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11

  「你的腳踏車太舊,不能修了。」軌亍恭拉住他的手:「走過頭了。」   筱綬鈞低著腦袋,沒意識到自己的手被他牢牢握著,他只是不明白現在的狀態,摸不清軌亍恭對他又好又冷是什麼意思?他不需要這麼高級的代步工具,就算腳踏車壞了他跑步去上學都沒關係,可是軌亍恭曖昧不明的態度讓他的眉頭始終無法鬆開。   「不要就算了。」又是那種冷淡無謂的語氣,讓筱綬鈞忍不住抬起頭來瞪他……一愣,他現在衝著自己微笑是抽筋了嗎?   「帶你去吃飯。」沒等他反應,軌亍恭直接把他送進車內,揚長而去。   軌亍恭帶他去一家高級西餐廳吃牛排,筱綬鈞看到店經理帶著主廚出來迎接他們整個人都傻了,他開始懷疑軌亍恭的身分不只是黑社會的大咖而已,上至政商名流,下至平民百姓無一不搶著巴結討好他。   「你到底是什麼人物?」   軌亍恭看了他一眼,微笑:「軌亍恭。」   「我不是說你的名字。好像全世界都認識你?」   「可是我不認識他們。」還是微笑,幫他切好鮮嫩的牛肉,示意他進食。   筱綬鈞有點僵硬的叉起一塊肉送進嘴裡,驀地眼睛一亮,當場就忘記滿腹困惑,充滿驚喜的雙眼瞬間蒙上一層水霧,隨即用力的咀嚼,淚眼汪汪。   「好……好好吃……」我以前吃的夜市牛排根本就是ㄆㄨㄣ啊~   看著他淚眼感動的開始埋頭大吃,軌亍恭只是叼起了菸看著他,深邃的黑目裡有了藏不住的溫柔。   飽足一頓之後,軌亍恭帶他去看電影。筱綬鈞很驚訝他居然會帶他去看歷史大戲而不是武打動作片……雖然這部片也稱的上是戰爭武術片了。   是說當他看見諸葛亮不斷用放電的眼神勾引周瑜,搖著羽扇說出:我需要隨時保持冷靜這樣的台詞時,他聽見身旁傳來疑似噗嗤一笑,轉過頭去,只見軌亍恭投給他一道匪夷所思的微笑,對他說:   「赤壁之戰很經典,你要用心體會。」   哦,他很認真的看啊,可是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專心,可能是諸葛亮的眼神太曖昧,瑜亮合奏的音調太激情(?)加上身旁的男人太出色,筱綬鈞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偷看軌亍恭的側臉,發現他嘴角牽起謎樣的弧度時,他就會立刻把目光轉向大螢幕,通常看到的都是諸如: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不冷靜了~或是:從他的琴聲我知道他需要朋友~之類容易讓人迷惑的台詞……   他的結論是,腐女姐姐和魚乾女姐姐一定會超喜歡這部片!看起來軌亍恭好像也蠻喜歡這部電影,而且他都聽的懂那些很奇怪的台詞……他實在無法想像軌亍恭跟兩個姐姐變成好朋友的樣子,光想像他就忍不住哆嗦。   「冷嗎?」軌亍恭突然貼近他,幾乎是湊在他耳邊問。嚇的他耳根驀地一熱,連忙搖頭。   「不,我……」話沒完,他的手已經被軌亍恭又大又厚的手掌給包圍住,而且這一握就是兩個半小時直到散場……這叫他怎麼可能專心看電影?還用心體會咧。不過諸葛亮那句:我很久沒有這麼不冷靜了他倒是體會到了……嗄?!難道他真的腐掉了嗎?