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12

  匆匆忙忙起身下床,就像庸庸碌碌每一天的開始一樣,突然一頓……他怔怔地轉過身,呆楞地望著書桌上儼然已經變成某人的菸灰缸的小魚缸,當然,裡面的鬥魚早就游到仙山去了,現在的小魚缸裡面只有未滿的菸蒂,濃郁的煙草味甚至還清晰可聞。   軌亍恭到底什麼時候走的?嗄?!筱綬鈞突地瞠大眼,裡裡外外把自己檢查了一遍,發現身上沒有任何可疑紅痕或內褲穿反之類的徵兆,這時才撲通撲通的按住狂跳的心臟……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焦慮的猛抓頭同時,他的門被打開了──   「小鈞鈞,你睡到現在啊?」擁有他家鑰匙只有房東先生,一個快要四十歲的大叔但是堅持自己未滿三十還是夢幻少女的金剛芭比。   「姚……姚先生……」老實說,每次看見他搖進來的騷勁筱綬鈞就有一股反胃的衝動,畢竟一個身高不到一米七體重卻超過八十的壯漢捏起連花指扭腰擺臀的樣子真的不是太舒服的畫面。   筱綬鈞已經抗議過N百次,雖然套房是跟他租的,但是進門前可不可以請他敲門或按電鈴,這樣直接進來是要嚇死人嗎!   「厚,跟你說過多少次,叫我姚姐姐或茲茲姐,姚先生是哪個單位的啊?」不就是你這位仁兄嗎?是的,房東先生叫做姚茲茲,天生就是個發浪騷包貨,千萬不要被他魁武的外型嚇到,正所謂肌肉男也可以是個溫柔漢,姚茲茲就是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代表。   「你,你來幹嘛?房租還有兩個禮拜才要繳吧?」筱綬鈞下意識就是往牆邊閃,不然又要被他摸好玩的。   「我不是來收房租的,是說大概也不用收了啦!」姚茲茲一進門就開始在狹小的空間巨細靡遺的打量,似乎是要找出什麼蛛絲馬跡似的。   「什麼意思?」   「唉呀!小鈞鈞你什麼時候學會抽菸了?」抓到證據似的,姚茲茲馬上把小魚缸舉高塞到他面前。   「這不是我抽的啦!」莫名臉紅,筱綬鈞急的把魚缸搶過來。沒想到,姚茲茲卻馬上露出淫蕩的笑容,黝黑的大方臉倏地湊近他,讓筱綬鈞整個人背貼著牆動彈不得。   「是那個人對吧?我看到了,魚缸裡的菸蒂,跟他抽的菸一模一樣。」   「什……什麼?誰啊?」你不要貼我那麼近,我要吐了。   「唉呦,你這愛逞強的小東西,臉都紅了還裝蒜啊!哦呵呵~」姚茲茲笑的花枝亂顫,大掌一揮直接讓他整個人飛撲到床上去。筱綬鈞才狼狽的爬起來,還來不及起身他又壓了過來。   「昨天晚上有個宇宙無敵大帥哥來敲門,我以為老娘春天就要來臨,不管他說什麼我都只有流口水的份,他就是叼著你魚缸裡的香煙,說起話來酷到長毛象都會發情去跳艷舞(?)性感的嘴唇就算木乃伊看見都會萎縮成風乾鹹鴨賞(??)怎麼會有人帥的這樣不可原諒,為了他就算要我馬上去變性我都義無反顧啊啊!」   筱綬鈞抽著嘴看著花癡症頭嚴重發作的姚茲茲,實在不得不佩服他的語無倫次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突然覺得他應該要帶姚茲茲去後庭咖啡館跟薔薔認識一下,不知道誰練瘋話的功力比較強?   「是軌亍恭……」他喃喃啟口,對於這樣的形容他真是一點都不陌生,而且他完全可以想像那副畫面。   「你果然認識!你就承認他是你姘頭吧!」一賞又呼了過來,筱綬鈞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整張臉就塞進枕頭裡。   「他不……」筱綬鈞脹紅臉幾乎是跳起來的,可姚茲茲馬上接口說下去:   「他劈頭就問我這棟公寓要價多少?要嘛就是請你搬走,要嘛就是他要買下這棟樓。小鈞鈞,你要否認他跟你沒關係就是騙肖耶,你倒是幫姐姐想想我該怎麼回覆他呀?」   「他要我搬走?」筱綬鈞傻傻的看著他,只見姚茲茲撇著嘴不是太甘願的說:   「他嫌我這兒又小又舊,擔心你這住久了會生病。我跟他說整條街的鄰居都搶著照顧你,差點被他的電眼給瞪到暈過去,所以他後來說要買下這棟樓我也糊裡糊塗的答應了。」   「什麼?」那你還要我幫你想辦法?   「唉呦,面對那種難得一見絕世大帥哥,就算他要強暴我,我也會自動脫光躺平等著他來臨幸寵愛!」(鬼畜攻:哈啾!)   「你真的把樓賣給他了?」不敢置信。   「大概吧,我盯著他看都來不及,哪有腦筋去思考他說了些什麼啦!」   筱綬鈞決定不跟他廢話,一個轉身就衝出房門。他要去問個清楚,問清楚軌亍恭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這樣對待他是為什麼?不明所以的吻了他又是為什麼?   ◇   筱綬鈞到後庭咖啡館時,只看見薔薔悠閒的看小說喝咖啡,他上氣不接下氣,一張粉臉紅通通的看著他。   「軌……軌亍恭呢?」   軌呾薔掀起俏捲的眼睫,一看見筱綬鈞就堆出一臉曖昧的笑:「哥哥昨天不是在你那裡過夜嗎?」   筱綬鈞的臉馬上又燒了起來。軌呾薔雙手托腮笑咪咪的接著問:   「哥哥很強吧?」   「什……什麼?」該死,我在臉紅個什麼勁?   