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番外之 命中注定的女神(上)

  對不起我離題了!因為我這個人真的不太會說話,而且臉部表情一向很嚴肅,不風趣也不討喜,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的女神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   我的名字叫做貂項,對,就是那個不苟言笑高大強壯恭哥不准我動我連毛細孔都會自動關閉的雕像,每次我出場就是恭哥要出現的時候,因為那輛加長型黑頭轎車就是我開的。對,我就是那個像雕像的大塊頭司機,我的名字叫貂項,不是雕像。   我是誰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我的女神,我每天午夜夢遺、迴,作夢都會流口水的他,我的女神,舞洞桃的台柱領班,電子花車女郎都比不上他的媚態:艘包霍……   不要笑他的名字很奇怪,像我那個滿臉橫肉逞凶鬥狠的阿爸,名字卻叫做貂纏,都沒有人敢笑他,所以笑別人是不禮貌的行為,好孩子不要學哦!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看見小霍那個畫面,我像一尊雕像站的比總統官邸的警衛還筆挺,必恭必敬的等候恭哥的發落,而小霍他卻是一進門就直接往恭哥的大腿坐上去,當時我的感覺是……我是人不是盆栽,會不會把我忽略的太徹底?後來我有試圖問他這件事,小霍給我的回答是:哦?我以為站在窗戶那裡的是雕像。   我是貂項沒錯,但不是那種雕像,是貂項……   那時候小霍還不是領班,他只是舞洞桃一個服務生,可是因為他長的漂亮嘴巴又甜酒量又好所以常常被客人騷擾,但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明明很討厭那些色鬼對自己毛手毛腳,可他就是可以笑的超級甜美迷的客人團團轉,然後等恭哥過來的時候再黏到他身上哭訴哪個客人有多下流。   從那時我就知道,小霍的眼中只有恭哥沒有我……   我又曾經試圖問過他是不是喜歡恭哥?結果被他一拳打斷鼻樑,恭哥還特準我休假一個禮拜,因為他覺得鼻子上貼一個大X的司機顯示不出他的威嚴。   「我喜歡誰干你屁事?」那時小霍給我一拳還不夠,用鼻孔哼了我兩聲之外再補上一腳。不,你們不要怪他怎麼可以隨便亂打人,對我來說,那就像愛撫一樣纏綿悱惻,鼻樑斷了接起來就好了嘛,可是讓小霍生氣就是我的不對!   後來我再也沒問過他這種事,也沒有特別強烈感受到他是不是真的有喜歡恭哥?因為他除了喜歡黏在恭哥身上,也會黏在主任背上、副理肩上、客人腿上,完全把騷包貨的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噢!   「背後說我什麼壞話?找死啊!」他對我最常做的事就是靜悄悄的走到我背後,然後往我後腦杓貓一拳。超級痛……   他什麼人都會黏就是不黏我,什麼對象都能撒嬌就是不理我。有時候我常想,他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   「我、我沒有說你壞話。」在他面前,我就像螞蟻一樣卑微……不,螞蟻都比我有尊嚴,因為他最喜歡吃蛋糕,掉出來的屑屑他非常樂意讓螞蟻搬走,卻連一口都不願意分給我吃。   「諒你也不敢!滾開,別擋我的路,我要下班了!」用客人送他的名牌包往後一甩,還差點砸在我臉上,我只能倉皇地往旁一靠,讓出寬大的走廊……明明走廊那麼大又沒有人,為什麼他一定要從我面前過?   哦不,不可以對女神有任何不敬的臆測,他就是這麼任性才顯得可愛,他是看的起我才願意從我面前走過去。如果他想要,我也是非常願意直接趴在地上讓他從我身上踩過去的。   「小、小霍。」我不知道哪根神經接錯線?居然斗膽叫住他。   女神緩緩回過頭,盛氣凌人的瞪著我。我覺得膝蓋有一點發抖……   「你、你有叫車嗎?」我應該跟他說聲再見就好了,管那麼多等一下他又要飛踢過來了。   「搶著載我回家的人多的是,你也要排隊嗎?」挑起眉,他紅紅的小嘴冷冷的對我說,卻讓我滿臉燒燙,雖然看不出來,因為我的膚色有點黑,而且臉上做不出任何表情。   