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3

  「我十八歲。」   哦,十八歲的鬼打牆……他的心智年齡肯定只有八歲!   「那你哥……?」   「他二十七歲。」   哦,二十七歲的鬼畜攻……大我足足十歲啊?是大叔級的鬼畜攻!   「小鈞鈞,你臉紅了。」   「哪哪哪哪哪……哪有!」見鬼了,我又不是鬼打牆,口吃個屁?   「呵呵!不用害羞啦,喜歡我哥是很正常的。」   「我才不喜歡,我最討厭那種人了……」筱綬鈞細聲啐唸。   「在這裡工作很輕鬆的,這裡唯一的要求就是……謝絕醜男入內。」軌呾薔抱起橘花,還是笑的溫柔可人。   筱綬鈞終於搞懂那隻肥貓叫橘花不是菊花……這不重要!他皺了眉:「謝絕醜男?」   「沒辦法,我看到太醜的臉會嘔吐,看到太胖的肚子會頭暈,看到太髒的人會發抖。這樣我就沒辦法好好泡咖啡,哥哥就喝不到我泡的咖啡,他最喜歡喝我泡的咖啡,我們店裡什麼飲料都不賣只賣咖啡,因為哥哥最喜歡我泡的……」   「好了,我懂了!」趕緊阻止他,他果然是鬼打牆。筱綬鈞斜睨著他,其實有戀兄情結的是這傢伙吧?他開口哥哥閉口哥哥的,送哥哥出門還要親親抱抱,兩兄弟沒姦情才有鬼!回去再去問隔壁的腐女姐姐這種關係叫什麼?   「等你傷好再正式上班吧,今天你的工作就是陪我聊天。」   「呃?你不開店嗎?」   「唔,有差嗎?」   沒差嗎?筱綬鈞覺得自己的嘴巴再這麼失控抽搐下去,他大概會成為史上顏面神經中風最年輕的患者。   「這不是你的店嗎?」   「阿哈哈,也是哦!」軌呾薔隨即起身,輕鬆愉快的繞進吧檯:「想開就開嘛,幹嘛那麼認真?這家店是爸爸給我玩的,他怕我無所事是太無聊。而且哥哥喜歡喝咖啡,我泡咖啡的手藝又很好,所以乾脆就開店來玩。對了,你要不要吃三明治?我每天都會做給哥哥吃,他最喜歡我做的燻雞肉三明治了。」   「哦好啊……」果然是戀兄情結!不如你嫁給你那個鬼畜攻哥哥吧,反正你也是標準美受……嘖!我在想什麼?都是腐女姐姐害的。筱綬鈞自我唾棄著。   聽起來,他根本就是有錢人家備受寵愛的小少爺啊,果真是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平平十幾歲,為什麼他就這麼坎坷?難道受君就要這麼悲情嗎?他好不甘。   是說……   「你爸爸叫什麼名字?」他真的很好奇。   「他哦,他是人見人怕的軌建籌!」   嗄!鬼見愁?!   「爸爸很厲害哦!聽說他年輕時曾經一個打倒三十個,爸爸有好多朋友,每個人都穿黑西裝戴黑墨鏡,長的跟石柱一樣強壯,而且遇到爸爸的人都要跟他敬禮。」   你爸那叫做混黑道……你到底跟你爸熟不熟?   「爸爸自己有好幾家店,其中有一家很好玩哦,下次叫哥哥帶你去,因為哥哥也是那家店的經理。」   「什……什麼店?」他有點抖。   「舞洞桃大酒家。我去過幾次,還蠻好玩的哦。」   舞……舞洞桃?有檔頭大酒家?果然是黑社會的人去的地方。筱綬鈞開始後悔答應他在這裡工作了,他懷疑自己最後會不會被那個鬼畜攻賣到舞洞桃去……   「小鈞鈞。」軌呾薔喚回他的失神,一邊做三明治一邊問他:「你為什麼要打工啊?」   問這不是廢話嗎?筱綬鈞真想嘆氣。把狼A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A性命不值錢……   「我需要錢。」   軌呾薔抬起頭來,一臉疑惑:「為什麼?」   有錢人家的少爺哪能明白這種淒楚?真是令人生氣!筱綬鈞托著腮,一臉不甘地回道:   「因為我是個孤兒,因為我沒有任何親人可以救濟,因為我必須賺錢才能付學費,因為我還要繳房租,因為我連摩托車都買不起,因為我……呃……」下巴差點從手心滑下來,筱綬鈞怔怔地望向前,吧檯內的軌呾薔現下是淚流滿面抽抽噎噎只差沒痛哭失聲。不然現在是什麼情形?   「嗚……鈞……嗚嗚……鈞……嗚……鈞鈞……」   是怎樣?他又鬼打牆了嗎?   「鈞……嗚……鈞鈞……你……你怎麼這麼可憐!」軌呾薔的眼淚就像洩洪一樣,兩道奔流的瀑布就這麼撒落在他做到一半的燻雞肉三明治上面……聽說那是要做給我吃的吧?筱綬鈞的臉又想抽筋了。   「不要哭了。」你真的是男人嗎?筱綬鈞這輩子沒這麼好奇過。   「我決定了!我要叫爸爸收養你。」軌呾薔含淚握拳堅定的吼出聲。   「不要吧?!」那他不就變成鬼受君?他不要~~~~~~   「小鈞鈞……」軌呾薔不知何時已經飄到他身旁,用溫柔的雙手捧著他的臉,含淚的美眸,就像露珠滾落在花瓣上,夢幻動人美麗不可方物……筱綬鈞認真的考慮是不是要趁機往他胸部摸下去好確定他的性別……但,這麼做的話,他跟那些成天吃他豆腐的變態有什不同?   「你這麼惹人憐,叫我怎麼忍心再讓你受苦?」   他現在是在念那一齣偶像劇的台詞?   「讓我好好照顧你,好不好?」   筱綬鈞看著他淚眼朦朧真摯誠懇地望著自己,那雙柔細的手還捧在自己臉上溫柔磨磋,這畫面、這台詞……他是在跟我告白嗎?赫!筱綬鈞猛地瞠大眼,整個人往後一退,悲憤地扭過頭鎖緊了眉低吼:   「我……我沒辦法接受!」   晴天霹靂!好像有一道閃雷瞬間打在軌呾薔頭上,他只差沒蓮花指貼頰跌坐在地再打上聚光燈佐以淒涼的落葉兩片而已!   「為什麼?」這時一定要流著眼淚喊的夠悲憤才顯得出狗血淋漓。   「我……」真是難以啟齒。「我們都是男的啊!」扭頭~   …………   時間彷彿靜止,連呼吸都變的沉重。筱綬鈞忍不住回頭,霎那跟著一愣……軌呾薔咬著手指頭,偏著腦袋,一臉困惑。   「我們本來就都是男的啊?這跟我覺得你好可憐有什麼關係?」   …………   所以是他誤會他就對了?他差點忘了,這個鬼打牆是個心智年齡只有八歲的秀斗美少年……是說……笨蛋到底會不會傳染啊? ※※※ 鬼畜攻:我是男主角沒錯吧? 忌:好像是~(汗) 鬼畜攻:我的存在感好像有點低…… 忌:您多心了~(心虛) 鬼畜攻:我弟會不會太搶戲? 忌:我去趕文了~(逃) 鬼畜攻:果然是沒有邏輯的故事(煙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