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2

  午後庭園跟後庭明明就差很多!筱綬鈞忍不住翻白眼……不對!他應該要馬上趕去體育老師家打工才對,為什麼會被他們拎進來聽這個秀斗美少年練瘋話?   對齁,他是被那個高大的男人扛進來的,因為美少年一直說他好可愛好可愛,再不把他抱回家他一定會在陽光下枯萎的蠢話,然後他就活像那隻叫做小菊花的肥貓一樣輕易被扛進來了。   「你叫什麼名字?」美少年一邊幫他包紮一邊問,看起來很飄逸很夢幻很有氣質的美少年話真的很多。   我可以不要講嗎?筱綬鈞彆扭的轉過頭。這一轉,剛好看見那個高個子的男人一邊抽菸一邊看報紙一邊喝咖啡一邊咬三明治……這樣會中毒吧?可惡的是,他一邊抽菸一邊看報紙一邊喝咖啡一邊咬三明治,煙灰還掉到咬了一半的三明治上,他面不改色的把菸灰吹掉,然後繼續吃……這麼沒水準的事為什麼他做起來還是那麼酷?筱綬鈞好恨,一時就忘了要對美少年擺臉色,傻傻的回他:   「筱綬鈞。」   「小……受君?」美少年微怔。   「噗!」冷酷的男人剛入喉的咖啡噴了出來,濺濕了報紙,澆熄了香煙。筱綬鈞好像聽見他隱隱譙了聲國罵,隨即又若無其事的再點一根菸,然後端著盤子起身走去吧檯內,依然是MAN的天理不容,筱綬鈞真的覺得老天太不公平了!   「你真的是小受君耶!好可愛,好可愛!怎麼會這麼可愛?以後我看不到怎麼辦?」   不然這位美少年你是吃錯藥了嗎?筱綬鈞嘴角抖動看著他。   「我可以走了嗎?」   「你的腳不能走。」美少年兩眼汪汪看著他。   不知道是誰害的哦?筱綬鈞想到就有氣。沉著聲低吼:   「我要去打工,我已經遲到了!」   「你要去哪裡打工?騎腳踏車去?可是你的腳踏車也爛了耶!我看你打個電話給你老闆辭職吧!」雖然美少年的表情又美麗又誠懇,但筱綬鈞還是覺得他在說風涼話。   「不行,我一定要打工!」不然我就沒錢繳學費,不但沒錢繳學費,連房租都繳不出來,不但連房租都繳不出來,連吃飯都會成問題……唔!他怎麼這麼命苦!   「不然……」美少年眼睛一亮,興奮的抓住他的手。   「噢!」痛~你一定要往我受傷的地方抓嘛?   「哦對不起!」美少年的纖纖玉手嚇的輕摀住嘴,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充滿歉意地眨呀眨。筱綬鈞實在很想告訴他這種動作真的很娘,但是為什麼他做來就是很夢幻?他該不會是女扮男裝吧?   「小鈞鈞……」   喂!我跟你很熟嗎?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這樣叫我?筱綬鈞很不爽的瞪他。   「小鈞鈞,不然你留在後庭……我是說,午後庭園打工吧?」   嗄?筱綬鈞睜大眼。他說什麼?   「我這裡剛好在缺暑期工讀生,而且……」忽地掏出一個計算機。   呃?他從哪裡變出來?筱綬鈞瞠眼結舌呆望著他。   「你撞壞了我哥的兩盆蝴蝶蘭、一盆萬年青、四株向日葵、一盆蘆薈、三盆三色堇、還有他的寶貝大麻總共十二萬八千五百四十九元。」   「什麼!」筱綬鈞整個人跳了起來,扯痛了腳踝,他整個人又跌回座椅,額上的青筋差點爆開。   「哦,忘記算還有我家小橘花的驚嚇費,橘花花很膽小的,我怕他今天被你嚇到晚上又要挫賽了,這樣我明天得帶他去獸醫院一趟,所以再加一千二診療費……」   他才要挫賽咧!什麼仙女美少年夢幻小公主?他根本就是披著人皮的吸血鬼!筱綬鈞一陣昏眩,撐著身體站了起來,雙手扣在桌沿,氣的臉紅脖子粗,他發誓,他真的會掀桌。   美少年掀起俏捲的眼睫仰起頭看著他,居然還給他一臉無辜的噘起嘴說:   「我還沒算我剛剛幫你包紮的藥水錢呢……」   吼~~~~他要殺人啦!筱綬鈞忍無可忍雙手一扣就要翻桌,倏地一愣,他的手在同時被緊扣在另一隻厚實的大掌裡,讓他怎麼也使不出力。怒然回頭,卻只看見對方的肩膀,更生氣的抬起頭,映入那張面無表情的絕俊臉孔,個子很高、長的很帥、連力氣都很大!他最討厭這種人了啦!   「大麻很難種。」顏面神經失調的冷酷帥哥這樣對他說。   「關我屁事啊?」他們兩個根本都有病!筱綬鈞抽回手朝他怒吼。