「可、可以嗎?」我今天一定是吃錯藥了……恭哥,等一下如果我被踢斷腿或折斷手請你原諒我,我會請我底下的小弟來幫我代班的。   「憑你?」小霍重重的哼了聲,然後扭頭就走。說實在的,他生氣的樣子真的好迷人啊,細細的鳳眼好像會噴火一樣,超級挑逗人的。   就在我沉迷於他盛怒的美麗當中時,腳步聲突然停了,我怔楞地往前一看,看見我的女神踩著三七步一臉不耐煩的瞪著我。   「還要我請你過來嗎?」   什、什麼?   「不想送就算了,講那麼多廢話想死啊?哼!」又一個扭頭,眼見小霍不知道在氣什麼反正就是真的要走了,我馬上衝過去,一碰上他那雙怒瞪的眼我馬上又習慣性的倒退一步。   「我、我跟恭哥報備一聲,馬上送你回家。」   小霍狠狠用眼神擰著我,我有一種皮肉被他尖銳的指甲拉扯開來的刺痛感。他還是用鼻孔對我低吼:   「難不成還要我等你嗎?」   我一嚇,馬上丟下一句:「馬上好!」然後火燒屁股似的衝進恭哥辦公室!   「恭哥,我、我可以先送小霍回去嗎?」我在門口立正站好,莊嚴肅穆的就好像一尊雕像……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明明急的心臟都快停了,還是可以維持這樣雕刻般的莊重筆挺。   坐在辦公桌前的恭哥緩緩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白煙飄渺的香煙叼在唇邊,一手還握著手機,橫看豎看就是讓人崇拜的帥。我常想,如果我有恭哥一半……不用,三分之一的帥就好了,小霍會不會多看我一眼。   恭哥沒說什麼,用手指朝我勾了勾示意我過去。我很急,小霍的耐心有限,不對,他對我是沒有任何耐心可言,我很怕多浪費幾秒就會被他從舞洞桃的三樓辦公室往下丟。   但是我還是忍著我的焦慮……我知道從我的臉完全看不出來,但是我真的很不安,一個是上司,一個是女神,兩個都不能得罪。我很快的走到恭哥面前聽候指示,只見恭哥把他的手機往上移到我面前,用他那張帥到亂七八糟的臉說出一句讓我差點變成真人版石化雕像的話:   「簡訊要怎麼回?」   呃……恭哥,你是黑社會的老大,不會傳簡訊會被人家笑……當然沒有人敢笑你,因為你是軌亍恭,不會傳簡訊也是應該的。   「您就按下回覆鍵,然後……抱歉。」我不小心瞄到他的訊息了,恭哥不會把我滅口吧。   「沒關係。」恭哥一點都不在意我看見他手機上清晰的寫著:恭,你今天晚上要過來嗎?還附上一個臉紅的小圖示。   這……雖然我的身分不適合講這種話,但是恭哥,如果小鈞鈞知道你收到這種簡訊會傷心的吧!您就當作沒這回事直接刪除就好了,不然很容易引起誤會!不要告訴我其實您連怎麼刪除訊息都不會……   「是小鈞傳來的。」恭哥好像一眼就看穿我的想法,讓我嚇了一大跳,小霍常形容我不僅名字是貂項連表情都像雕像,可是恭哥總是能一眼看出我在想什麼?我想應該是因為恭哥也是跟我一樣屬於顏面神經失調的人吧,我好像聽過小鈞也這樣唸過他……   「你幫我回。」看來恭哥似乎研究怎麼打字很久了,我看他把手機丟給我之後開始運動他的手指頭。   「是……」但是要回什麼?   「告訴他我處理好事情之後就會過去。」   「是……」看了恭哥一眼,我很盡忠職守的又說:「我會馬上回來載您。」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你送小霍回家之後就可以休息了。」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順便跟小霍去吃個宵夜看個夜景之類的嗎?當然前提是小霍不但沒揍我還願意跟我去啦……謝謝恭哥,雖然小鈞常說你神經大條,事實上也蠻大條的,但是其實你對我們底下的人真的很照顧,在您的庇蔭之下,我們成長的多麼堅強茁壯……對不起,離題了。   「那,我先走了。」打好簡訊也傳送出去了,我把手機還給恭哥,小霍那雙噴火的眼睛瞬間回到我腦裡。完了,讓他等這麼久,吾命休矣!   恭哥一點頭,我馬上衝出辦公室。啊,忘了跟恭哥報告,我回的簡訊內容是:小妖精,洗香香等我過去寵愛你吧!今晚你別想下床了。 ******** 見鬼啦,居然一篇打不完(趴~) 整個就是除了主角以外的人都要卯起來搶戲就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