(腐+魚姐姐:就說你有天份啊孩子,哦呵呵~)   他第一次跟軌亍恭獨處這麼久的時間,筱綬鈞發現,其實,他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他只是表情少了點,話也不算少,只是偶而會出現雞同鴨講,但也只是偶而。   筱綬鈞還是非常困惑,終於在他送他回到小套房樓下時,忍不住問了:「為什麼……你今天要跟我約會?」   軌亍恭點了一根菸送上嘴邊,白霧隔離了彼此,他的眼睛依然清朗銳利。在他開口前,筱綬鈞先搶話了:   「不要告訴我是薔薔要你這麼做的。」擰著眉瞪他,卻看見軌亍恭淺淺地笑了。他絕對不知道他是第一個敢經常瞪著他的人,他絕對也不知道自己瞪人的樣子有多可愛,所以軌亍恭只是看著他笑。   確實是薔薔要他這麼做,但他也覺得沒什麼不好,薔薔只是點醒他一些盲點,他太忙了,忙的沒時間去意識很多早就出現的思緒,而那些思緒他總是認為不是那麼重要,直到筱綬鈞對自己發了脾氣……   「喜歡嗎?」反問他,果然看見他倏地一愣,一臉茫然卻又羞赧臉紅。   「喜……喜歡什麼?」   「跟我約會?」   「我……」說不上喜不喜歡,不過沒想像中壓力大就是了……但他只是臉紅說不出話,這才發現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點怪怪的。   「我也很久沒約會了。」軌亍恭抽掉嘴邊的菸,緩緩吐出一團白霧。筱綬鈞怔怔地望著他,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都忘記有多久了……」菸蒂從他修長的指頭彈了出去,他性感的薄唇始終勾掠著一道優雅上揚的弧線。   「幾乎要忘了這種感覺了……」不著痕跡的貼近身邊那張傻愣的臉,細緻的小臉暈著熱氣,為什麼臉這麼紅?或許他自己也不懂,當軌亍恭靠他越來越近時,那張緋紅的小臉才恍然回神,黑白澄亮的大眼睛幾乎要瞠破了眼皮。   瞬間有一股濃重的煙草味灌入他的胸腔,引發的卻不是排斥抗拒的嗆咳,竟是心震如雷的顫抖。他好像早已經被這濃郁的菸味染上了癮,所以當這味道完全覆蓋住自己,他只覺得頭暈目眩,整個人在旋轉,昏眩到他必須緊緊揪住對方的衣領好讓自己可以平衡住排山倒海的洶湧狂浪。   可當他的手狠狠拽緊瞬間,他猛然一震:他抓的人是軌亍恭?!軌亍恭的臉貼在他臉上?!軌亍恭的唇壓在他嘴上?!軌亍恭的手覆在他腿上?!軌亍恭……軌亍恭……軌亍恭在吻他?!   ○□○   赫啊嗄嗄嗄呀啊啊吼嗄嗄)))))))))))))))   筱綬鈞像觸電一樣整個人彈開,背靠上車門同時,身後黑壓壓的陰影頓時籠罩,他愕然地一抬頭,看見包圍在他敞篷跑車的周圍,包括佇著柺杖邊笑邊流口水的人瑞阿公、樓上送報紙現在正脹紅臉咬著安全帽的大學生、不知道埋伏多久兩管衛生紙早就染紅的腐女姐姐、一邊顫抖做筆記一邊痛哭流涕的魚乾女姐姐、捧著鮪魚肚抖的快中風的早餐店老闆,還有不管他點什麼飲料最後都給他溫豆漿的怪怪女生,每次都偷捏他屁股的花店老闆、市場賣魚的阿桑、自助餐店的阿姨、你家就是我家裡的工讀生……   整條街的人幾乎都圍過來了,都看見了,他跟軌亍恭接吻了……嚴格來說,是軌亍恭吻了他,在他一不小心恍神的時候吻了他,他的初吻,他的第一次,在整條街的怪鄰居見證之下,就這麼獻出去了……   「筱……」軌亍恭即時抓住他軟綿綿的肩膀。   他又昏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