對薔薔跟他老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