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若要坑不填,除非己莫挖
  • 2282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命中注定 之 攻受自有天意 1

  「去你媽的變態,吃屎啦!」扯開喉嚨咆哮,只差沒把背包丟出去。大學生樂的看他生氣,一溜煙跑掉。他氣呼呼的喘氣,自從那變態搬來之後,每天都要吃他豆腐才算完成早上的打工工作。   馬的!把他當什麼?他一定要跟房東申訴!雖然每個月房東來收房租的時候也會故意搓他的手還揉他的臉…………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忿忿地把背包甩到頭上,跟他可愛的外型一點都不符合的流氓姿態在他身上形成極不協調的氣質,他才正準備要跨上腳踏車,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面又出現一隻皺巴巴的乾枯細手,一點都不客氣地就往他抬起的大腿摸上去……   「幹……」氣急敗壞怒吼出聲回過頭,一見後者,他立刻嘴角抽慉,不甘不願地接口:「什麼……」   「呵呵……差點踢到我……」摸他大腿的是這條街的人瑞阿公,今年已經九十九歲,每天早上都會出來散步,當然固定偷摸他兩把也是例行公事。阿公總是色瞇瞇的對他說,他之所以活了一個世紀還能這樣勇健,都是他的青春肉體的功勞。   還功勞咧!這條街住的都是變態,如果不是因為房租便宜的根本就是半租半相送,他才不會委屈自己窩在這棟違建小公寓讓所有鄰居調戲。   「把你的烏骨雞爪給我拿開!」他不想欺負老人,儘管每天都要被他摸兩下已經快讓他忍無可忍,但他真的不想打老人,因為他是一個有品的男子漢!   「呵呵,鈞鈞的腿還是這麼有彈性啊。」阿公笑的非常滿意,活像西門町物色援交妹的老榮民。   「滾開!」這樣的畫面,每天都要上演!他心情很差,牽著腳踏車就跑。   老天似乎特別愛捉弄他,他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名字,應該說,他有一個與他外型極度符合的名字,瞧他那雙澄澈盈亮的大眼睛,小巧朱潤的紅嘴唇,細緻無瑕的巴掌臉,最令人稱羨的是他那副白泡泡幼綿綿他就算把自己烤焦都曬不黑、連青春痘都長不出來的水嫩好膚質。   個兒嬌小纖瘦骨感,我見猶憐是人見人愛,這種男孩,擺明就是端出來給大家流口水兼顧眼睛的!活生生一個渾然天成的小受君……是的!他就叫筱綬鈞!   小受君……吼~~~他才不是他媽的小受君,他是男子漢!正港的男子漢啦!   ※   筱綬鈞奮力踩著腳踏車,早上一出門連續被兩個變態偷摸之後,就好像開啟了他今天的霉運。先是買早餐時胖老闆一直對他淫笑,結果把他的蛋餅煎成黑色鍋巴,然後他明明要點冰咖啡,那個猛對他露出詭異微笑的女生偏偏硬塞給他一杯溫豆漿,然後用憋笑到快抽筋的嘴對他說了一句:   「好想看你喝豆漿的表情……噗~」   喝豆漿就喝豆漿,不然她是笑啥小……筱綬鈞很生氣,決定以後再也不來這家早餐店了!   今天是美好暑假的第一天,可惜他沒那個命享受足足兩個月的逍遙,他還得為了下學期的學費傷腦筋,他實在不想暑假打工第一天就遲到,所以他快速地踩動踏板要趕去體育老師家。   學校的體育老師家裡經營農場,念在他是自己學生份上,特別讓他在暑假期間到自己家裡打工,不然未成年的他根本找不到工作,況且他還有天生被騷擾體質,體育老師覺得還是把他放在身邊比較好下手……咳,他的意思是,照顧!   清早氣溫不算高,可他已經滿頭大汗,延著街道七轉八拐之後,他赫然發現一件非常驚恐的事:他忘記體育老師的農場地址了!而且~~連手機都扔在床上忘記帶出門,赫啊!是天要絕他嗎?   才在心裡大聲哀嚎,一個閃神,突如其來從巷口衝出一道急速的影子,驀地越過他的腳踏車前輪,嚇的他驚聲一叫,連人帶車往旁一偏,「碰乓」巨響!