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4

  真的是夢?低下頭看見自己的手肘纏上紗布,腳踝也貼著藥布。所以不是夢?他真的摔車了,雖然摔的是腳踏車。他真的遇過那個鬼畜般的男人,而且他真的叫做鬼畜攻!他想起來了……   昨天他被軟禁(?)在那個夢幻花園的後庭咖啡館裏面,被一個叫做鬼打牆的美少年纏了一整天。與其說那是家咖啡館,不如說那是一棟高級的華麗洋房。後來他才知道那棟豪華別墅真的就是他兩兄弟的住所,咖啡館就開在一樓,那根本不能算是個真正的店家,根本就是弄給鬼打牆打發時間玩的。   傍晚的時候,那個叫做鬼畜攻的男人讓一輛加長型黑頭轎車送回來,他還是很酷很MAN的抽著菸,然後無視他這個旁人存在跟鬼打牆底迪抱抱親親……嚴格來說,是鬼打牆黏在他身上抱抱親親。最後在他腦筋斷線呈現一個弱智恍神狀態之下把他拎進他的加長型黑頭轎車,然後送回他的小公寓。   他完全想起來了……鬼畜攻把他送回來的時候,依然無視他的掙扎硬是把他抱下車,然後他看見那個人瑞阿公杵著柺杖呆站在路邊,下巴疑似有脫臼的現象;又看見樓上送報的大學生提著便當去撞電線杆;還看見隔壁的腐女姐姐整個人掛在陽台,口水直接滴到樓下的遮雨棚。   鬼畜攻堅持把他抱上樓,替他開門,然後把他放床上,接著又點了一根菸,環視著他這個一裝進身高接近一九零的他就變的特別擁擠的小套房。鬼畜攻什麼也沒說,默默的離開了,留下滿室嗆鼻的菸味……   好謎的男人……   那兩兄弟太不尋常了!他真的要去後庭咖啡館打工嗎?筱綬鈞很掙扎!可是他不去打工賺錢的話,他就很難生活下去了啊!對齁~體育老師!   筱綬鈞趕緊跳下床翻出昨天忘在另一個袋子裡的手機,果然裡面都是老師打來的未接電話。他正要回撥,簡陋的木門同時傳來敲門的聲響。這麼早?誰會來敲門?   筱綬鈞只好扔下手機,提著扭傷的腳一拐一拐跳去開門。門一打開,他就呆掉了,居然是鬼畜攻……   鬼畜攻……軌亍恭性感的薄唇上習慣性的叼著白煙飄裊的菸,深色西裝裡是敞開的襯衫,結實的褐色胸肌呼之欲出,單手插在西裝褲口袋裡,橫看豎看都是叫人腿軟的帥。   筱綬鈞莫名臉熱,仰著腦袋呆望著他,卻不知道開口說什麼?基本上他跟軌亍恭完全沒有話聊,應該說,軌亍恭其實不太理人,他不像軌呾薔那張小嘴根本就是關不起來的機關槍。   「呃?」尷尬,嘴一張,卻不知道要說什麼?筱綬鈞只能臉紅。不要臉紅啦!他最討厭自己臉紅了,這樣會讓自己看起來真的很受……bb   「上班。」軌亍恭開口了,顯然他沒打算要進去。   筱綬鈞呆了呆。上班?什麼?   「去換衣服,我等你。」   他的意思是,他是特地來接他的?不會吧?筱綬鈞又一拐一拐的跳到房間唯一的一扇窗往下看,果然樓下停著他的加長型黑頭轎車,車旁站著一名穿黑西裝戴墨鏡身材像摔角選手的標準黑社會樣子的保鏢,還有圍繞在車旁的男女老少全部都是這條街的怪鄰居…………他真不想下樓。   筱綬鈞哀怨的回過頭,卻發現軌亍恭正盯著自己看,正確來說,他是盯著自己的腳看。筱綬鈞微怔,有點僵硬的跟著低下頭,赫然一嚇,他他他……他還穿著海綿寶寶的四角褲啊啊!   筱綬鈞紅著臉不知道要先遮哪裡?軌亍恭就開口了。   「你的腳要看醫生。」   他會不會誤會我是在誘惑他?人瑞阿公常說我的腿又細又滑又有彈性……他說什麼?   「咦?」男子漢最忌諱露出這種智障的表情,但在這個鬼畜攻面前,實在是很難硬起來(?)   