又是一愣,他尖削的下巴突然被他握了去,筱綬鈞愕然地瞪大眼看著他,然後被他轉向左邊,再轉向右邊,他握的很輕,並沒有弄痛他,可是這樣子也太奇怪了吧?沒他是在挑豬肉嗎?   「嗯……」還發出謎樣的語助詞?   美少年蹦地跳到他面前,雙手合十只差沒轉圈圈。   「哥!他真的很可愛哦?留他下來嘛!我要他陪我。」   男人偏過頭看著美少年,終於變了點表情,他微皺眉:「他是受君。」   美少年嘟起嘴,臉有點紅:「又沒關係……」   「喂……先放開我!」筱綬鈞扯著他強健的手臂。哇靠,他的臂膀好粗壯,這才是男人的手吧……呸呸!我在想什麼?!   男人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他的眼睛很黑很深邃,好像有一股引力要把你吸進去,筱綬鈞被他盯著看居然莫名臉紅,雖然他很生氣,可他那張可愛的俏臉就是沒有任何威脅性,反而是男人僅僅是垂著眼看著他,就有一種叫人不知所措的霸氣。   「隨你。」男人好像很寵這個美少年,默默的又轉過去點菸。筱綬鈞很想跟他說,這樣很容易肺癆……但想想,他就算中風也不關他的事。   美少年立刻開心的跳過來抱住失神的自己,筱綬鈞渾身不自在的張大眼看著他。   「小鈞鈞,你留下來的話,剛剛那些錢通通一筆勾銷,而且我還會付你薪水,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他才不相信!何況美少年有點短路,他根本就是又遇到變態了吧?筱綬鈞掙開他的環抱倒退兩步皺著眉看他,美少年笑瞇瞇的說:   「日薪一千可以嗎?還供餐哦!咖啡讓你免費喝到飽。」   日薪一……一千?筱綬鈞的大眼睛差點滾出來,猛然轉身按著碰碰直跳的胸口。一仟……那一個月不就有三萬?騙人的吧?老師那裡一個月也才一萬二耶?到底是誰呼嚨我?忍不住偷偷回頭看了一眼怪怪美少年,看見美少年笑的一臉溫婉人妻的模樣,還深情款款的幫男人整理領帶……抖~他該不會要自己賣身吧?   發現他的注視,美少年又綻開甜美的笑:「考慮好了嗎?」   「你沒騙我?」   「我才不會騙人!對不對?哥哥。」仰起頭對男人撒嬌。筱綬鈞覺得自己被雞母皮瞬間攻擊。   「你如果會騙人就好了。」男人語似嘆息。筱綬鈞又皺眉,這句話什麼意思?   「我先走了。」男人說。筱綬鈞發現門外有一輛引人注目的加長型黑頭轎車出現,不會是來接他的吧?   「沒事就趕快回來哦!」美少年笑道,幫他把西裝外套穿上,然後整個人小鳥依人的偎過去,接著就在筱綬鈞面前,直接雙手勾繞在男人脖子上,嫩紅小嘴就往他嘴唇貼上去……   ⊙⊙   他看到什麼?他他他……他不是叫他哥哥嗎?他們不是兄弟嗎?對吼,他們長的一點都不像,雖然都很俊美,但是一點都不像!這個後庭,不是,午後庭園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真的要留下來工作嗎?   筱綬鈞受到很大刺激,沒發現男人臨走前回頭看了他一眼,深沉的黑目像要把他吞噬。美少年送走男人,回到筱綬鈞身邊,看著他倉皇可愛的表情看,忍不住笑了。   「你怎麼這麼可愛。」雙手一伸,直接往他兩頰捏下去。   「哇啊!」筱綬鈞一嚇,提著腳往後一彈,叩地一聲,撞到身後桌緣,他痛呼了聲,整個人又跌坐在地。   「唉呀!你怎麼老這摔那跌的,小心又扭到了。」美少年叫道,趕緊扶著他起身。   我會這摔那跌都是你害的啦!筱綬鈞皺眉看他。   「他不是你哥嗎?」   「對啊!很帥吧!我哥超多人喜歡的,不管男人女人都愛他,他就是那種……就算不小心摔個狗吃屎都帥到亂七八糟的人啦!」   他最討厭這種人了……   「我還沒跟你說我叫什麼名字齁?」   不要叫什麼巴娜娜公主、瑪麗亞女王的他都能接受……   「我叫軌呾薔,是薔薇的薔哦,所以你就跟大家一樣叫我薔薔,不可以叫我小薔哦,我最討厭小強了。」   軌呾薔……是鬼打牆吧?   「我哥的名字更帥,你仔細聽好了,他叫做軌亍恭!」 ○□○ 鬼˙畜˙攻?!不是吧…… ※※※ 沒有邏輯就是邏輯果然是KUSO的王道精神(握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