整個人摔了出去!   「噢!」痛呼出聲,筱綬鈞臉貼著地動彈不得。我的臉、我的手、我的腳……馬的,好痛……   忽地!唰唰水聲,從上沖刷而下的水柱直接淋在他腦袋上,把他臉上沾著的花花草草給沖了乾淨,也瞬間讓他變成落湯雞。   「靠!」他馬上翻身一坐,雙手直抹著濕淋淋的臉,仰起頭瞪著大眼往上看。   這一看,讓他的腦袋有了短暫的當機現象。陽光下高大頎長的身材背著光,可那修長的完美身形卻教人嘆完觀止。男人一手握著水管,水柱依然澆在筱綬鈞頭上,一手隨意的叉在腰上,背光的臉龐看不見長相,只有一根菸的形狀,燃著裊裊飄揚的白煙。   筱綬鈞坐在地上仰著腦袋往上看著他,保守估計這男的身高絕對超過一八五……他最討厭這種個子高、身材壯,抽菸的樣子超級帥,就算翹小指澆花這種歐巴桑行為做起來都MAN到亂七八糟的男人!   所以,管這傢伙是帥哥還是恐龍?光他現在澆水在自己頭上的舉動,就足以讓他跟他大幹一架!   「夠了!」筱綬鈞扯掉他的水管,對方的高級深色長褲立刻被水濺濕。筱綬鈞氣呼呼的想要起身,伸手往旁胡亂抓住一根支撐物,卻在使力要撐起身子時聽見「啪」一聲,被他抓住的盆栽矮樹枝應聲而斷,接著又是「碰」!他又摔到地上去。   這下,他真的確定自己受傷了,他的腳簡直像要脫離自己飛奔而去那樣撕心裂肺的痛。   「唔!」咬牙切齒,他抱著腳差點沒飆淚,頭髮下巴還在滴水,讓他看起來更狼狽。   就在這時,一聲清脆的驚喊傳了過來。   「小橘花!」   什麼小菊花?筱綬鈞瞠眼掃過去,看見一名纖瘦的長髮美少年出現在澆水男人身後,正彎下腰把一隻肥滋滋的橘毛胖貓給抱了起來,親暱的用臉頰磨蹭著胖貓的毛毛臉。   「橘花,你又亂跑了,害小把鼻找不到你。」   筱綬鈞有一種他是摔到什麼異世界的抽慉感,這應該不是穿越文吧(?)那個抱貓的美少年看起來就跟眈美小說形容的清純甜美不食人間煙火,漂亮的像從畫裡走出來的仙女一樣……當然他沒看過什麼眈美小說,都是隔壁的腐女姐姐一天到晚對他說些奇怪的話,耳濡目染之下害他現在都變的怪怪的。   等一下!貓?那隻肥貓?那隻叫做菊花的肥貓?就是剛剛突然衝出來害他犁田還被淋的渾身溼答答的始作俑者!   「該死的!」筱綬鈞整個人已經快抓狂,想要撲向前拽住那隻該死的貓,但是他的腳很痛,手也抬不起來,憤恨的咬牙低吼,聽起來卻像楚楚可憐的求救。   「他怎麼了?」美少年這才看見他,驀然一臉吃驚。   依然看不到男人的表情,但筱綬鈞幾乎可以想像那是張多麼機車的表情,因為那男人冷淡的說了一句:   「他想要撞死橘花。」   「喂!是牠突然衝出來,害我摔進來的!」豈有此理。   「哇!他長的好可愛、好可愛哦!」美少年一手抱貓一手捧著半邊臉驚艷的看著地上的筱綬鈞尖叫,是說……這好像不是重點?   「他壓壞我最貴的蝴蝶蘭……」男人開始清算他的損失。   喂喂!我還沒跟你算你家的肥貓害我手破皮腳扭傷耶!   「好可愛,好像草莓蛋糕上面的鮮奶油。」美少年還是看著他花枝亂顫。   草莓蛋糕鮮奶油?他現在是在說我嗎?   「還有我養了兩年的萬年青……」男人的重點跟他不一樣。   「好像溶化的香草冰淇淋啊……」   夠了你們兩個……   「還有我的向日葵……」   「好像花瓣上滾動的小露珠呀……」   ……   「還有我的大麻葉……」你在花園種大麻?!   「好像粉紅色咕溜咕溜的小櫻桃哦!」   他好想走,可是他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而且,在花園種大麻是非法的,櫻桃也不是粉紅色的…………他跟他們認真個鬼啊啊啊!他一定是被詛咒了,筱綬鈞悲憤的這麼肯定著! ※※※ 真的是寫來玩的~XD 整個輕鬆愉快通體舒暢!所以千萬不要太認真,這絕對是個沒有邏輯的故事(放心,沒有人會跟你認真!) PS:那隻菊花~我是說,橘花,他不是奶油~~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