筱綬鈞還沒回神,軌亍恭已經走進來,二話不說,單手一扛,輕鬆愉快地就把他扛在肩上準備走人。   「等……等一下!」筱綬鈞霎時脹紅臉大叫。   軌亍恭停下腳步,微偏過頭,正好對上他那張火燙的小臉,筱綬鈞懷疑自己現在臉上的熱度大概可以幫他點菸了。   「我……我還沒穿褲子……」話一出口,隔壁房門剛好打開,那名穿著及膝連身睡衣披頭散髮活像完美小姐進化論的須奈子真人版的女子,不就是老是對自己咯咯亂笑的腐女姐姐嗎?完了……   「噢……」果然,腐女姐姐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嘆,然後猶如融屍奇案瞬間化為一灘春水,屍體(喂)上方還飄著粉紅色泡泡和小碎花瓣……   軌亍恭沒說話,轉身又走進房內,他的動作看起來很大,實際上卻很輕柔,把筱綬鈞放在床上之後,他直接拉開靠牆的廉價組合式衣櫥。   「喂……」筱綬鈞想阻止他,他實在不認為他們有熟到這種地步。   軌亍恭轉身,拿出嘴邊已經快燃盡的香煙,問他一句:「煙灰缸?」   「哦!」筱綬鈞很自然的爬到床頭去找……不對,我哪來的菸灰缸?「我……我沒有……」靠!為什麼看到他就沒辦法好好說話?   軌亍恭左右看了一下,視線停在衣櫥旁的小書桌上的一個小魚缸,他很順手的就把菸蒂給拋進去,神準無比,連一滴水都沒濺出來,動作一氣喝成真他媽的有夠帥!筱綬鈞忍不住想要拍手鼓掌……個屁!嗚啊!我相依為命的小鬥魚~Q□Q~   軌亍恭根本沒發現他的臉已經扭曲,逕自又點了一根菸,叼在嘴上,小小的房間暈滿了菸草味。他拉開衣櫥拉鍊,微微皺了皺眉,拿出一件短袖襯衫就往後丟,不偏不倚蓋在筱綬鈞的腦袋上。   筱綬鈞才把襯衫拉下來,又一件T恤飛過來砸他臉上,接著是運動服、牛仔褲、短褲、背心、制服、內褲……夠了!   「你在幹……」嘛還沒脫出口,筱綬鈞臉上又多一件阿公四角褲。他生氣的抓下四角褲,才瞪起眼,就看見他轉過身,手上那件粉紅色的T恤……不會是他挑半天最後決定要他穿的吧?   那件T恤是他剛搬來時隔壁腐女姐姐送他的,他記得腐女姐姐用淡紫色緞帶把這件衣服包裝的非常美麗,然後用詭異的微笑對自己說:『超適合你的。哦呵呵呵~』說完她就轉走了,她真的是用轉的,因為她莫約轉了兩圈半之後,筱綬鈞就聽見人體跟牆壁接觸的碰撞聲……   不!打死他都不要穿這件T恤,他當時莫名奇妙收下這個禮物,就把它塞在衣櫥最裡面再也沒拿出來過了。如果軌亍恭看見T恤上面印的字,他絕對不會勉強他穿的,那實在是太丟臉了!   軌亍恭緩緩的把T恤打開,一個囂張的大字倏然躍入他眼裡,斗大的、嗆狂的、而且還是粗體版的:幹…………幹的前面還有兩個小小的快來,幹的後面有兩個小小的我吧。   正解:快來幹我吧!   背面:我是一盤好菜……   「我不要穿!」筱綬鈞馬上大喊,胡亂抓了件運動服就往身上套,他的手還卡在袖子裡,就聽見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傳來:   「我也有一件。」   唰!他把自己的運動服扯破了……   「我那件正面是:讓我幹你吧!背面是:我是個好廚師。」   赫啊啊啊!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麼帥的臉搭配這麼冷靜的口吻說出這麼下流的話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