「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不用害羞。我是不是應該要叫你一聲大嫂呢?」   夠……夠了!   「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樣……」   「咦?」   咦什麼咦?雖然他牽了我的手,親了我的嘴,可那並不代表我跟他做了什麼,不然我不會到現在還是清純小處男……沒我現在是覺得可惜嗎?筱綬鈞又開始自我唾棄。   「哥哥吃過早餐就出去了,他一直都很忙。」軌呾薔決定不逗他了,還是帶著愉快的微笑對他說。   很忙?那他昨天還帶我出去約會?筱綬鈞怔怔地望著他。   「你應該去看看哥哥上班的樣子,那才叫帥。」軌呾薔雙手合十,眼睛燦亮。說他對他哥哥沒感覺才有鬼!筱綬鈞莫名拉下臉,做不出任何開心的表情。   「我確實想去……」碎碎念在嘴裡,可還是讓軌呾薔聽到了。   「我把舞洞桃貴賓卡給你,晚上你就可以去啦。」   「我自己去?」不要吧?   「晚上我已經跟腐女姊姐還有魚乾女姐姐約好要去看赤壁了。」軌呾薔一臉無辜。   呃,他不敢跟他說他跟軌亍恭已經去看了,只能想他們一定會喜歡那部電影的!   「放心,這張貴賓卡是軌家人專用的,拿出這張卡沒有人敢動你。而且我想,哥哥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你看起來比較高興。   「薔薔……」筱綬鈞接過他的卡片,忍不住問:「你對你哥……」真是難以啟齒。   「嗯?」   「算了……」   「說清楚嘛!你想問我對哥哥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感情?還有哥哥為什麼要花錢要你陪我?還有哥哥到底是喜歡你還是喜歡我對吧?」   你講那麼直接還跟我裝傻!筱綬鈞卻只能臉紅,他一直覺得自己被這兩兄弟唬嚨的像個笨蛋。   「我只能說,我跟哥哥之間絕對沒有任何異於兄弟的情感,我們從小就會親親抱抱,我跟爸爸也會這麼做啊,所以你不要吃我的醋啦。」   「我、我沒有。」他又臉紅。   「至於哥哥喜歡誰?其實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你只是沒有自信,不敢面對而已。」   「薔薔……」筱綬鈞怔愣地望著他,原來……他腦袋沒壞嘛(喂!)   「我確實很想要有個人陪我,我很喜歡你……不用露出那種臉,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啦!哥哥很擔心我一個人在家,他也沒辦法常常回來陪我,所以才希望你留下來,因為我難得遇到看順眼的人啊。」   是哦?我看你跟每個人都可以很好嘛!   「你是不是真的受過什麼傷?」筱綬鈞問的謹慎,似乎非要有個正常的理由說服自己留在這裡,他實在無法接受處在一個沒有邏輯的情境之下像個笨蛋似的直到全文完(某忌:咳~bb)   「唔……如果你是指兩年前那個人教會我怎麼泡出一杯感動人的好咖啡、讓我的微憂青春全部奉獻給他之後,他卻永遠的離開了我這件事的話……我實在想不出你指的受傷是什麼?」軌呾薔依然是無邪到地老天荒的純真絕美,卻讓筱綬鈞頓時心跳如雷眼眶發燙。他突然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殘忍的人,為什麼要一直逼他說出不堪回首的過往?只為了給自己一個心安的理由。   「薔薔……」他的眼神滿是歉意。   「你會繼續來這裡陪我吧?」軌呾薔笑著說。   筱綬鈞用力點頭。   「我突然好想吃頂太瘋的小籠包哦。」   「我去買。」   「就知道小鈞鈞最好了。其實最喜歡吃他們家小籠包的是哥哥,不如你先買過去給哥哥吃,他一忙起來肯定忘記吃午餐,現在他人應該是在辦公室,我把地址告訴你……」   軌呾薔歡笑地目送筱綬鈞離開。拿起攤在桌上的小說,美麗的笑容瞬間擰出了愁,忍不住掐起手帕抹了抹眼角驟然而生的眼淚,感傷的啟口:   「腐女姐姐寫的這本書實在太虐心了,嗚呼……」   那是一個都會美少年愛上一個種咖啡豆的田僑仔的故事。美少年因為太美麗得了憂鬱症,被父母送到山上去吸取日月精華,邂逅了在山上種咖啡樹的美青年。美青年雖然是個果農,但是秉持著眈美小說就算是漁夫也要帥到垂淚的真理,所以美青年憨厚正直的氣質當場就擄獲了美少年憂鬱的心。   於是兩人的H就在暈滿咖啡香氣的咖啡樹下開始了,搖晃律動中咖啡豆像珍珠一樣灑落在他們身上,圓滾滾的咖啡豆就成了現成的情趣用品(什麼?!)   總之這是個悲傷的故事,後來因為一次強烈颱風來襲,美青年為了搶救快成熟的咖啡豆結果不小心被洪水沖走自此音訊全無,傷心欲絕的美少年每天到山上祈禱,最後風乾成一尊雕像,嗚呼哀哉。   「還是看一點開心的KUSO文吧。」軌呾薔決定拿出另一本同人誌來消磨時間,這種傷心的故事用來騙騙小鈞鈞就夠了(哇咧~)於是他收起這本令人感傷的小說,封面斗大的書名印著:愛在咖啡成熟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